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為何黑人不打棒球?由巴爾的摩抗爭到經濟壓迫

廣告
為何黑人不打棒球?由巴爾的摩抗爭到經濟壓迫

廣告

因為美國巴爾的摩市警察涉嫌在拘留黑人男子青年Freddie Gray期間將他打至重傷致死,巴爾的摩民眾連日上街抗爭。隨著上街的人數愈來愈多,該市職業棒球球隊巴爾的摩金鶯(Baltimore Orioles)的主場比賽先要延期,之後就是閉門作賽,接著則索性將主場賽事搬到客場舉行。

尤記得去年年底,當費格遜市和紐約市的警員殺死黑人疑案導致全美爆發抗爭怒潮時,NFL的美式足球員和NBA的籃球員都曾在出場或者熱身時高調聲援示威者。當時,棒球球季已告結束。但現在MLB的棒球球季已經開始,而且示威者一度迫近巴爾的摩金鶯隊主場,但MLB棒球員對此事的關注卻遠不如NFL和NBA球員。雖然有部分球員低調發聲支持(例如金鶯隊的外野手Adam Jones指示威者再為合理訴求鬥爭,隊友Chris Davis亦指示威者的不滿合理),卻未見有能爭得鎂光燈的高調行動。或許這跟棒球員本身的種族結構跟NFL和NBA大為不同有關。

近年,NFL中有超過三分之二的球員是黑人球員;NBA的黑人球員比例更是接近四分之三。但在美國三大職業運動中,MLB的黑人球員比例卻是一成都沒有。今年球季開始時,各隊的黑人球員只佔球員總數的7.8%(http://goo.gl/AHGdV5)。更令人吃驚的是,原來在七、八十年代,MLB曾經有約18至19%的球員為黑人球員。為何當黑人佔美國人口比例愈來愈高時,這個族群在MLB球員的比例卻反而下跌?

棒球沒有NBA米高.佐敦那樣的黑人殿堂級球星或許是其中一個原因。但另一個不能忽視的因素是,黑人家庭因為大多都是低下層家庭,要家長負擔兒童的棒球訓練費其實相當困難。打籃球,只需一個籃球架和籃球,美式足球的基本功,在沒有正式裝備的配置下也可鍛鍊。但玩棒球,手套和球棒卻是必需品。而且,在青年棒球體系中,精英分子更傾向參加一年比賽可多達百多場賽事的Travel Baseball。要參加這些賽事,除了球員要有水平外,也要付錢,代價可以高達數千美元。

這些比賽叫Travel Baseball,即是比賽地點時常會與居住地位有一定距離。因此,就算解決金錢問題,要有家長接送參賽又是另一難題。效力匹茲堡海盜隊(Pittsburg Pirates)的黑人球員Andrew McCutchen就曾指出,黑人社群內有十分多單親家庭。在匹茲堡海盜隊旗下小聯盟球隊打球的黑人球員Josh Bell直言:全美五分一的黑人男子曾入獄或正在入獄(這可能也反映著整個警察系統和司法體系的種族主義性質),五分之三的黑人母親是單親母親,都是令青年黑人難以參加精英棒球比賽的因素(http://goo.gl/FI18h9)。因為而如果不是有其中一位家長可以不出外打工,根本就難以接載子女參與Travel Baseball的比賽。所以,由青少年棒球開始,黑人球員大概都已是少數。最後這也會在MLB這個職業棒球殿堂反映出來。

由此可見,MLB缺乏黑人球員,也反映著黑人在美國普遍是低下階層的的處境。事實上,巴爾的摩抗爭發生後,也有不少論者提醒大眾,不能純粹以警權問題來理解事件。因為在Freddie Gray生前生活的黑人社區,失業率高達五成,住戶入息中位數(24,000美元)連聯邦政府訂下的四人住戶貧窮線(24,250美元)都不到(http://goo.gl/PDKVGM)。而美國全國的入息中位數則是51,939美元。所以,巴爾的摩市民的抗爭,警權問題當然是觸發點,但經濟壓迫也顯然是深層次遠因。而黑人的生活困境,也在MLB陣容上反映出來。

運動公社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