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何君堯邀「廢偽社工」 周日辯論

廣告
何君堯邀「廢偽社工」 周日辯論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新界關注大聯盟發言人、前律師會會長上週日出席《城市論壇》的餘波至今未了,社總早前投訴何君堯在節目中自稱社工,何君堯則以「廢偽社工」回應。何今日再以「我是一個開心的專業律師,立志為社會服務 ,時常參與社會工作的自願者(您可簡稱我為」社會的工作者」)為下款發公開信,邀無論是支持或反對嶺大學生會音樂會事件的公眾,周日到中環立法會門常開公園(添馬公園)參與「反對語言暴力 – 培育優質文化」討論會。

何君堯以〈誰是真正的社會工作者〉為題,指「一班不務正業的廢偽社工指控我盜用了他們的專銜」令人莫明其妙。他指嶺南大學學生會邀請的樂隊「血汗攻闖」,以「語言暴力歌曲去羞辱女性、侮辱婦孺、恐嚇市民、威脅警察。」事後「社會嘩然、校方譴責下,仍不知悔改。」他質疑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對此「不聞不問」,反而對他「展開無理追擊」,反問社工「良知何在、他們在幹著甚麼社會工作!」

公開信下款為「我是一個開心的專業律師,立志為社會服務 ,時常參與社會工作的自願者(您可簡稱我為「社會的工作者」)」,何君堯在信中表示「願意展開對話」,邀支持及反對者出席5月10日下午3時,在中環立法會門常開公園(添馬公園)舉行的「反對語言暴力 – 培育優質文化」討論會。

【何君堯公開信全文】

誰是真正的社會工作者

我再次強調,我尊重每一位真心真意為社會服務為社會工作的人士,無論他身在何處,在那個崗位,有多高或多低,有多前或多後!

想不到一句「我都可以是一位社會工作者」竟引來城中的熱烈討論,一班不務正業的廢偽社工指控我盜用了他們的專銜,說要報警,話要拉人,又要投訴,實在令人莫明其妙。

事緣於嶺南大學學生會,日前容許一隊樂隊在校園永安廣場內,唱出語言暴力歌曲去羞辱女性、侮辱婦孺、恐嚇市民、威脅警察。事後引起社會嘩然,在校方譴責下,仍不知悔改,反指校方未有捍衛學術自由,於四月二十七日,我和新界關注大聯盟作出公開和嚴重譴責,嶺大學生會仍死性不改。奇怪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對事緣不聞不問,隻字也不提,更遑論作出任何公允批評的情形下,反而對我展開無理追擊,引起社會嘩然!質問究竟這一班社工良知何在?究竟他們在幹著甚麼社會工作!

我願意去尋找答案,我願意展開對話。現誠邀您,無論是支持或反對的,出席五月十日,即今週日(適藉母親節)下午3時在中環立法會門常開公園舉行的:

「反對語言暴力 – 培育優質文化」討論會

何君堯
我是一個開心的專業律師,
立志為社會服務 ,
時常參與社會工作的自願者
(您可簡稱我為「社會的工作者」)

2015年5月8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