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勞永樂,和他的愛爾蘭共和軍絕食

勞永樂,和他的愛爾蘭共和軍絕食
廣告

廣告

勞永樂逝世,令我想起皇后碼頭絕食的一些片段。記憶中,阿勞是親切、友善的人,沒有部分政治人物的架子和勢利。當年他在皇后碼頭跟我們總是有講有笑。

當時他替我們做身體檢查,一天數次。醫護之外,還記得留守皇后的幾個月,凌晨,夜闌人靜,也不時見他送來食物乾糧,跟我們消磨時間,投入支持留守。很記得後期我們絕食,決定不飲用萄葡糖,因此也有擔心自己能否撐著,而他總是以愛爾蘭共和軍的漫長絕食來勉勵我們,說天氣雖炎熱,應該沒那麼容易倒下吧。一旦有事,他已準備了萄葡糖,大可放心。

那是2007年的七月,我孤陋寡聞,首次聽聞愛爾蘭共和軍的絕食事跡。

皇后之後沒有太多接觸,只在新聞紙上看見他紛爭不斷,政途並不順利。2011的區選,也見他為年輕進步的泛民候選人拉票。

約大半年前,雨傘後期,看見他撰文批評學民為假絕食,我難以理解。回想起皇后清場,我們一位絕食者終於捱不住神智不清,他第一時間給她服用預早準備好的萄葡糖。但是我之後從沒聽說過他因而指控我們是假絕食,為何他在多年後卻指控別人呢?而在那篇文章,他再以愛爾蘭共和軍作為例子,用意已非鼓勵,而是作為制高點來批評絕食者。

相隔了7、8年,真是判若兩人。

數月前,我從遠處在百老匯電影中心門口看見他,他人極之瘦削,我心想健康應該有了問題,而一時間又沒來得及上前打招呼。後來也得知他太太年多前去世。

今早知道他過身,我有想過,自己是否錯失了找個機會找他食個飯關心了解一下他近況?但又回想,其實又算不上深交,沒有見面可能也好,萬一他批評黃之鋒,我們會為此大吵架嗎?如果他內內外外真的已完全判若兩人,我會很失望嗎?不如不見,這其實簡單一點,叫我可以清色記憶著那位慷慨、鼓勵、支持社會運動鬥爭的勞永樂。

勞醫生,祝一路好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