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毛孟靜動議削漁護署開支 促廢除人道毀滅及捕獸器

毛孟靜動議削漁護署開支 促廢除人道毀滅及捕獸器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動議削減財政預算案中,漁護署人道毀滅動物及捕獵野豬的約150萬開支。十八區動保專員批評漁護署保護動物不力,支持削減這些傷害動物的開支,並要求學習台灣全面廢除人道毀滅,停止使用捕獸器,長遠成立「動保署」專責動物保護事務。

11011885_862502667120106_4150376218785545582_n
毛孟靜於立法會發言時展示動物受傷的圖片。

毛孟靜每年於立法會審議財政預算案時,均會提出削減漁護署人道毀滅動物及捕獵野豬的開支,本年度兩個項目分別涉及約140萬及10萬。漁護署轄下設有野豬狩獵隊,毛孟靜指本港法例禁止狩獵野生動物,但狩獵隊竟可持有槍械獵殺野豬。

毛孟靜於會上發言時又建議將百多萬的開支改為投放於「捕捉、絕育、放回」,促當局繼續推行,游說地區支持。毛孟靜又指,私人繁殖合法化後,或會導致野生動物數字上升,目前已有不少「賣唔出」的名種貓狗遭棄置山頭。

捕獸器傷害動物

十八區動保專員麥志豪指出,漁護署及坊間團體經常指要打擊非法捕獸器,但其實使用最多捕獸器的正是漁護署。麥志豪指漁護署現時使用的是由澳洲引入的捕獸索「snares」,動物誤中後愈掙扎,捕獸索便拉得愈緊,漁護署人員往往未有及時帶走動物,令動物長時間被困,嚴重可致斷腳,甚至有動物為了逃走而咬斷自己被困的腳。麥志豪強調,捕獸器沒有非法與合法之分,都是傷害動物。

batch_IMG_2140
捕獸索「snares」。

batch_IMG_2141
被「snares」捕獸索所傷的狗隻,其中一隻失去一條腿。

動保專員鄭錦珊亦指,有動物義工於1個月前在九龍畢架山發現土製捕獸器,由「威也」固定於地上,並有50多口鐵釘,一隻狗誤中血肉糢糊;而且該捕獸器放於引水道旁,人類亦有機會踏中,相當危險。

batch_IMG_2191
有50多口鐵釘的土製捕獸器,上面仍帶有血跡。

警方執法不力

動保專員黃婉儀剛指出警員不清楚自身執法責任,上月有市民於屯門井頭上村發現7個非法捕獸器,專員到場時發現一隻班鳩被困於內,黃婉儀致電警方報案,但警方竟指她打錯電話,應該致電漁護署,黃婉儀反駁漁護署只是負責清理捕獸器,設置捕獸器本身是犯法行為,警方有責任執法。

台灣訂立兩年後「零安樂死」

公民黨動物權益關注組召集人黃哲希指出,「人道毀滅」絕不人道,漁護署的工作方針應是保育,但其主要工作竟是捕捉社區動物,於4天內沒人認養便將其殺死,每年花過百萬公帑是「非常折墮」。

動保專員鍾健平認為香港應該向台灣學習,台灣現行政策是被捕捉的流浪動物於12日內無人認養便會被人道毀滅,但當地政府今年設立《動物保護法》,於22個縣市成立動物保護處,資助民間團體進行「捕捉、絕育、放回」,目標是兩年後達致「零安樂死」。動物保護處亦推動動物友善政策,例如桃園動物保護處與當地一所連鎖寵物店達成協議,停止售賣動物,改為領養中心。

倡成立動保署

毛孟靜批評沒有政府部門專責保護動物,漁護署的政策並非以保護動物為出發點,認為長遠應成立「動保署」,專責推動動物福利、權益。

黃哲希指昨日香港仔出現野豬,警員如臨大敵,大批警員持盾牌圍捕野豬,但野豬本身不會主動攻擊人類,事件反映香港的動物政策「好唔掂」,社會對動物認識不足。

記者: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