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溫仲然

公民網絡 博客 http://civicpartynetwork.blogspot.com/ 蘋果日報 自由撰稿人 http://hk.apple.nextmedia.com/author/index/16633737 網誌

社運

六四的最大力量

六四的最大力量
廣告

廣告

香港政改表決在即,中央政府邀請泛民主派議員5月31日到深圳討論政改,但適逢支聯會舉辦六四事件26周年遊行,向政府表達平反六四的訴求,此已經證明中央政府有多大誠意討論政改。另外,梁振英竟然表示,六四事件今年又不是逢五或十的紀念年份,希望泛民主派議員倒不如放棄六四遊行,到深圳討論政改,這絕對證明這個政府完全是無視六四事件的亡魂,及對良知的踐踏。

六四事件,正正就是爭取民主運動的悲劇,當年的學生就是爭取中國有真正的民主,但當權者視若無睹,甚至用軍隊鎮壓他們,一群只為民主理念,手無寸鐵的學生慘遭當權者殺害。屠殺至今,已經26年,是一段不短的時間,遺憾的是屠殺不但並未平反,而且當權者仍然是專權統治的中國共產黨,壓迫異見者仍然不計其數,中國大陸的民主曙光仍然十分黯淡。香港自1989年起,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的燭光於維園點燃,除了是對當年爭取民主的學生一點悼念外,更具意義的是香港人對民主精神的堅持,香港雖然比中國大陸有多一點自由,及多一點民主,但距離真正的民主仍然是很遙遠,所以出席六四晚會或遊行,是對民主精神的一種追求。民主精神是普世價值,不應該有地域性的限制。難道你有民主,他沒有民主,你就不會為他爭取?這又說得過去?所以出席六四晚會或遊行並不是梁振英口中所說年年都有的恒常活動,而是爭取民主的行動,群眾的一點燭光不但是對亡魂的悼念,而且是對政府的控訴,我們要真正的民主。這一點點的燭光不但具有意思,對筆者來說,甚至比到深圳討論政改更具意義,因為是香港人對民主的追求,這些群眾力量自然遠比甚麼簽名運動,或民意調查更加實際,更加凸顯香港人的訴求,所以六四悼念活動並不是形式主義,而是對追求民主的一點力量。

梁振英先生當年曾發聲明,譴責中共屠殺學生,誰料26年後身居高位的梁振英特首不但對當年所做的事拋諸腦後,甚至指六四悼念並不重要,要泛民主派權衡輕重,這不但證明梁振英並沒有對亡魂的一絲良知,而且甘願做中共的應聲蟲,為這個當年屠殺學生的政權塗脂抹粉。筆者認為出席六四悼念活動是對良知的呼喚,並不是梁先生所指的形式主義。如果梁先生認為政改比出席六四悼念活動更加重要,這就更加顯得其無知,正正因為香港政改表決在即,當年爭取民主的六四運動更加具時代的意義。為何當年學生爭取民主,要遭到屠殺?香港現處於政改表決的重要關口,更加要反思當年六四事件帶來的衝擊。26年來,中共政權仍然存在,專權統治仍然繼續,甚或比當年更多一點黑暗。那你認為在中共政權下的香港,會有真正的民主?如果沒有,那到深圳又有甚麼意義?六四事件就是我們的借鏡,與這個專制政體討論民主是徒勞無功,倒不如出席悼念,用一點點的燭光向這個政權表達我們香港人對民主的訴求,這更加有意義。

政權依舊,六四仍未平反,香港人又怎能對有真正民主而有信心?所以六四事件,與香港政改是有很大的關係。筆者認為歷史就是最好的鏡子,所以六四悼念活動並不是形式活動,反之是提醒香港人的最好方法。我們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民主,並不是靠全體立法會議員到深圳討論政改,而是要用我們一點點的燭光去追求。只有六四悼念的燭光,才是我們爭取民主的最大力量,因為六四的燭光,才是代表我們對民主的堅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