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地區政治系列】街工梁靜珊:社區工作就是由民生到民主

廣告
【地區政治系列】街工梁靜珊:社區工作就是由民生到民主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區議會選舉即將在今年十一月舉行,新一屆區議會即將取消委任制,而葵青區一向被視為較多泛民支持者的區分;在取消委任制後,泛民能否重奪葵青區議會成為今屆選舉的焦點。街工今屆考慮派出六人參選,五名都是現任議員,另外一名便是加入街工長達十年的梁靜珊。

梁靜珊中五畢業後,打過幾份工,做過活動助理。而改變了她的亦是這工作,當局在沙士後創立了一些青年職位,但行業的前景卻不穩定。她當時加了前線福利從業員工會並成為核心成員,和當局爭取成為常規化,後來亦正式加入了街工。

由勞工到社區

她在2012年年尾選擇由勞工幹事轉為社區主任。她表示,因為勞工工作在地域上難免有局限性,而落區貼較容易聯絡到工友。她舉例指,如食環署的員工會散落不同的地方。她又認為工會及勞工工作是較直向,社區則是比較廣闊,思維模式及工作手法有較多可能性。「在社區工作要便要在區內密集見街坊,某程度上對象是更廣和集中。」

梁又表示,工會組織的形態已到樽頸。加上現時工人太零散化,很容易便轉換了工種。「我希望做到社區勞工化,在社區內也能做一些勞工工作。」

梁靜珊及後修讀了社工文憑,但她不諱言,考慮參選區議會而不是回到社工的崗位,是因為感到社福界已有殭化的跡象。「衰啲講,社工人工都多啲啦。但社福界是沒有社區工作可言,可以說是幾乎是零。」她又強調,社工的「社區工作」大多是鄰舍計劃,在一些權益及社會事件上都未必能「一展抱負」。「即使做,都只可以好中立咁做,顯得避重就輕。」

batch_IMG_1456

輸咗就走,我過唔到自己個關

葵盛西現任區議員為工聯會劉美璐,而前公民黨成員梁玉鳳則在上屆選舉中落敗,今屆有意捲土重來。梁靜珊在2012年年尾落區,她坦言街工在葵青一定支持者,自己反而希望能接觸平時較少接觸的街坊,要令中間的游離票支持自己。

被問到一旦落敗會否再次參選,梁指社區工作不是四年,可以說是一世的。「街工也是堅持下來,才有三十年。」她認為不能用時間衡量社區工作應否做,強調輸贏都會繼續做社區工作,因為是對街坊的責任及投入。「輸咗就走,我過唔到自己個關。」

葵盛西選區包括葵盛西邨,高盛臺和私人屋苑月海灣,而街工另一成員周偉雄2011年時在葵盛東勝出。梁指因為葵盛東西兩邨互相扣連,兩邨的居民皆有找街工求助,所以希望服務做得更全面。

然而,葵盛西邨樓齡久遠,1977年落成至今有近四十年,是區內較舊的屋邨。梁靜珊指,近年收到不少街坊反映單位結構有問題,甚至沒法維修。有街坊希望當局能夠盡早重建葵盛西邨,梁靜珊批評當屋房屋政策「講完唔做」,「去年就提出重建,釋放土地。今年則說公屋當居屋賣,朝令夕改!」。她坦言有些街坊不希望重建,但認為必須至少要有時間表:「有個知字都好。街坊裝不裝修呢?」

batch_IMG_1465

葵盛西交通配套不足 電梯系統遲遲未落成

此外,葵盛西邨位處半山,梁靜珊認為當局多年來對一眾邨內長者及殘疾人士的支援不足。翻查運輸及房屋局資料,2010年已提出興建上挺坡地區自動扶梯連接系統和升降機系統中,葵盛圍至興盛路電梯原本排名第五位,當局遲遲未有優先處理,直至今年仍未落成。本網在去年曾報導,當局硬推磅巷扶手電梯打尖上馬,磅巷突然出現在上坡電梯系統名單第四位。「好多老人家都希望快啲有電梯,政府無再得個字啦。」

葵聯邨第二期在去年7月入伙後,一直有聲音指當局沒有新增交通工具。梁又指,該區本的小巴及巴士已經不足,葵聯邨入伙後造成更大壓力。她又批評巴士公司多次欲削減班次:「37M又想變單層,區內本身已多長者,單層巴士的坐位根本不足夠。」

被問到做社區工作的體會,她表示,在社區較少講到較大的政治議題如雨傘運動等。「這個是一定,因為街坊較想聽民生議題。」梁指葵盛西的街坊參與程度尚算不俗,動員他們上街有點難度。但在舉辦一些民生講座,如蚊患、醫療等,街坊都很積極參與。梁認為,社區工作就是由民生到民主。「一講就講民主,他們不容易聽得懂。」

註:上述乃區選目前形勢,未有人正式宣佈參選。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