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狗眼看人間》:被統治者何以走上抗爭之路(文:庸生)

廣告
《狗眼看人間》:被統治者何以走上抗爭之路(文:庸生)

廣告

文:庸生

筆者網頁:
https://www.facebook.com/hkfilmcritic

去年於康城影展勇奪「一種關注」大獎、由匈牙利導演Kornél Mundruczó執導的《狗眼看人間》(White God),是一部講述狗群成功擊退人類佔領城市的電影,被影片中的人類稱為「暴亂」的行動只佔電影的少部份時間,電影主要是解構這場史無前例的「狗仔抗爭」的前因後果,藉此讓觀眾反思一些統治階層稱為「暴亂」的行動,背後所反映的社會問題。

主宰世界、掌握百獸生殺大權的人類

電影一開首是一個先進國家的城市,城市空無一人,卻有上百隻狗在大街大巷追擊一個人類,彷彿狗隻成了城市的主人。在現實世界中這無疑是「奇觀」,因為擁有高度智慧的人類是主宰世界的生物,絕不可能在文明都市中被人類所「管治」的狗隻所追擊。

鏡頭一轉,回到事件發生之前,主角的父親在製肉工場督導員工工作,人類們以象徵科技、文明的機器將牛隻解剖,內臟迅即傾盤而出,及後員工將肉包裝好準備供應予人類食用。導演在此提醒觀眾,要思考的對象已不僅在於人類與狗隻的關係,而是擁有高度智慧、持著高科技而主宰世界的人類,殘忍地控制著「被統治」的各種生物的生殺大權,「較幸運的生物」才不致於成為自私的人類的食材。回應影片的英文片名《White God》,白人就如同世界的神,操控生死,導演在一開首已經要觀眾對人類作為世界統治者的地位的合法性作出質疑。

被人類放棄的「最好朋友」

狗隻無疑是「較幸運的生物」,憑著其靈性,「有幸」能夠成為「人類最好的朋友」,免於成為「統治者」的食物(當然一些所謂先進國家仍有將狗視作食物的不文明觀念)。影片中的狗隻會感寂寞、要主人陪伴進睡、懂得辨識音樂、會因被遺棄而感驚恐,這全是狗仔有靈性的表現,因而亦「有幸」得到主宰世界的人類的歡心。無奈不是所有狗隻也能得「統治者」青睞,儘管某些狗隻多有靈性,只要被人類視作污穢,其「人類最好的朋友」的資格便會被撤銷,被送進收容所或成為流浪狗。即使是有靈性如狗,命運亦如同世界各種生物一樣,命運全掌管於人類手中。

無奈這個世界的統治者是自私的,為了一己口腹之慾,人類會宰殺其他生物。觀眾如看過《海豚灣》,亦了解到這個世界的統治者在自私時,如何對待自己的「朋友」。人類即使不吃作為「朋友」的狗仔,亦寧願棄置牠們而不願負擔額外費用,不願與流浪狗共用社區而要將牠們關進收容所,亦不願撥出稅款為流浪狗支付生活費而令收容所「處死」大部份的狗隻。這不僅是電影情節,這全是現實世界各國正在發生的事實,人類正放棄自己的「朋友」。

「被統治者」被「統治者」出賣而走上抗爭之路

狗仔同樣視人類為朋友,人類卻利用狗對自己的信任,欺騙牠們以滿足自己的私慾。影片中人類為捕捉流浪狗而伸出友誼之手、流浪漢取得狗隻信任後將其捕獲並變賣以賺取金錢、更有一些殘忍的人為狗隻提供特殊的訓練及藥物,令性情溫厚的狗隻變得兇殘,藉以強迫狗隻於地下鬥狗比賽中與同類相殘,並從中獲利。影片中的狗隻哈根原是一隻寵物,後來其對人類的不信任、性情的兇殘,全是由人類一手造成,最終哈根更為了保命而殺死收容所的職員,間接令流浪狗群逃離收容所,湧進城市並趕退人類,釀成人類口中的「暴亂」,回想這場「暴亂」之所以發生,全因人類因自私而對哈根各種的欺壓而致。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在描述哈根遭遇欺壓而令性情大變的同時,不斷與青少年女子遭受成年人壓迫而令她走上叛逆之路的情節互相交接,這個對照表示命運被人類所擺佈的狗仔哈根的遭遇不僅反映人類與狗的關係,還反映成人與子女等各種「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關係(當大家嘗試將社會低下階層的生活代入哈根的遭遇,更會發現是無比的吻合)。

狗仔哈根象徵了「受欺壓的階層」。最終「被統治者」受到嚴重壓抑而被推上絕路,爆發了針對「統治者」的抗爭,連狗仔也要上街向曾對其施暴的人類作出復仇之時,作為「統治者」的人類不是要如影片般射殺狗群,而是要反省當初如何對待作為「被統治者」的狗群,何以逼令牠們走上抗爭之路。影片結局重申人類與狗隻在靈性上的吻合,而人類在影片最後一刻的動作,更是發人深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