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望遠鏡 The Telescope

我們是一個由一班於本地以及外地升學的大學生組成的圍群體,主要興趣在於國際新聞、政治以及關於香港對外關係等的議題。我們相信作為學生,有種責任,故此依賴我們群體裡各個人不同的背景,我們希望可以把世界發生的政情、外交事務,甚至香港以外的社會狀況,以我們在大學學到的學術知識,嘗試深入淺出的分析。我們的定位,為一個大學生的學術專欄,以下為我們的小小自我介紹。 望遠鏡 (The Telescope) 一份香港人的知識型、學術討論、講認真、講歷史、講政治、講社會、講時事的網上雜誌。我們會搞gag, 但唔會放棄認真討論的機會;我們立身於香港,但不忘放眼世界;我們離地,但始終要食人間煙火。我們將自己定位為一把望遠鏡,由遠至近,講香港亦講世界。每個月會搜集不同的專題,為你深入淺出地報導。 website: https://thetelescopeacademic.wordpress.com/ 網誌

國際

美國國會山莊旁的牡丹樓

美國國會山莊旁的牡丹樓
廣告

廣告

文:JC程

話說筆者這學期於華盛頓廣播機構「美國之音」實習,老實說實習中到底學過甚麼, 自己也不清楚。不過在華府生活半年,每日都大開眼界卻是真的。華府作為美國首都,當然有各式各樣的名勝,其中首都的麥當勞最令我印象深刻。

美國之音總部位於美國國會旁, 所以每日上班都會經過美帝的權力核心(講笑,美國的權力其實來自每一個美國公民)。如果本人心情好的話,會帶飯上班。但在沒帶飯的日子,就只有外出搵食。不幸的是附近除了一家麥當勞外,基本上都沒有甚麼好吃。所以「老麥」就理所當然成了我的飯堂。

在美國食店是可以看到社會階層的縮影:美國大部分快餐店的服務員是拉丁美洲裔新移民,麥當勞亦不例外。M記的廉價,理所當然地吸引到草根階層青睞。依我所見,有一半食客是附近工地的建築工人,大部分是新移民或有色人種;但有另一半食客卻是衣著光鮮的專業人士,包括國會議員。有一次在麥當勞用餐,有兩名眾議院議員在我旁邊坐下,啃著漢堡包;而在我另一邊的卻是幾名剛由工地出來放飯的建築工人。環顧四周,就只得自己一個亞洲人,感覺還真奇妙。雖然筆者從來不相信美國是平等社會,但當下都有一種人人平等的錯覺。

所謂普世價值「人人平等」或許只是一種理想,但重要的是明知即使是理想,亦應有一種「總有一天會達致人人平等」的氛圍,令到社會有向上流動力。現在看來,美國至少做到了。「I have a dream 」—但願有一天,「老麥」的常客既可以是我們的特首,亦可以是紅van的小巴司機。

望遠鏡 The Telecoope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telescopes1997?ref=aymt_homepage_panel
website: https://thetelescopeacademic.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