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麥哲倫

筆名麥哲倫, 曾任職教師、工程師. 立志寫成為科普、科幻作家, 但每天的文字配額俾哂時事. 現為香港科幻會執委 遊戲及科幻「發燒友」。 網誌

社運

如果這些叫抽社運水,來抽我吧!

廣告

廣告

查實點解我地好似對抽社運水D人咁反感,但係又對抽水王陶傑冇乜野,重有D人好like俾佢抽?

在分出兩者的分別時,不如我地諗番抽水既定義先。抽水的字面解釋是在對像中抽出水份。在廣東話中,水有金錢、著數或利益的意思。使用例子有,

  1. 在打牌時,麻雀館會瓜分贏家的錢, 這叫向贏家抽水。
  2. 在港鐵上,痴漢借人多擠迫時,非禮靚女,這又叫向靚女抽水。
  3. 在墳場新聞中,墳總借死人把口,為自己鬧港共政權,這種借古諷今的文章,而家都叫抽死去的名人水。

簡單來說都係借題發揮,借某場合為自己攞利益。

我唔係墳總,問唔到死人討唔討厭墳總抽佢哋水,但佢訪問咗咁多次死人都冇事,應該冇問題。但係我相信大部份人都討厭麻雀館同痴漢的抽水行為。原因無他,就係你明白麻雀館及痴漢的利益是建立在贏家與靚女的損失上!

咁抽社運水又點解部份人咁反感呢?香蕉奶在社運中唱完歌,紅咗小小,上網集資;學舌鳥拍咗鳩嗚歌多咗人識;咁參加者同社運本身有冇損失?係人紅咗有機會揾多咗,點解D人就要反感?但係最奇怪就係冇乜人反感下出咗書,又堅係多咗收入既墳總同一百毛!

你話佢哋拍片、唱歌令到D 人聽歌,現場個氣氛太relax D人唔衝,令個社運有損失? 你咁俾面覺得佢哋好似Macross個林明美咁勁,令人冇哂戾氣同停火?最少我唔覺,就算Eason都唔得啦大佬!

相反佢哋呢D所謂抽水活動最少令到多咗人出現或知到社運的內容,其實堅有So﹗如果話佢哋出現令到社運膠化,會令本來會行出來的人因為怕被抽水而不出來;如果社運參加者咁小學雞,中共就一定會找多D蘋果奶,橙奶出來,咁就一定冇人來。(不過唔會揾草莓奶同木瓜奶的,你懂的)。

如果你不滿果D議員出來抽水攞選票,咁佢哋係咪令多咗人同傳媒嚟先,都係對運動有So。當然,如果佢哋好似工賊會果D遊行時支持男仕七日侍產假,但投票就反對D咁仆街,咁佢下次選咪票債票償做鳩佢攞!

所以我覺得呢D抽水有賺冇蝕,怕乜俾人抽?哥仔呢D其實係Win Win,中文叫雙贏!唔好學埋毛澤東果D唔係自己獨贏,就要一拍兩散D方丈野。

點解有人喜歡把抽社運水的人說成負面的社運人借機會上位揾錢,而不是放棄大陸及建制市場參加社運咁正面?

講到底,究竟係咪因為運動冇成果,而揾D行動手法唔同既人祭旗呢?

但係有種抽水就真係要避免,就係果D會借社運收錢/募捐/課金/賣野,但又冇公開財政的團體,你都唔知佢哋係咪行政費99%的呃鳩人公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