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生安民國時期 白造全民普選

生安民國時期 白造全民普選
廣告

廣告

現在是中華民國一百零四年春夏之交,中共以內戰勝利者姿態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建立新中國即否認民國仍然存在,硬說國民政府三十八歲夭折,又口口聲聲臺灣是它一部份,企圖蒙混造成兩岸分裂共產黨才是始作俑者,更無視至今雙方並存的意義與價值──左岸禍國殃民罪孽滔天,右岸保存文化延展命脈。

毛澤東集團以黨機器強悍專橫地逼老百姓服從一件事:歷史和人民選擇了它,它必須永享領導權,而它所謂國旗中的大星,赤裸裸指令世人承認:中國共產黨主宰永恆。因此,一切是非標準由黨定義,殺頭坐牢它是判官。中華民國創制聯合國,內戰敗守臺灣,徹底否定,總之,一九一二至一九四九是「民國時期」 。有意思的是,聯合國由中美英蘇於一九四五年成立,中華民國到一九七一為「漢賊之辨」退出之前,一直是安全理事會成員,超出中共口徑的「民國時期」,而且,聯合國憲章裏的「中華民國」無法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似乎暗藏玄機。

五度改名的中國國民黨,從清末興中會同盟會,到民國元年宋教仁組國民黨、民二孫中山組中華革命黨,最後是民八雙十定案的中國國民黨,從未妄圖獨攬政權。探本求源,命名中華民國,孫逸仙博士實有深遠考慮,何以取「民國」捨「共和國」?目的是「直接民權」,無需拐「共和」的彎。一九九六年,中華民國在臺灣首度全民選舉,正式實施「直接民權」,自此「中華民國」名副其實。

袁世凱篡改民國五年為「中華帝國」,認為國人需要帝制,自己是天命所屬,與中共之「歷史和人民選擇它」何異?蔣中正由黃埔軍校到勦共抗日,如非強勢領導怎麼可能?事事獨立裁奪至於違背常理程度,大學及銀行都由他簽署作實,此等非常行為,史家黃仁宇曾扼腕述及!因此,獨裁可分階段功能性或永久絕對性,批評攻擊者應細察明辨,獨裁者到底是謀國盡忠抑營私害義。

抗戰勝利前夕,黃炎培問毛澤東,歷史興亡週期率如何止息,毛說找到了新路──民主。民盟人士炎培先生似乎一點不知道或不在意革命聖地有所謂搶救知識分子、治病救人、批評與自我批評等等整風運動之野蠻恐怖與妖邪蠱毒,否則不會發表延安歸來一書的讚頌!毛共新中國之後,思想改造污辱毀損京津二千高知的批評與自我批評,辦過學的黃校長作何感想?倒是其子水利大師萬里教授自始持守專業與人格,鬱鬱以終!讀書人胡亂入彀,害人損己,嗚呼。

中華民國的大陸時期,實際上,國民黨到民國十二或十五歲才有機會施展能耐,苦幹二十餘年稍稍有點成績,倉皇東渡臺灣。奇怪,恰恰也是三十八年後,一九八七年七月蔣經國解除戒嚴。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固然慘痛,但謝雪紅起義一旦成功,五星紅旗遍插寶島,黨外志士還有民國七十五年創立民進黨的機會嗎?如今,政黨第三次競賽已開始,我們香港呢?以上是「生安民國時期」!

「白造全民普選」如下:

法律之於英國人──如假包換,於共產黨則徒具虛文,五十年不變,如海市蜃樓。五星旗足以顯示一切,鄧小平揚言四個堅持為的是加大力度,誓要大家認同「歷史和人民選擇了毛主席共產黨」,在此一前提下,普選、全民普選、一人一票,當然人人有選票、人人有投票權可謂貨真價實,唯「 嫁娶對象」由不得新人自己揀擇。港大教授戴耀廷之所以倡議「 佔領中環」,是因為跟大陸溝通經年,發現毫無用處,有接觸無交流,對方純粹「攞料 」,恍然大悟之後,才聯手中大陳健文、牧師朱耀明以近兩年的公開討論兼簽署意向書方式推行,遲緩程度使主事者受盡污辱,直到大學生發動罷課、中學生學民思潮響應、社會各式人等支持,終於創造出波瀾壯闊的「 佔領運動」「雨傘革命」,兩個半月之中,投入者耗時費力,點滴在心頭,港府與北京亦由始料未及的催淚彈倉促鎮壓,改為軟硬兼施,更縱容放任萬千市民、百計帳篷違法霸佔通衢大道,港島金鐘龍和道、銅鑼灣崇光怡和街、九龍旺角彌敦道亞皆老街鬧市成墟場的噓寒問暖,極為虛魔幻,途經上述地區,依然感到撲朔迷離,實有與虛無雜沓!

二○一七全民普選,矇矓迷離,真假曖昧,泛民雖然以捆綁式信誓旦旦要求真普選,拒絕假普選,但壓力和誘惑太大,不易守住。一來大石碎死蟹,實力懸殊;二來民意即使高低莫測,抗爭少於順從應為實情;三來「袋住先」不等於「袋一世」,「袋住先」可以「優化」,「有票好過冇票」,歐美國家亦需循序漸進,「至今尚未完善」,頗能收買人心。

紛亂之中,殺出粵語妙喻 : 「袋住先」隱含馬馬虎虎,比完全沒有好;基本法委員陳弘毅教授提出「守尾門」,真不愧為港大法學院院長,敢於用「守尾門」俚語,意思是「幾乎立於不敗之地」,雖敗猶榮!的確,通過政改與否,弱小蟻民必須爭氣,否則怨不得天尤不得人。在「邊緣化」失去議事廳席位憂慮恐懼之下,政府不難爭取四票以便通過八三一框框的方案,因此,毋忘初衷的神聖白票,使未來新的市長﹝特區首長四字不倫不類,不如簡稱區長﹞超乎預料地低票當選!是面對高牆厚壁的最後武器。

懇請大家認清「生安‧白造」的事實,百年中華民國顛沛流離分為三個時期──大陸時期,幼稚成長奮勇;臺灣時期,克難發展定型,前段一黨獨唱和後段朝野合奏,是良性的、循環的、血脈的有機體。超級強勢黨國當前,無論「城邦獨港」「大中華聯盟」「退出學聯風潮」等等等等,殊途同歸,同心同德,穩住自由人陣地,讓污穢不堪的血腥紅旗倒塌,讓人類重新屹立於天壤之間。

五四運動九十六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