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電影《念念》的文學性

廣告
電影《念念》的文學性

廣告

《念念》是講述一個海島的故事,由李心潔飾演愛說美人魚故事的母親,因為丈夫脾氣暴躁,更重要的父親埋沒子女的天份,不讓他們自由發展各自的喜好。於是媽媽便在狂風巨浪中把女兒帶離綠島,卻留下了兒子在綠島生活,血濃於水的兄妹於是分隔兩岸居住。

《念念》以親情為主線,愛情為副線,但我認為電影更關懷的是文學作品中的人文情懷。電影利用源於文學的創作手法─魔幻現實,作品藉著魔幻為形式創作背後重視反映現實。文學的創作手法不再限制於小說的專利,尤其現今的文學作品可以借助光影、聲畫配合,表達小說中細膩的情感,以詩意的手法表達人與人、人與周圍環境的神秘關係。

電影取景於台灣的一個小島名為─ 綠島,除了是小島的純樸的氣氛適合兒時兄妹二人成長環境,綠島其諧音「陸」,不禁令觀眾想起大陸與台灣之間神秘而又模糊不清的關係。記得在電影中曾經有一句這樣的話:「我以為我是很想念綠島,誰知去到那裡一切都變了,原來我一直想念的不是那個地方,而是在那裡有過的記憶。」電影在細膩的位置中散發著台灣人獨有的思念,刻上了「台灣製造」的電影,從電影中細微的位置都能感受到詩意的猜測,電影湛透著對兩岸關係─ 人文情懷的關切。

電影中的文學─魔幻現實

魔幻現實主義最早源於西方現代繪畫流派,而在拉丁美洲發展為文學的創作方法,利用文字繪畫描述出色彩繽紛的魔幻世界。在《念念》的鏡頭運用,拍攝著台灣的大自然風景,藍色的天空、藍色的大海、綠色的小島…… 鏡頭拍攝這色彩斑斕景物,於電影院的大銀幕播映,於大城市的觀眾而言,這些亮眼的色彩,繪畫般的影像投射,就是將帶我們進入有別於都市現實生活,一個具有神秘色彩的魔幻世界。

「魔幻」亦與神話傳說連繫。《念念》中育男育美的母親經常和他們說著美人魚的故事,那是一個很久很久的故事,美人魚離開了深海,一直向著人類世界游向。美人魚故事在電影中透過母親的獨白重覆多次,令到觀眾漸漸地進入了一個童話的美人魚世界,以一個主觀的童趣眼光代入看待電影的魔幻世界。《念念》以美人魚的故事穿插整套電影的敘述,將育美育男長大後的現實生活與夢幻故意地混淆在一起,是透過魔幻表現電影對人與周圍環境的理解和認識。

除了人與周圍環境之外,電影亦透過潛意識的平衡時空的對話解釋人與人的關係。《念念》藉著主角與已過世卻又最思念的人一場場的對話,解開了他們的心結,阿翔與父親在海邊釣魚、育男避雨走入神秘酒館與母親對話… …他們二人同時內心對小時候父母親拋棄自己內心懷有恨意,儘管時間流逝長大後都不能釋懷,但生活會教人長大,當他們人生遇上重要的交叉點 (阿翔不得不放棄拳擊) ,而要使他們面對自己的一直藏好的傷痕,電影便安排打破時空的對話使他們明白到要放下內心的執著。恨意不是表達愛的方法,能夠寬容、體諒才是對往生想念的人表達愛的最好的方法。在電影的情節上,看起來是奇幻且又荒誕的,可是電影早就故意營造出一個魔幻的世界,所以所有在現實生活中不可能發生的事,在《念念》都成為了「可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