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性別

空姐的女體勞動:國泰削法律支援出賣空姐

空姐的女體勞動:國泰削法律支援出賣空姐
廣告

廣告

文:職工盟幹事 黃筱媛

春嬌與志明中余文樂與老友在飛機經濟艙高談闊論性騷擾空姐,繼而因空姐楊冪被性騷擾而令二人搭上這一幕,充份反映現實中有些人把空姐視為性幻想對象。仿佛只有年輕貌美、高佻亮麗的女性,才有資格當上空中服務員。

這星期間,空中服務員先後高舉兩款不同的示威牌:先是香港空中服務員總工會籌委會發起遊行,抗議航空公司年齡歧視,要求空中服務員55歲、甚至45歲退休;然後就是這兩天,國泰工潮,抗議國泰單方面削減合約薪酬、外站津貼、取消法律支援。兩場抗爭,不離航空公司背後視空姐為「女體勞工」的邏輯。

說空姐是「女體勞工」,意指在勞動過程中管理和規訓女性勞動者的身體動作、儀態展示、表情姿勢,以及情緒互動的勞動者。女性勞工的身體被父權社會規訓成倒模,資本家透過僱用青春、能引起欲望的身體,銷售完美形象,而勞動者的身體在勞動過程中被建構,也被剝削。

用女體塑公關形象 國泰制服惹不滿

「好看」並不是空姐的職責。根據國泰官方網站,空中服務員入職要求只須有一定學歷、伸手能觸及208厘米,可沒有要求做「人肉花瓶」。 2011年國泰禮聘香港設計師劉培基,設計空中服務員制服,惹來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FAU)及一眾員工不滿,多次要求改設計。空姐制服由白色上衣、開衩短裙和黑色高跟鞋組成。員工指短裙繃緊而且太過貼身,上衣亦太短,俯身工作時容易走光。人體在機艙中受壓,根本不適宜穿上過緊衣物。偏偏劉培基回應卻說:「女人一定要有腰。」完全反映他是帶着什麼男性的想像去設計國泰空姐制服,而忽視穿着制服的身體的工作需要。

制服設計時專程諮詢國泰馬可孛羅會會員的意見。制服刻意加強了對空姐的定型,要展示女性身體曲線,為搭飛機尊貴(男)乘客派冰淇淋。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FAU)理事Michelle直指制服「引人犯罪」,自更換新制服,空姐被性騷擾的次數多了,她也曾被乘客搭膊頭、攬腰。去年平機會與空中服務員工會合作的調查顯示,接近三成的空姐曾遭性騷擾。

國泰指引要求 空姐健康遭出賣

女性身體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總是一個戰場,而空姐被建構成傳統女性美,背後自是「血肉淋漓味足珍,一般苦痛怨難伸」。國泰空姐制服總是黑絲襪襯高跟鞋,婀娜多姿卻蓋不過職業性勞損問題。飛機上壓力和氣流下,容易出現腰背痛、腳痛等問題,但國泰對員工指引仍要求空姐穿一吋半以上的高跟鞋,狹窄機艙中,突發遇上氣流而受工傷的情況,在空中服務員之間並不罕見。機艙內近距離服務百幾個乘客,各種海外傳來的傳染病,空中服務員都首當其衝。風險高,國泰卻沒有為員工制訂職業安全指引,甚至為了保證空姐能在服務期間「供應笑容」,員工不准在工作期間戴口罩。

國泰搞公關,用員工做活招牌,犧牲女性從業員的健康。

法律支援「被消失」 員工出事點算好?

性別歧視條例於2014年12月修訂,擴大性騷擾保障範圍至「僱客對服務提供者作出性騷擾」。當時立例的焦點都落在性騷擾高危一族--空姐身上。不少空姐工作期間被評頭品足,感到極度尷尬,甚至被問有沒有做「副業」。FAU理事Michelle說,公司對空中服務員在機艙中被性騷擾時應如何處理的指引含糊不清,員工無所適從,有些更被主管要求被逼啞忍。終於等到法例修例,可以保障到空中服務員,受僱客性騷擾時可以根據性別歧視條例作民事控告,國泰卻單方面剔除對員工的法律支援保障,無得工會同意。

以往國泰的指引中,有關法律支援部份寫得比較闊,凡工作期間相關事件,如須法律支援,公司都會全面包辦。國泰早前發新員工指引,工會理事方才發現,入面與法律支援相關的條款「被消失」。民事訴仲、海外事故,統統不保。只有「local police」落案時公司才會支援,並未有解釋local(本地)的意思是否指明香港境內,海外發生的事故又會否支援?條文收窄,令員工恐慌。國泰空姐的丈夫Ricky擔心妻子在外站工作的安全問題,「唔係道道好似香港咁安全」,外站膳食津貼削減,留在酒店吃未必夠錢,如不想捱麵包、杯麵,只可以到當地平民區填肚,但外出風險公司拒絕負責,Ricky覺得很不公道。「又不是空中服務員想在外地逗留,是受公司外派,理應要受公司保障。」

曾經有空姐在外站逗留期間被人跟蹤到酒店房間,用針筒刺了一下;又有乘客在機上生事,故意推諉在空姐身上。個案層出不窮,若要空中服務員自行繳款高昂律師費作民事索償,實在難於登天。

結語

空中服務員照顧乘客安全到達目的地,卻無人保障她們的身體得到安全,到頭來還遭年齡歧視,得在55歲退休,好讓公司招牌由青春肉體繼續繼承。台灣華航工會三分會在2015年5月18日聲援空服員爭取延遲退休年輕行動中,說得相當精準:「航空公司為了用更低的價錢,購買更新鮮的肉。」若不抗爭,在國泰管理層眼中,員工只是一塊塊肉而已。

延伸閱讀:藍佩嘉(1997),銷售女體,女體勞動:百貨專櫃化妝品女銷售員的身體勞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