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麥哲倫

筆名麥哲倫, 曾任職教師、工程師. 立志寫成為科普、科幻作家, 但每天的文字配額俾哂時事. 現為香港科幻會執委 遊戲及科幻「發燒友」。 網誌

社運

習近平的七不講在香港

廣告

廣告

中國共產黨視宣揚西方憲政民主是錯誤思潮和主張,後來在2013年簡化為「七個不要講」

  1. 普世價值不要講
  2. 公民權利不要講
  3. 公民社會不要講
  4. 司法獨立不要講
  5. 新聞自由不要講
  6. 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
  7. 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不要講

究竟一國兩制下,香港會唔會出現七不講呢?

以下是一些在香港的言論,是不是同七不講有點相似?

普世價值的危險在哪裡?是普世價值沒有準則!它沒有詮釋的本土主體,甚至它沒有詮釋的國體。你懂得這樣看,普世價值就很危險。這些普世價值,無人可以在傳統的字典、傳統的法典、傳統的長老和地域組織裡面取得解釋,民眾無法在周圍的自然締結裡面取得諮議權力,取得向政府武裝力量的制衡,

雖然有講普世價值,不過好似因為太危險叫你不要理解。

如果不能在傳統、地域取得解釋或民眾不能取得諮議權力就是危險的東西,我知有一樣東西是完全乎合,她是現代的科學精神。

如果下一段落去講政治,你又有乜感覺呢?

權威處處,山頭林立,凡事做決定,要問自己周圍社群的意見,要思考千年文化傳統如何解釋,要到處張羅,到處託情,修修補補,這不就是民主嗎?政府推出惡劣的政策,我走出議會,回去找鄉親父老幫忙,找老師詢問,找牧師神父和尚求開示,找行業工會抗議,找幫會、兄弟會來打鬧,到處都是我反抗的資源,這不就是自由嗎?中國人,你怎麼會這麼蠢!引入西方的普世價值,卻在挖自己的民主與自由的牆腳!你這不就是中了殖民主義的毒?

好似公民權利沒有了,只有權貴資產階級,係咪好有政協或者831個選委會feel呢?

再看以下一段講六四:

香港人常說時間寶貴,講究效率,但偏偏這樣虛耗生命。1989年的六四民運,是香港人寄望將香港的民主前途,放在大陸解決,借學生運動過橋,流別人的血,香港人送錢送物資給北京學生,寄望他們成為香港人的僱傭兵,結果部分學生犧牲了性命,這是香港人從來不敢面對的內心罪疚,年年去維園流淚,卻不敢面對自己的罪疚。民主派就借六四維園晚會,奪取代表香港民眾道德的光環,在香港政壇招搖撞騙二十幾年。

只講香港功利不講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又似七不講。

這些陳雲言論同七不講又異曲同工之妙,但看得多可能會傻,所以我找不到他對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同司法獨立的言論,你又知唔知有冇?

Reference: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wan-chin/%E9%99%B3%E9%9B%B2%E5%91%8A%E5%8...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4-30-2014/1446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