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醜陋的國際足協,如何才能瓦解貪腐王國?

廣告
醜陋的國際足協,如何才能瓦解貪腐王國?

廣告

多名國際足協高層人物被捕。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國際足協這個貪腐王國正正體現了這句名言,在缺乏有效監察及權力制衡之下,這個機構已經視腐敗為正常,將貪污斂財變成根深柢固的文化,成為一個既得利益團體,互相包庇,互相縱容,有錢齊齊貪。

日前,美國聯合瑞士,拘捕了9名國際足協現任或前任高層,其中7人在瑞士被捕。包括前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協主席華拿、現任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協主席、國際足協副主席韋伯、哥斯達黎加足總主席艾度亞度李、前巴西足總主席馬林、前南美足協主席費古列度等人。

美國司法部長林奇在記者會上譴責國際足協,指他們的貪腐「根深柢固、由裡到外、非常猖獗,收受了數以百萬計的賄款及回扣。」林奇還指國際足協令全世界球迷極度失望,「人們期待國際足協會維持足球運動的秩序,保持誠信,確保賽事廉潔公正。不過,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中飽私囊,令全世界的足球腐化。司法部決心要終結這些惡習,去除腐敗,讓違法者伏法。」

美國調查當局指,被捕的國際足協官員不止涉及一兩宗貪污事件,而是過去20年、年復年的貪污,估計金額達1.5億美元。林奇表示:「在決定比賽的轉播權及場地時,他們都有受賄。」她續指,在南非申辦世界盃、美國申辦美洲盃及巴西與一間美國體育用品商的贊助上,都存在貪腐。此外,瑞士當局亦介入了俄羅斯及卡塔爾兩屆世界盃的申辦,調查當中的投票是否存在貪腐。

國際足協的腐敗問題根源在於缺乏監管,例如在各地足總方面,如果政府強行介入足總內部事務,影響足總的獨立性,國際足協有權禁止該國參加國際賽事,所以沒有國家的政府敢公然動足總。至於跨國性的國際足協,更加是「無王管」!國際足協內部的確有個透明度及誠信委員會,但是自己人查自己人,例如今次被捕的韋伯都曾經是委員會的委員。

就算有傳媒揭發卡塔爾申辦世界盃涉及賄選,國際足協也是擺個樣子,邀請前美國聯邦檢察官米高加西亞為道德委員會主席,進行獨立調查。當米高加西亞完成了一份400多頁的報告後,國際足協卻隱瞞這份報告,只發表了一份摘要,只稱申辦過程中有不當行為,但並不嚴重,所以不用重選,事情亦不了了之。米高加西亞極之不滿,輿論亦希望國際足協公佈整份報告,但至今大眾仍然未見到一頁的報告內容。

對於國際足高職被捕,白禮達表示他及機構無法監察所有人,而且當少部分不良分子意圖隱瞞事實時,他亦難以發現。

就算國際足協要懲治官員,其實懲罰的阻嚇力亦不足。例如今次被捕的華拿在2011年已經因收買選票的傳聞而下台,辭去國際足協副主席,但當他下台後,國際足協就撒銷了調查。原來貪腐的最壞結果只是撤職,最多是禁止參與足球事務,坐監?罰款?若非今次美國政府出手,華拿仍然逍遙法外。除了這些黑箱作業的操作外,國際足協還有很多擺明車馬的著數,明益各國足總。

每個足總每年都可以收到25萬美元的撥款,今年度還可以分到巴西世界盃的紅利,每個足總會有一次性的50萬美元獎金。此外,各個足總還有申請國際足協的目標計劃,申請資金去興建足球場及辦公室,以及進行各種推廣足球的計劃。據《彭博商業周刊》指,國際足協過去4年用了15.6億美元給予各個成員國,去興建練習場及請教練等。

不過,這些錢是否用得其所?是否用來興建大白象工程?又有沒有人從中虧空公款?國際足協似乎不太理會。由2002年起,國際足協給了開曼群島200多萬美元去興建辦公室大根及世界級的足球場。起完足球場外,發現那裡的泥土無法自然生草,結果要換人工草地。為何這個開曼群島可以得到如此厚待?因為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協主席、國際足協副主席韋伯正是來自開曼群島,他更加是白禮達欽點的接班人。

難道國際足協沒有審計部門嗎?官僚機構最大特徵是架構架床疊屋,除了道德委員會、透明度及誠信委員會外,還有個核數委員會,其中的委員包括開曼群島足總財政屈臣。這個屈臣也是個貪官,早兩年被開曼群島政府指控,他在任職國家的衛生部門時洗錢及貪污,屈臣才在國際足協停職。每個部門、委員會都有自己人,互相包庇,互相提拔,經過白禮達近20年的管治後,國際足協上下都成為了一個整體的利益團體。

國際足協腐敗,不是今日的事,也是無人不知,為何白禮達仍一再連任?因為大家都喜歡白禮達的制度,有錢齊齊分,或明正言順地分錢,或暗地裡的油水。就算有較正直之士不參與貪腐,但對於那些合法的著數,他們亦難以抗拒。在2011年,大洋洲足協主席涉賄選下台,要重選新主席,白禮達親信大衛鍾參選,還有兩名來自新西蘭的候選人。白禮達此時公佈獎金,其他大洋洲的足總為了獎金到手,勸退了另外兩名候選人,大衛鍾順利當選。

國際足協在瑞士以非牟利團隊註冊,幾乎不用交稅,銀行存款達15億美元,但這個手握巨款的獨立王國沒有任何有效的監察制度。貪污固然是犯法,但國際足協欠缺公平、公正、獨立的反腐機構監察及執法;至於在明正言順的撥款上,國際足協亦沒有一個有效的審計機關,評核每筆撥款的成效以及有否存在虧空公款。

當白禮達是邪惡,他的競選對手阿里王子及反對者柏天尼彷彿成為了正義的代表。不過,換主席不是國際足協改革或者反腐的終點,而是起點。因為國際足協要變的是制度,而非一兩個人,假如柏天尼、阿里王子等有幸掌權後,仍然維持現時制度,他們就不過是戴了面具的白禮達。

國際足協需要一次徹頭徹尾的改革,將這套「圍喂餵」的風氣改變。有些人的意見就較悲觀,支持推倒重來。柏天尼表示,如果白禮達再當選的話,歐洲足協會考慮脫離國際足協,有人認為這僅是恐嚇,但亦可能是新的出路。靠歐洲足協及美國重新建立一套新的足球秩序,從法例上加強對全球足球機關的監察。

美國今次能夠出手檢控,只因犯罪活動在美國組織,黑錢及賄款就透過美國的銀行交易,FBI才能介入,若果下次國際足協的高層學醒了,去一些政治能量較低的國家洗錢,就更難檢控。對於未來的事態發展,先可觀望今日的國際足協會員大會,將會選出新主席。

阿里王子掌握歐洲,白禮達掌握了亞洲及非洲,所以白禮達很大機會可以連任。當白禮達連任後,究竟歐洲足協會否敢於實行一些冒進的計劃,例如脫離國際足協?筆者其實覺得機會不大,反而寄望如美國司法部所言,這次拘捕行動只是開始,美國能夠透過法律去制裁更多大老虎,逼使國際足協改革。

參考資料:

Fifa officials pocketed $150m from 'World Cup of fraud' – US prosecutors
Who are the indicted Fifa officials?
Fifa corruption claims: Key questions answered
A League of His Own

原文刊在此
足球群英傳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