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國興

中學生一名,越見禮崩樂壞,嘗試用自己力量,求點改變。 網誌

政經

拍賣特首之位,我要真效率!

廣告

廣告

自知經濟學的訓練不比雷教授,畢竟只是中學課程而且不打算學院中深詣經濟學,但可是大家只要對經濟學有相當基本的了解,自不然不禁對雷教授的言論有所保留。

教授說經濟學有所謂「正義」,第一,正義與否是判定褒貶,有價值判斷;經濟學研究的是實證性的,故此經濟學不談正義,只求解釋世事。正義是人人不同,有效率不一定正義,有「死三角」也可以被視為正義。當然教授專業在經濟學,而非中文,可能不知正義其實脫離經濟學的研究,也不為過。

經濟學的確不言正義的,但有謂如何令社會得益最大。教授說得好,當社會總得益達到最大時,整個社會達致效率,因為沒有資源耗費及得益不足的問題。於是,我們可以問,如何令社會達致效率?市場是一個好方法,市場價格下的競爭能夠使一件資源能夠有最大得益。比方說,一個舖位,有甲乙二人希望承租,甲承租後可因此有二萬元收入,乙承租後只有九千。於是,甲出價一萬乙出價六千,甲有市價競爭中獲勝,而最後舖位所帶來的社會產出也是最大。所以,只有市價方可以令社會產出最大,其他競爭方法都會可能使乙某入主該舖。

於是,要使特首產生方法在可量度的社會得益中達致最大,其實特首應該要以拍賣。李嘉誠有錢,若李嘉誠用天價買了特首之位,其一定會使盡方法令香港市民(他也是)的得益多於該價,否則他們虧本了,這樣一定能夠使社會總得益最大。反正他資本增加會使香港投資增加,一來GDP會上升,二來滴涓原理下,早晚我們會多了錢的。然而,民主選舉又投票又無效率,投票又費時,五區公投又用了一億五千萬,社會總得益一定未達最大,既然如此,教授何妨主張拍賣特首之位?

正如剛剛所言,正義有很多種,你可以相信經濟學的效率是絕對正義,我們也可以相信民主方是正義。但討論正義的課題時,請不要躲在經濟學的模型上,論證效率就一定是正義,因為這只是套套邏輯。另外,不論教授是否相信市場,教授也一定可以反對八三一的,因為無論拍賣特首到公民提名都完全違反八三一決定。

另外,未知何時能拜讀教授學術論文,是關於「資本增值應計算在本地生產總值」,公式是「(資本增值)/2 = 本地生產總值增加」,晚輩希望能夠拜讀拜讀,有點急不及待的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