立即捐款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經營網誌《偽文誌》(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在Facebook另有貼文的小地頭(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網誌

政經

他們如何落區,想法也必如何

他們如何落區,想法也必如何
廣告

廣告

(圖片:蘋果日報)

關於落區,每一個官員都有自己的一套解釋。有人說,落區從來難不到他,但他所到之處,警察、保鑣多不勝數;有人說,落區不怕衝擊,但連全程逗留在車上,腳不萵地。

自政改方案出爐,落區變成官員的集體活動。有人嘲笑官員落區,純粹做騷,但如果這是一場騷,依據他們這一個多星期的表現,他們連做騷的資格也沒有。或者,更正確地說,官員如何落區,其實正代表他們背後最真實的想法。

堅離地式落區

直至現在,官員堅持,大多數人支持政改,所以「2017,一定要得」,但觀乎他們的行動,完全沒有這一種的意味。政改三人組徹頭徹尾變成一個笑話。不計為了宣傳政改,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推翻昨日的自己──從一開始「有商有量」,變成「一錘定音」;從要落區接觸群眾,結果幾小時一直在巴士上,結果被嘲為「堅離地式落區」。

落區,並非花車巡遊,沒有人車之隔的道理。如果一眾官員對落區的定義廣闊至由頭到尾只在車上自 high,叫叫口號,揮揮雙手的話,作為普通市民,或者只能以不願置評形容。不過,當把這種堅離地式落區宣傳,以及政府新聞網的和諧新聞並排的時候,或者說明官員打從心底知道民心向背(不是全部人反對政改,但至少這不是一個小數字),以致不惜作假。這是掩耳盜鈴。

建制派護航

官員落區,大多搭著建制派。他們一向互唱雙簧,早就不是秘密,但這段日子形影不離,如忽然在建制派活動上站台,又宣傳時有建制派在附近,這不是無意與市民溝通的舉動。

建制派撐政府正常,但官員長期依賴建制派就有問題,尤其當他們宣傳一個富爭議性的問題。如果有心與市民溝通,就不應躲在建制派的背後。如果,建制派護航,官員繼續自說自話,在安全地帶叫叫口號,派派單張,就收工歸隊。即使這是做騷,也未免太不專業。

「講完」

除了不落車宣傳日的幾個地區,官員大多的落區是秘密,事前沒有通知傳媒採訪。有官員說,是期望直接面對市民,不想引起混亂。但回望他們的行為,秘密落區之後是否果真希望直接面對市民?

政改三人組落區全程離地,吳克儉落區連免費報紙要讓路,市民有目共睹,但始終不及高永文的衝動回應最具代表性。不是說官員不能有情緒,只是他一句「講完」太有意思。坦白說,落區遇上反對的市民很正常,尤其那位市民不是政黨人士,純粹路過,發表意見,問幾個問題。當官員的廢話大量佔用新聞時段,市民的不滿有口難言,難得官員落區,連問問題的機會都被剝削,繼續要「你聽我講」,說完就以一句「講完」,離開以後還有最不屑的手勢,未免太過欺人太甚。

然而,這不就正是香港人的寫照。官字有兩個口,只有他說,沒有你說,落區是做騷,但做騷做得不情願,還是以真面目視人。支持政改的,握手拍照通通沒有問題;反對政改的,連意見都不能提,而他一說完,會話就結束。

最後,關於落區,黃子華下了一個最專業的定義:如果你可以唔帶保鏢單人匹馬行入去大型屋邨,執番條命仔行番出嚟,我支持你終身做特首。」而香港的官員距離這一個境界還有太長的路。

Facebook Page

原載於《偽文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