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少年人呀……

廣告
少年人呀……

廣告

原圖見

到學校演說成為了我恆常工作最重要的部份。上星期我卻做了一次很不尋常的演說。

我被邀到兒童/青少年院(即是俗稱的男女童院)做了兩場講座,聽眾雖然不像一般學校的一千幾百人,但這幾十個少年人卻教我第一次感到緊張。 我膊頭彷佛壓著很重的重量,覺得我和同行的動物都任重道遠,如果我所說的動物故事可以讓他們有所領悟,那會是我一生最大的光榮。 從來都喜歡即興自由講的我,今次竟然早兩天已開始準備。並叮囑自己要放低所有既定觀念。

那天我踏入禮堂,他們在打藍球,知道講者來了就很有秩序的搬椅子慢慢坐下。 過程中看不到他們臉上有一絲不屑,也聽不到一句粗口。開講了,我介紹一些動物出場,女生們抑制著興奮,展露了天真的笑容,男的竟然還有一點點害羞。

我開始說我的故事,說動物的經歷。講題是「我們都可以好好活下去」。 45分鐘內,沒有人打瞌睡,有問有答,我不敢說他們都聽得出神,但當我說到動物的苦難時,我感受到彼此都有一刻的顫動。 那一刻我不禁難過起來,我眼前這些美好的少年人啊,你們是如何被關在這裡的。

演講完了,有一位13歲的女生跟我說,將來想當一個獸醫。我想也不想的給了她我的私人手機號碼:「將來無論有什麼困難,一定要找我,我一定幫。你讀完獸醫,我第一個請你。」她一臉都紅了,既開心又怕醜的垂下了頭。

我駕車離開兒童院,他們的臉容一張又一張的出現。那位皮膚極黝黑一次過搬起幾張椅子的高大少男,那位摸著「幸子」臉上蒼疤摸得入神的四眼小妹妹,那位坐在最前排我一邊說他一臉笑的快樂男孩,那個好像不知世途險惡的傻蛋問我為什麼有人會虐待動物……當然,我會一直記著那個決志要做獸醫的美少女…想著想著,眼都濕了。

我不知道他們的背景,只知都是十三、四歲的芳華正茂,犯的卻都是刑事。 我也知道他們是善良的,可愛的,喜歡動物的,都是值得我們愛惜的。 只是,當一天他們離開這裡,深呼吸一口大氣,準備好重新出發時,我們的社會又準備好了嗎?

車上的收音機不停的loop著:「把握機遇,2017年,一人一票選特首」。 到2017,他們應該已重新投入社會了。可能都已經聽慣了大人的謊話,又或者已經不懂分辨是非了,知道原來貪污的不一定有罪,警察打人未必一定要受處分,沒有選擇都可以叫真普選,民望再低都有可能連任做特首,可以看的可能依然只有CCTVB,香港再沒有白海豚了,可能連黃牛都死光了……

我幻想,我奢望……十多年後的一天,前來我NPV診所應徵做獸醫的一位少女,原來是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