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電影《寄生獸 完結篇》與中港問題之錯置

廣告
電影《寄生獸 完結篇》與中港問題之錯置

廣告

五、六年前已有看過漫畫版寄生獸,而且看過不下十次。對劇情的細節十分熟悉。電影版的內容已非常忠於原著,改編部分亦十分出色,例如第一集把漫畫裹的 A 先生與殺主角新一母親的寄生獸寫為同一個角色,令故事更連貫更緊湊。而最重要的是,電影版充分表達了原作岩明均對人類及寄生獸的看法。

岩明均在《寄生獸》探討的,是人類如何從另一種外來生物──寄生獸,反映人類自身的珍而重之的價值。這看似是科幻的、不現實的,卻是一直也發生在我們的社會之中,特別是近期的香港。

寄生獸的頭部能隨意變形,如非常尖銳的刀片,可輕易地把人類的身體切割成幾份。其中後滕更是五合一寄生獸,頭部與四肢也可隨意變成殺人兇器,把整隊防部隊殺於無形。但具最高智慧的寄生獸田宮良子卻向主角說寄生獸是很脆弱,甚至呼籲人類不應欺負他們。同時,她認為介乎人類與寄生獸之間的主角是人類及寄生獸達成共同生存的重要希望。

為何能夠隨意殺人於無形的寄生獸,卻是脆弱的呢?因為他們只佔少數,人類才是佔絕大多數。他們與我們是不同的生物,人類視寄生獸是危險的他者,所以會合眾之力,甚至動用國家機器將之消滅。而電影中,寄生獸集團確是被輕易地擊敗(除了後滕,但只要動用更強大的軍事武器如坦克車、戰鬥機,後滕亦是難逃一刧。)。而作者卻透過田中良子口中向我們說出,人類與寄生獸共生才是出路,而不是你死我亡、排除異己的二元格局。

結局時,寄生獸亦真的開始嘗試共生的可能。但這只是單向的「共生」,因為寄生獸要改變自己的飲食習慣,由吃人肉變為人類的日常三餐;把自己的生活方式亦改為人類般上班、行街、看電視,可是人類卻沒有任何改變,這體現了現今「國際秩序」的規律。凡不遵守以美國為守的「正義」價值,該地方就是危險國度、甚至是藏有「大殺傷力武器」而被美軍無情轟炸之;同性戀者、跨性別者,就是不潔淨的、不自然的,所以沒有相愛的自由,更枉論能夠組織自己的家庭;美國出現黑人總統,但有色人種、少數族裔仍然受到「主流」社會/人種所壓迫。即是,弱勢群體若不遵守或融入「主流」社會的遊戲規則,他們就會繼續受到排拒、不能生存,因為他們只剩下「遵守規則的自由」。

回看香港,中港矛盾愈趨激烈,有人高舉激進黑人民權領袖Malcolm X為標誌,視香港人好比黑人,被大陸人(視為白人)壓迫,所以我們要勇武驅蝗云云。但這是否是基於事實基礎的類比?大陸新移民有香港人所沒有的權利嗎?他們是1200人提名委員會嗎?還是他們是立法會功能組別?抑或是現在出現了只容許大陸人乘搭,而排拒香港人乘搭的巴士?究竟現在香港的房屋問題,是大陸新移民還是官商勾結的特區政府與地產商所造成?民生政策及福利問題又是來自新移民,還是維持小市場大政府、量入為出、堅決不動搖大財團利益的守財奴特區政府呢?

把問題錯置,只會令原本能夠與我們「共生」的新移民,推向權貴階級一方。某些本土派口說「融入香港文化」就是香港人,卻先拒人於千里之外,這種「主流」就是我們所追求的價值、香港的出路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