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撐國教與為反對而反對

廣告
撐國教與為反對而反對

廣告

    原載《訊報》2015年5月8日建語燁言
轉網上照片
  發現最近一些親國教者,繼續抹黑反對洗腦教育者。以在今年五月四日刊登於《澳門日報》新園地一篇文章為例,作者殷立民在文章《國民教育教什麼》指出:「千萬不能因為某些人的反對「洗腦」而擱淺這個保障澳門穩定的重要課題,假如我們不即刻為孩子進行國民教育,這些反對者們就會對孩子進行反方向的洗腦,他們的這些行為都是美美地包裝起來的,往往以宣揚自由民主作為誘餌,推銷他們反國家的本質。」
反對洗腦國民教育絕對不是反對國家
  作者殷立民在文章錯誤認為在澳門增強國民教育,就是為了保障澳門所謂穩定。還說這些反對者進行所謂反方向的洗腦,反對洗腦國民教育的目的就是為了反對國家。首先作者殷立民似乎道出中聯辦與親建制社團人士為何特別緊張國民教育,因為推行國民教育目的可能在於河蟹維穩。其實推行國民教育增強所謂國民意識,與澳門穩定與否拉不上自然關係。因為澳門人國民意識很強也好,澳門民生問題如果未能解決,澳門人仍未有足夠民主自由,這樣仍談不上澳門真正的穩定。如果推行國民教育目的在於河蟹維穩,那麼體現不到作者殷立民在文章所說:「 不必隱瞞從前的一些負面歷史事件……」如果國民教育的作用在於維持社會穩定,那又如何讓中國負面訊息完全讓青少年知道?
  指責反對洗腦國民教育者,就是反對國家的行為,這完全是無中生有的抹黑。本人曾撰文指出,反對洗腦形式的教育,目的在於社會應以公平公正立場地教育青少年瞭解認識中國,讓青少年在獨立思維的基礎上明白為何要愛國。請所謂撐國民教育者慎言,所有指責反對洗腦教育者的指控,必須要有充足的論據前提下提出。而不是漫不經心地胡亂批評他人,這是非常不文明的行為。難道公平公正立場教育青少年瞭解中國是錯的嗎?如果不是的話,這樣批評反對洗腦教育者的目的何在?可惜本人看到這位作者殷立民對反對洗腦國民教育者,一直只是為反對而反對的批評,這樣不能完全妥善處理不同市民對國民教育意見分歧。要妥善處理青少年國民身份認同問題,必須先瞭解問題根源,絕對不能只是從一些社團社會調查所謂結果而妄下判斷,也絕對不能強制強化教育解決問題。為何一些青少年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試想一想會不會同過多內地遊客來澳有關,會不會同部份內地人給人的印象有關,會不會同中國共產黨執政表現有關等。
  發覺許多所謂撐國民教育者提出批判反國教者的觀點,許多都是錯誤的,甚至把問題誇大。雖然各人有各人對某事物的想法,本人也不會執著這些抹黑的論點。只是對這些抹黑觀點如何產生感到好奇。或許他們認為用這樣的說法批評反對國教人士,讓更多人認為反對國教人士就是搞事份子,因而讓更多人認同他們撐國教者定義愛國的觀點。何必這樣做一些不利和諧穩定的舉動呢?難道反對意見是不容許在社會上存在嗎?
不應再以封建皇民思想去強調愛國
  本人還發現作者殷立民在文章《國民教育教什麼》,對有關愛國定義的論述有點錯誤。他在這篇文章說:「國民教育就是道德教育,國民教育教些什麼呢?賀定一女士曾有一段說話:「彭麗媛參觀澳門婦聯學校幼稚園時勉勵學生尊敬師長、孝順父母,端正做人,就是強調教育要注重培養中華傳統美德。」我認為主席夫人的這些話就是澳門國民教育的內容。道德教育的第一項,就是「孝」,要求學生愛父母、愛護兄弟姐妹和同學、尊敬老師,愛自己的學校、做誠實勤懇有正義感的人。澳門的家長肯定樂意讓孩子接受這樣的國民教育。」
  熱愛一個國家的教育,絕對不能與愛父母、尊敬師長一樣相提並論。中共概念下的愛國,只是強調愛國的同時愛黨,所以國內一些所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同時也是紅色旅遊之地。愛國是做人基本道德的論調,只是一種古代封建社會遺留下來的皇民思想。大家試想一想,例如在古代見到皇帝都要跪下呼叫萬歲,又例如在清代滿洲人強制漢人不留辮就不留頭,強制要漢人穿著滿人服裝,強制漢人一定要愛大滿清國,這樣做值得提倡的嗎?在當代社會應提倡和維護每一個人的思想信仰自由。思想信仰自由是有《公約》和《基本法》所保障。讓人更多瞭解自己祖國雖然是好事。讓青少年在獨立分析下主動去愛一個國家,更應是值得大家提倡的精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