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地區政治系列】荃灣民生動力何松江:唔想再被泛民同建制代表

廣告
【地區政治系列】荃灣民生動力何松江:唔想再被泛民同建制代表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自雨傘運動後,高登討論區的網民曾在網絡號召傘兵參選區議會。何松江和一眾荃灣網友成立了荃灣民生動力,三十五歲的他任職保險業,積極考慮參選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他已準備自己「包底」用四至五萬元作經費。不過素人參政,面對的阻力及困難其實不少。

何松江表示,有興趣參選是因為經常感到被代表。說的是被建制及泛民代表了眾人的政治取態:「社會不只是兩把聲音。」兩傘運動中令他感受最深的不是催淚彈,不是警棍亂舞,而是一眾「牛鬼蛇神」。何直言,自己在雨傘運動前毫不理會政治,自己現在也是一知半解,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素人。「沒有經驗其實是優勢,可以吸收新想法。」

「用錢換來的民意,根本不是真正的聲音,如愛港之聲及正義聯盟先最可怕。」他對傳統泛民也有不滿:「七十幾日來都只是一直在觀望,最後幾日先做咗啲野。」

batch_IMG_9928

何松江:現任區議員好有問題

何松江即將搬入荃灣,他曾經找泛民政黨給意見,看看該落戶哪一區,為的只不想建制派輕輕鬆鬆自動當選。祈德尊選區現任區議員陳金霖在1994年首次在該區參選不敵民主黨的王銳德,但及後在1999年再次參選即告自動當選,及後分別在03,07,11年都大勝對手。這名在任長達16年的民建聯區議員去年卻被爆出擁有工廈僭建「劏天台屋」,遭蘋果日報放蛇「斷正」。

祈德尊該區區內的天橋亦曾引起軒然大波,邨內掛滿不滿地政署的橫額。當局早前在擴闊荃灣路時,徵用了祈德尊新邨的土地建天橋,但卻被指只諮詢了區議員陳金霖及法團中的個別委員。有居民不滿陳金霖沒有做好作為政府與居民之間的橋樑,無法保障業主權益。

陳金霖又曾被祈德尊居民直指他騎劫法團,未經法團同意及諮詢下答應政府工程。法團前主席王志強是民建聯成員,亦即是日前泛民在荃灣宣傳反袋住先時,工黨郭紹傑和一名婦人對罵的丈夫。

然而陳金霖今屆將退休,改由民建聯荃灣支部主席古揚邦將會接棒參選,他曾在1991年出選荃灣市中心,2003年出選麗興,兩度臨時拉伕均落敗。此外,有消息指前人力成員湯穎芝亦有意參選祈德尊。何松江坦言,自己落區的時間很短,先要讓街坊認識自己,所以唯有派傳單做起。如一些普通的民生活動如漂書、派利是封和節慶活動等。「希望能多做這類軟性點的,因為三跑及政改太全港性,居民未必想聽。」

batch_IMG_9917

關注民生 冀光復荃灣

何松江又認為,因為荃灣一向是建制天下,僑胞及同鄉會等的衛星組織已經落哂藥:「建制啲票好實。」何指他們會家訪叫街坊「識做」投幾多號,他表示更有街坊曾經對他說:「你不是民建聯就是泛民,如果你是民建聯我就立刻投你。」何表明自己從事保險工作,唯有靠現有人脈「撈返」荃灣居民。

何不滿陳金霖很懶及只會「抄橋」。如荃灣區內有鼠患問題嚴重,他曾去信予食環署及祈德尊的法團,食環署及後回覆表示已捉了十隻老鼠。及後到上周四月中時,陳金霖表示已捉了三十隻:「對方根本無做野,只是被他騎劫了議題。」

近日慈雲山車房爆炸殃及民居,荃灣沙咀道附近芙蓉街同樣有數間車房,何認為情況同樣值得關注,如車房的安全設施等。他又認為區內交通問題有待改善,該區現時有兩間百貨公司,假日經常塞車。因為該區車位短缺問題嚴重,何認為發生緊急事故時便很危險。

batch_IMG_9924

七、八十後從政的包袱

「抛個身出嚟,其實好辛苦。」何表示曾多次反問自己:「搞咁多做乜?」他強調已經明白到三十幾歲的人是不會貿然從政或參選,因為家庭的包袱。他苦笑,即使每人都多希望為社會著想都好,家人都不希自己會是出手那位。「個個都想件事好嫁,但就係不想你係落水個個。」

何認為要不是有政黨背景撐腰,不然就是沒有家室,才有動力從政:「社會係好重要,但不會重要過家人,這是很現實的問題。」他表示,花了很多時間才說服太太及家人,十分多謝家人對他體諒。何松江表示,荃灣民生動力現時有十多人,第一次開會是在十一月,希望能夠每周開一次會。他不諱言,組員意志開始有點低落:「唉,高登相關的帖其實也開始減少吧。」然而,一日未公佈結果,也未知鹿死誰手:「我自己其實希望贏,即使輸也不要輸太多。」

註:上述乃區選目前形勢,未有人正式宣佈參選。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