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政經

「落區」就是這樣難堪的了

「落區」就是這樣難堪的了
廣告

廣告

上星期,一眾政府高官坐在開篷巴士,浩浩蕩蕩,全程「堅離地」遊車河宣傳2017政改方案,然後告訴傳媒這也是「落區」,其中一名官場中人稱並謂「今次落區宣傳政改要避免與反對人士衝突,除不想令激進示威者藉衝擊『博出位』外,亦想盡量減少對市民影響」。《蘋果日報》(2015年4月26日)言猶在耳,這個星期六早上,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到牛頭角下邨,向市民宣傳政改時,被市民怒斥「呃細路、無良心」,結果,高永文突情緒失控,反唇相稽,大聲反駁,最後怒斥「講完」。

高永文的反應,正好完美印證了那官場中人的說法,高官「落區」,真的與市民發生了衝突,不過,市民沒有「博出位」,倒是高先生的一番言行舉止,「出位」非常。想說一點,「落區」就是這樣難堪的了。當官的就是要面對反對自己的群眾,你們怕熱為甚麼又要進廚房?既然你們說沒有比這個政改方案更能平衡各方意見,那麼,你們怕甚麼與反對者對質,虛心聽從各方意見呢?還是你們一早已洞悉推銷的是個很「爛」的方案,怕到時被追問至啞口無言?

高永文的EQ有多少,我不知道,亦不想知道。反而,他那天「落區」的經過,則很令人擔心他的政治IQ,定然不會比他的醫術高明。儘管市民「呃細路」一句帶點主觀成份,高永文的言辭有否欺騙,見仁見智吧,況且,香港的中小學生,也不是高官拍着膊頭說兩句便可把他們「洗腦」的。反而,為何高永文可以在一大朝早,拿着大叠宣傳單張,只向11、12 歲的學童解釋政改方案呢?2017年,這班孩子仍未能投票,向他們宣傳政改,不是對牛彈琴嗎?為甚麼高醫生不多向18歲以上市民多施展「政改推銷術」呢?從心理的角度看,高永文拉着小孩子,告訴他們政改的事,當然絕不如他所說「指對著每個小朋友也說政改方案有支持有反對,著小朋友獨立思考去想想。」《蘋果日報》(2015年5月3日)而是因為他面對市民的質詢,他無法自圓其說,倒不如就向這班對「政改」一知半解的小孩子說項,一方面,可以給人一種親民的感覺,另一方面,最重要是好歹也找個「水泡」,有個下台階,不用面對反對「袋住先」的市民的滿腔怒火。正如那位斯文得很的市民一句:「1200人提委會可以代表我咩」,高永文的詞鋒再好,又如何解釋「四大界別」是如何代表市民?漁農界的選委為何與教育界一樣多?這些升斗市民一直問下去,官老爺們如何可以招架得住呢?

不過,既然「落區」這樣令高官難堪,這場戲是否就不要再演下去,避免四出被墟,到處受責呢?答案必然是否定的。無論「落區」將會面對甚麼未可知的遭遇,這班高官本質上是「人民公僕」,不是「人民公敵」,他們在公民社會中,那有自由意志選擇不去接觸市民呢?當你要表達一種信念時,「雖千萬人吾往矣」,正如爭取「真普選」的市民,9月28日當天本可回家休息,為何明知形勢兇險,也要在傍晚湧到中環及金鐘一帶,為的便是那股信念吧!今天,高官不「落區」,正好代表他們信心不足,信念不夠,坐在開篷巴士上自拍自high,居然還有面將相片放上facebook,可見一眾官員的見識和視野,連曾蔭權時代的「起錨」也不如,更遑論符合他那句犬儒色彩濃厚的「我要做好呢份工」了。

還是梁家傑說得對,這便是直選和委任的分別了。經過多屆直選洗禮的議員,怎會為了一點的相反意見而大動肝火,反應過敏呢?因為,與市民爭論得面紅耳赤,失去的不只是這張選票,而是在電視機前看着你醜態畢露的千千萬萬張選票。或許,高永文認為他也是人,也有動氣的權利。可是,身居高位的人例外。世上沒有無原無故的愛,也沒有無原無故的恨。他何不先檢討政府的過失,反省自己的言行,才對政改問題憋了一肚子氣的市民解釋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