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社運

專訪國泰工會主席Dora(下):空中服務員工會抗爭年復年

專訪國泰工會主席Dora(下):空中服務員工會抗爭年復年
廣告

廣告

Dora是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FAU)的理事長,她笑言在飛機上她有兩個身份,一邊工作,一邊接受會員查詢和質問。FAU年年有行動,工會不論在空服員間,還是在社會層面,都具相當的認受性,而且更是少數與公司簽署集體談判權協議的工會,自八十年代,已經與公司簽下多項協議,如保障員工在9小時以上工作後有一天休假(俗稱G day, guaranteed day-off),及每天飛行不多於2站,國泰員工的加薪水平更是香港大企業的指標。

國泰不尊重集體談判 出賣員工奇招百出

雖然工會與公司每年有年終談判,可以與公司商討員工待遇、津貼、飛行時間等,但Dora聲言這不過是假談判。嚴格上以國際水平來說,FAU與公司的協議未完全符合集體談判權的全部,從93年工會組織了一次大罷工後,與公司決裂,不少公司政策實行前均繞過工會,影響深遠的政策,如96、7年期間推行時薪制,於外站聘請海外員工等,都沒有經過與工會的諮詢。「當年適逢移民潮,公司稱不如在溫哥華建立外站啦,同事就覺得,移民了也可以繼續保留工作,挺好的,於是就沒有多加反對。」到公司漸漸在世界不同角落建立外站聘請薪酬較低的員工,香港員工才開始意識到工作機會逐漸被取代,原來又是公司出賣員工、減省成本的招數。

直至09年,公司更加偷偷試行取消每月70小時最低保障時數的規定,影響空中服務員的薪酬,經工會動員會員的一輪抗爭,最終取消措施。很多人對去年年底FAU反對加薪2%的行動記憶猶新,其實FAU的抗爭絕不止於新聞鏡頭前。七、八年前,國泰推行High density program,看準了一群媽媽輩員工希望天天回家看孩子的心態,參與計劃員工可以只飛短途,條件是簽署同意每一日可飛超過三站,明顯有違與工會簽下每日只飛不多於兩站的協議,既削弱工會,也剝削員工,幸得工會周旋,才令這個計劃取消。

工會抗爭 只因工人都是命運共同體

11年年底,國泰單方面公布加薪2%,更改航班組合,逼使員工做「攞命更」,要求員工通宵工作之餘,亦減省了空服員應得的外站津貼,因而引發工會工潮,雙方在勞工處展開歷時20小時的馬拉松談判破裂,幾乎展開工業行動前才達成協議。Dora笑中有淚,捱過眼瞓、見識「戲劇場面」、差點被公司「裝彈弓」後,終成功限制公司在海外設立外站聘請的員工不得超過本港員工的15%,以及改善通宵「攞命更」安排。事件之初,公司態度強硬,工會甚至成立工業行動顧問團,出錢在的士車身賣廣告,以爭取社會大眾的更多支持。

「打工仔好慘!」Dora說,「航班組合影響津貼安排,對我們(空服員)的影響更加重要!而且國泰作為大企業,它的加薪比率有指標作用,影響全港打工仔女!」在Dora眼中,不論學歷,不論工種,工人們都是命運共同體。

文:職工盟幹事黃筱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