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生活

髒話連遍

髒話連遍
廣告

廣告

利申﹕本文跟最近的「廢偽小學雞」無關,絕無年齡、學歷、物種歧視成份,如要對號入座,關我「蛋治」﹗

作者﹕「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寫於我在澳洲工作假期之時)

我在澳洲所說的髒話可能比以往10年的總和還要多。英文、國語、韓文、廣東話、台語……人在異鄉,大家喜以髒話會友,「學外語先學髒話」早是金科玉律。面對不穩定的工作、煩人的喃喃、無聊的生活、不定的未來,髒話,實在有其存在必要性。如果農夫是一項基層職業,而髒話又是草根階層生活必須品,那麼「說髒話」的舉動自然符合我們現存的社會階級地位。

大部份髒話都跟「性」有關,而「性」則是社會禁忌,我們不習慣/不容許隨便宣之於口。大部份關於性的話語都被限制在特定場景中,經過修飾才可以比較詳所欲言,如性教育課堂、醫療目的、學術討論、藝術、愛侶之間、親密朋友互吐心事……別的往往被禁止(如﹕學校裏的性笑話)、被特殊限制(如﹕三級電影)、被視為不禮貌(如﹕公眾場所高聲談性),甚至違法(如﹕辦公室性騷擾)。「性」雖是與生俱來,但在白人/中產/男性/知識份子/宗教人士(既得利益者)所主導的社會裏,大眾難免跟從其價值觀把性貼上「不可亂碰」警告字句,他們的價值觀建構和詮釋著整個社會的主流論述。

由此觀之,髒話的「髒」並不在於實質內容,卻因為它突破主流價值觀的禁忌,把「性」赤裸裸層現人前。另一邊廂,「草根階層」常被述說為較「中產」低級,他們說髒話的阻力因而較少,這亦反過來成為他/她們價值觀的一環﹕就如說髒話是展現男子氣的舉動,否則便是不夠豪邁、娘娘腔。換言之若我們堅信「說髒話」是壞事,某程度上可理解為一種階級偏見,亦即把草根階級價值觀打為「次等」的偏見。

我們一群人住在一起,做著相同工作,有時候總會同仇敵愾。當大家都為著同一件事/一個人大聲“XYZ”時,各位可否少一點批判,多一些同理心呢?人總需要發洩一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