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文妓屈穎妍

廣告

廣告

對,又是屈穎妍。本人曾經在網上發表過文章反駁屈女士之論述,並稱其為「警察教教母」。近來已無心思回應其文章,皆因太浪費青春。且坊間有謂Stop making stupid people famous,也有道理。然屈女士又在《頭條日報》撰文,稱讚警方在冤屈弱智人士事件上乃「用盡一切辦法,去守護小城」,「體現完善的機制保障了無辜者」,最後更警告:「政客們,你們遲早逼得警察不做不錯,由得兇手逍遙、殺手滿街吧,這就是你們天天追求的美好明天。」本人無意回應其論點,皆因稍有邏輯者,都能輕易駁斥之。本人反而想探討一下,為何邏輯犯駁兼文筆劣拙如屈女士,也能在報紙寫文章?

屈女士現時有多個專欄:《頭條日報》的「人生馬拉松」、《晴報》的「心筆在妍」、《亞洲週刊》的「名家博客」,以及《明報》副刊。順帶一提,屈女士曾經也在《快周刊》上有專欄「超妍角度」,而作者簡介為「林超榮太座,有筆神之美譽。」好一個「筆神」,可以指鹿為馬、顛倒是非。

屈女士成名作,乃《怪獸家長》。書中講述當今不少香港家長溺愛子女,令孩子無法自立,成為溫室小花。該書大為暢銷(本人家中亦有一本),亦令「怪獸家長」一詞在香港風行。然而屈女士其實早在文壇已佔一席位,可算是資深傳媒人,《怪》一書只是令其事業更上一層樓而已。成名過後,隨即展開其「洗腦」工程,在各報紙撰寫文章,配合中產思維,用似是而非的文筆把歪理講成是真理,把黑講成是白。例如警察濫捕智障人士,連口供也曝光了,屈女士就偏偏講成為「政客發酵、傳媒炒作」。然後說警方不做就不錯了,再推論政客將令「殺手滿街」。此論述完全配合政府口徑:任何冤案、不公等都只是「反對派」「無中生有」。難怪屈女士乃「梁粉」專頁「港人講地」之摯愛。

屈女士,令我想起「文妓」一詞。此詞乃由民國文人林語堂先生所用,非要詆毀女性。林先生曰,所謂「文妓」者,乃「今天吃甲派的飯,就駡乙派,明天吃乙派的飯,就駡甲派,這叫做想做文人,而不想做人……這樣的文人,無論你如何開口救國,閉口大眾,面孔如何莊嚴,筆下如何心惡幽默,必使文風日趨於卑下,在救國之喊聲中,自己已暴露出亡國奴之窮相來。文風卑鄙,文風虛偽,這是真正亡國之音。」假若不想當「文妓」,該當如何?「既做文人,而不預備成為文妓,就只有一道:就是帶一點丈夫氣,說自己胸中的話,不要取媚於世,這樣身份自會高。要有點膽量,獨抒己見,不隨波逐流,就是文人的身份。所言是真知灼見的話,所見是高人一等之理,所寫是優美動人的文,獨往獨來,存真保誠,有氣骨,有識見,有操守,這樣的文人是做得的。」當今香港,只要肯「文風卑鄙」、「暴露出亡國奴之窮相來」,就可以如魚得水。風骨不能當飯食,倒不如做個文妓,食盡各家茶飯。

屈女士就是一個文妓。假若不喜歡這詞,認為是貶低女性,那也可以稱其為「文壇浮士德」。浮士德者,出賣靈魂與魔鬼交易者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