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聲援荃灣工廈劏房戶有感

聲援荃灣工廈劏房戶有感
廣告

廣告

圖為寶田臨時收容中心單身床位和家庭床位

這幾天聲援荃灣工廈劏房戶被逼遷事件,實在有很多感想,深感香港基層受到的壓迫實在很深。

1. 首先,之所以產生工廈劏房的問題,實在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房屋政策的失誤。若非走投無路,誰會選擇棲身居住條件這麼差,亦不合法的工廈劏房?這麼多貧苦人家出此下策,是因為基層巿民生活實在十分困苦。許多家庭整體入息不過萬元,苦候公屋多年亦杳無音訊,一方面政府根本沒有興建足夠公屋單位應該貧窮戶的居住需要,許多基層被迫受到私人巿場的剝削。與此同時,政府亦取消了租務管制條例,令租金飈升嚴重。現在是連在廁所上安一條木條的可怕環境亦需每月二千二元,一家幾口的貧窮家庭哪有能力應付較正常劏房動輒七八千元的昂貴租金?真的是走投無路才會入住租金比較低的工廈劏房。為甚麼政府永遠不會負上責任,真正解決問題,只會剿滅基層?

2. 而且整個工廈劏房的僭建問題上,若目的是為杜絕問題而需嚴厲執法,真正違法者是業主和二房東三房東,為何政府要最締劏房,對真正犯法的人卻輕輕放過,對真金白銀交足租,自食其力過生活,連法庭都說他們並沒違法的居民,卻如此狠毒?

倘若真的無計可施,一定要對居民逼遷,也必需先想好安置政策才能動手,為甚麼完全沒有考慮安置就可動輒毀人家園?把居民逼得無家可歸?

3. 有些聲音認為,直接安排居民上公屋是打尖,假若如此,又為何不能加強收容中心,中轉屋等過渡房屋的服務?為甚麼官員完全不用替受自己政策失誤的巿民設想,就可謬然剿滅他們,把他們逼得無家可歸?

在想像過各個群體的想法後,我個人認同一個說法,就是工廈劏房其實是一個牽涉到過千戶人的大問題,如果政府要如此狠毒地剿滅,必需先行構思好一連串的安置方案才合基本道義。假若認為直接上公屋是不合理,官員就必需設計其他新的專為工廈劏房戶的安置政策,如加大過渡房屋服務。這亦是他們的職責所在。而目前的過渡房屋加上一些廢置多年的公務員宿舍,其實可以應付這項需求。

4. 亦有巿民問我,既然是排隊上公屋,訴求這麼簡單,為何我們還要出力爭取和聲援?其實大家必需明白,為了製造一個強政厲治的印象,政府在逼遷的開頭其實並無任何安置安排,是經過團體的爭取,才承諾寶田的臨時收容所。連這卑微基本的安排都是要經過爭取才有的。現在居民希望爭取的,是能夠居住在較近原區的石籬收容所,和比較持續的安排(不是三個月後又沒安排掟你走),即是按原本規程輪候上公屋。這其實是十分基本的權利,但現階段原來政府仍不肯承諾。其實大家真的想像不到現實是這麼荒謬。財政緊拙的居民,現時真的是無其他去處,無家可歸。好好地的一些居民,現在成了難民。

5. 請大家明白,臨時收容所其實是居住環境比較惡劣的環境,有其他去處的人,才不會為搏打尖住在這樣的地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