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對抗以色列壓迫 巴勒斯坦足總要國際足協凍結以色列會籍

廣告
對抗以色列壓迫  巴勒斯坦足總要國際足協凍結以色列會籍

廣告

五月二十八至二十九日,國際足協大會將會舉行。到時除了國際足協會長選舉這重頭戲外,亦會討論巴勒斯坦足總要求凍結以色列足總在國際足協會籍的提案。

巴勒斯坦提案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巴勒斯坦球員和球隊的行動常受以色列官方無理阻攔。事實上,巴勒斯坦的兩片領地——西岸和加沙——被以色列所分隔。因此,球員如要由西岸到加沙或者由加沙到西岸,以至在西岸地區內移動和出外集訓比賽都不時受到以色列保安部隊阻攔。

過去兩年,國際足協其實已就巴勒斯坦球員的行動自由問題在以巴雙方之間做協調工作。但顯然巴勒斯坦一方不覺得情況有顯著改善,故希望凍結以色列足總會籍的提案能解決問題。對以色列足總來說,有關問題顯然不是它能控制的。因為阻止巴人球員行動自由的是以色列的保安部隊。

巴勒斯坦一方當然不會不清楚以色列足總無權過問以色列保安部隊的處事手法。但提出凍結會籍這一招是針對以色列的BDS運動(BDS Movement)的一部分。所謂BDS運動,即是希望透過抵制(Boycott)、撤資(divestment)和制裁(Sanctions)等手法向以色列施壓,迫使該國放棄持續對巴勒斯坦人的壓迫。而在競技運動上制裁以色列也可算是BDS運動的一部分。早前巴西政府決定不與以色列一間名叫International Security and Defense Systems的保安公司簽訂與主辦奧運相關的一份價值逾二十億美元合約,就是BDS運動的一場小勝利。

昔日南非在實行種族隔離政策時曾一度被國際體壇孤立。但以色列後台比南非要強,再加上不像南非一樣有白紙黑字在運動場上名目張膽歧視巴人的措施(例如有以色列國籍的巴人可以效力以色列國家隊),故純粹因為以色列的官方做法以爭取各國足總支持今次的議案並不容易。

然而,在巴勒斯坦足總提出的不滿當中,有些是跟以色列足總有直接關係的。首先,原來有五支參加以色列聯賽的球隊根本就在以色列在西岸的佔領區內。嚴格來說,以色列足總無權管理西岸地區的足球。容許這幾支球隊參加以色列聯賽其實就是奪走了巴勒斯坦足總理應擁有的權力。此外,巴勒斯坦足總質疑以色列足總沒有強硬處理以色列國內足球的種族歧視問題。雖然以色列足總是中東唯一一個有頒布反種族歧視守則的足總,但它對於惡名昭著的比達耶路撒冷(Beitar Jerusalem)球會卻被質疑未夠強硬。比達耶路撒冷的球迷向來敵視阿拉伯人。因此,該隊從未起用過阿拉伯人球員。甚至連非阿拉伯籍的伊斯蘭教徒投效該隊,也會令該隊的極右球迷嚴重不滿。

很有可能成功連任國際足協會長的白禮達在國際足協大會前十天左右曾到當地調停雙方分歧。表明不希望就議案進行表決的白禮達在見過以色列右翼總理內塔尼亞胡後,即聲言要搞一場由以巴雙方對陣的和平比賽。但白禮達調停後不久,巴勒斯坦足總就指巴勒斯坦國家隊一名球員在五月二十一日隨隊準備由西岸出境到約旦轉飛突尼西亞集訓時,曾被以色列方面短暫扣留。

另一方面,曾任聯合國巴勒斯坦人權狀況特別報告員的Richard A. Falk、著名左翼學者Noam Chomsky和英國導演Ken Loach等十九人在五月中發表了一封聯署公開信,呼籲出席國際足協大會的各國足總代表支持凍結以色列會籍(http://goo.gl/dmcof3)。而以色列足總則希望柏天尼領導的歐洲足協表明立場反對議案,以保住會籍。

如有出席會議的三分之二代表贊成凍結以色列會籍案,即是該議案獲得通過,到時以色列各代表隊都不能夠參加國際足協旗下的賽事。

延申閱讀: http://goo.gl/cQXBt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