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曉陽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動物

城市人,別讓野豬太驚嚇!

城市人,別讓野豬太驚嚇!
廣告

廣告

圖:明報

五月十日一個白天,兩隻小野豬出沒城市及郊野,從傳媒短片所見,兩隻小野豬在不同的空間裡,遇到不同人的反應,表現完全兩樣,也打破了野豬「兇惡」的錯誤印象。

首先,出現城門谷公園的野豬,悠閒在湖裡游泳,出現的漁護署人員儘管還是如臨大敵,但起碼沒有驚惶叫囂,使得野豬在被麻醉槍射中前一刻,依然悠遊戲水,不見驚恐,更不見惡相。這隻野豬,就和一般小朋友無異。然而,誤入杏花邨商場的小豬就沒有那麼好彩了。商場店員及購物者看到野豬,充份顯露城市人對野生動物的無知,驚恐大叫,嚇豬也嚇自己。小野豬被嚇得四處亂竄,後來還被逼進櫥窗,受驚過度,向櫥窗的公仔發脾氣。

我想說的是,野豬本來就是野生動物,住在城市邊緣,城市不斷擴張,佔領了牠們的原居地,這已經是不爭事實。問題是,既然如此,市民、傳媒及政府相關部門,這裡是指漁護署,是否應該對野豬出現城市形成一定認知,這些認知,長期來講,應透過教育進行,短期的,應在每次野豬出現後,提出正確與牠們相處及報導相關事件的態度及方法,以致不要長期對野豬產生誤解,形成錯誤印象。

以野豬進入杏花邨商場為例,小野豬應該就是商場附近山區原居民後代,因此,政府及地產發展商要開闢山嶺叢林蓋大樓時,應注意附近是否有野豬出沒,如果有,第一,是否可以另覓土地,不要影響野豬群的生活。萬一該地非開發不可,是否可以在大樓和山嶺叢林之間建一度鐵絲網,以免野生動物進入城市?當然,這一點還有爭議,最關鍵的問題是,香港要開山開到什麼程度?要趕絕野生動物到哪裡去?此外,傳媒報導杏花邨事件時,絕大部分都忽略了野豬當時驚恐的反應是來受驚於商場市民的瞎叫和喧嘩,單方面說野豬嚇到市民,這也是昧於野生動物習性及使用了單一的城市人角度,這些報導持續下去,只會繼續妖魔化野生動物。

此外,既然城市人已侵佔野豬原居地,自然有責任主動和牠們共融相處,這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除了進入杏花邨商場的小野豬外,雄性小野豬在城門谷公園湖裡游泳去,相信是太熱了。面對這種情況,市民及漁護署人員便不應該干預,那個本來就是大山大林的地方,野豬生活遊玩非常正常。誰害怕野生動物,就別去郊外吧!為什麼要去抓牠呢?

至於香港是否野豬為患的問題,根沒有人可以回答。因為漁護署目前手上有關野豬的資料非常簡單,不管是準確的野豬數目、繁殖率及生存率、分佈地帶、性別結構等,都不清楚,既然如此,貿然認為野豬為患,要進行大規模絕育,甚至殺害,絕不恰當,也不文明。因此,要處理城市的野豬問題,城市人除了須尊重野生動物的城市生存權之外,亦同時要多了解牠們的生態習性,才可能達致共融及持續發展的目標。

從杏花邨和城門谷公園的例子看來,很明顯,野豬在大自然,在不受城市人驚嚇的情況之下,跟大家家裡的小朋友沒兩樣,城市人不必自然嚇自己,野豬狩獵隊更不要趁機說要出來打豬,如果真的為城市好,應該想想如何跟這些山裡林裡的小朋友相處,而不是動輒舉槍見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