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紙月人妻》:被美化的罪惡(文:庸生)

廣告
《紙月人妻》:被美化的罪惡(文:庸生)

廣告

文:庸生

筆者網頁:
www.facebook.com/hkfilmcritic

人氣電影《紙月人妻》改篇自日本作家角田光代的得獎小說《紙之月》,講述擔任銀行行員的梨花,為滿足其縱慾的需求而騙取客户的大量存款。宮澤理惠成功演繹這位受盡各種壓抑、最終爆發並且犯禁的都市人妻,優秀的演出更讓她第二度榮登日本奧斯卡影后寶座。相比起宮澤的演出,更值得留意的是影片如何反映日本都市女性所受的壓抑。

承受着各種壓抑的女人

日本作為儒教文化圈內的國家之一,其人民某程度上受著儒家學說的道德所約束,女性更承受着一定程度的性壓抑。電影暗示主角的丈夫在結婚初期有某程度的性冷感,主角身為有夫之婦,與陌生青年只有「兩面之緣」便踏上並發展出長期的性關係。年輕時就讀女校的她,亦曾經執迷予捐助一位男童而犯禁,這經歷為她成長後成了「出軌的女人」埋下伏線。為了「供應」與情夫的生活,梨花借銀行的工作騙取年老客戶的儲蓄,過着奢華生活。以往—直抑制着購物慾的她更為豪花的生活所上癮,令她的詐騙行為持續不斷,最終共騙取了一億日元之多。當壓抑來到盡頭,便爆發出一發不可收恰的犯禁。

以「追逐自由」之名合理化其私慾

梨花踏上情夫、及兩人豪花騙回來的不義之財的不道德情節,導演反以浪漫及動感的配樂作襯托,效果看似突兀,但其實能反映梨花將上述惡行美化的傾向。

早於年輕時梨花已有美化惡行的傾向,梨花從父親的錢包盜取金錢以捐助男童,每況愈高的捐助金額更使校方停止捐助計劃,當校方質疑梨花的錢從何來時,梨花竟對其盜竊行為直認不諱,更大義凜然反問指為了捐獻而犯罪,何罪之有?但當來自女校的梨花情深款款地凝視着她所捐助的男童的照片之時,其捐獻背後的真正動機便值得商榷,正如梨花成年後以「追逐自由」之名為其多次犯禁及犯罪作出辯護一樣,梨花只不過是為其滿足私慾所作的罪行找藉口而已。

擺脫現狀 vs 維持現狀

同為銀行職員的隅賴子聽過梨花「追逐自由」的「理念」,更親眼目擊梨花為追逐自由而不惜跳窗逃脫,同樣活在壓抑、對既有生活感到不滿的隅賴子雖然沒有追隨梨花的腳步去擺脫現狀,但當她面露出猶疑的神色凝望着梨花跳窗的位置之時,仿彿正懷疑當日沒有跟隨梨花逃走的決定是否正確。梨花的精神和這部電影,對某些活在壓抑下的日本人帶來了思想上的改變和衝擊。

擺脫了道德禁忌、逃得了法律制裁、甚至逃離出國家的梨花,希望獲得解脫、獲得自由,但直至最後,即使身處異地卻依然無法擺脫警員的追蹤,畢生要為她犯過的罪行而負上失去自由的代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