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為何煞停院舍券?

為何煞停院舍券?
廣告

廣告

大埔劍橋護老院將長者在露天地方剝光衣服等沖涼事件弄大後,議員們忘於為民請命,叫高價錢。鄧家彪議員以「香港社工及福利人員工會主席」身份,要求政府擱置9月推出的「院舍券」,以防將長者推向欠監管的私營院舍。

他稱,政府原計劃9月推出3000張「院舍券」(長者院舍住宿照顧券),協助有負擔能力的長者自由選擇私營院舍。(首先應該澄清,計劃尚未定稿,3000張「院舍券」也不是在9月推出,而是分3年推出。)

私營安老院

在2013年9月底,全港共有568間私院,其中214間的最低住院收費高於每月平均綜援金額;全港有39, 000多名居住於私院的長者中,約32, 000名居住於非資助宿位。私院中有約7成空置率。

「長者房屋政策」議案

「長者房屋政策」議案進度報告:「在2008年4月9日的立法會會議上,由劉秀成議員提出、經馮檢基議員、涂謹申議員、周梁淑怡議員、單仲偕議員、陳婉嫻議員、何俊仁議員及李永達議員修正的「長者房屋政策」議案獲得通過。---------研究亦會探討長期護理服務的資助模式,包括引入「住院劵」模式。」

開設一個首長級編外職位

2014年3月10日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討論了開設一個首長級編外職位2014年6月1日至2016年5月31日(首長級薪級第2點)。建議的職位將專責支援有關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計劃的可行性研究,以及籌劃「安老服務計劃方案」(「計劃方案」)的相關工作。

長者院舍住宿照顧券

現時進展

政府在今年2月5日福利事務委員會上表示:「行政長官在《2014年施政報告》宣布委託安委會在一年內就引入院舍服務券計劃完成可行性研究。若安老事務委會認為可實行有關試驗計劃,政府在資源上會作出配合。就此,政府已預留合共約8億元,作為支付在2015-16至2017-18這三年內分期推出合共3 000張院舍照顧服務券的費用。」

「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可行性研究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學系”接受了“安老事務委員會”做顧問報告,在今年2月9日向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解釋其報告。其中的:

建議4.1

院舍券面值可參考「改善買位計劃」下,甲一級院舍的單位成本;有關成本在2014-2015年度為11,685元。

建議5.1:

假設院舍券面值為11,685元,建議的共同付款分為7級。以第6級為例,住戶入息從 $15,400 至 $23,100 ;資產上限為44萬,則共同付款為 $6,393,政府資助為 $5,292。

福利委員會聽証會

今年3月23日的會議上,共有23位社區代表出席和6份“不會出席會議的團體/個別人士提交的意見書”。張國柱議員辦事處發表了意見書,但“香港社工及福利人員工會”沒有提交任何意見。

2014年6月11,12 日立法會辯論

“長者院舍住宿照顧券”只在11/6/2014立法會認真地辯論過一次。那是因為鄧家彪動議的“應對人口老化,制訂全面護老政策”,原議案提出了10項建議,其後有議員提出了個5個修正案。
易志明修正案(被否決)

盡快落實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計劃,並向正在輪候資助安老宿位的長者每月發放不少於5,000元的服務券,讓他們因應個人需要在香港或內地選用合適的私營安老院舍。

議員辯論紀錄

譚耀宗(民建聯):「易志明議員(自由黨)提出應該向正在輪候資助安老宿位的長者每月發放不少於5,000元的服務券,讓他們可以因應個人需要或喜好在香港或內地選用合適的私營安老院舍。我們覺得,這項建議的原意是好的,但我們擔心這項建議會令原來可以在社區安老的長者改為輪候入住資助安老院舍,令輪候宿位的時間加長。此外,現時接近七成的私營安老院舍院友依靠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的協助。有關的建議除了要避免雙重福利外,亦需要回應“為何將資助對象大幅擴大”這個問題。當中會否涉及公平性的問題呢?」

陳志全議員:「層長者因為政府資助安老院床位不足,被迫入住私營安老院,政府應考慮擴大資助安老院的範圍,使更多私人安老院得到資助,而受資助的安老院應該接受政府的監管。過去,我曾多次提及,院舍原來可以事先收到消息,知道何時進行突擊檢查。安老院長期人手不足,導致出現很多問題,我今天也不再詳述了。」

莫乃光:「服務券讓長者在輪候津貼院舍時,先使用私營院舍服務,也會令院舍有較多誘因去改善設施和人手。不少自負盈虧和私營的安老院舍的服務質素和收費水平參差,護理員人手不足,服務水平亦有待提高,政府應該加強監管。」

姚思榮議員(獨立):「目前全港的安老宿位約有76000個,其中接近26000個是政府資助的宿位,仍有約23000名長者排隊輪候。相反,私營宿位卻尚有1萬個餘額,證明社會資源並未善用。在2014-2015年度的財政預算案中,政府為合約安老院舍的每個宿位每月補貼約13,629元,而參加“改善買位計劃”的私營安老院舍,每個宿位每月的金額為9,506元。由於政府管理的安老院的投入和開支與參與買位計劃的私營安老院津貼相差太遠,造成兩者之間的設施和服務存在一定的差距,令不少長者在參與私營安老院買位計劃的同時,仍然排隊輪候政府安老院。如果政府不設法利用現有私營安老院的資源,不論如何加大力度興建安老院,都難以解決輪候人數越來越多的問題。」

鄧家彪議員(工聯會):「首先,有5位同事提出修正案,另外有18位同事就長者、長者護理及長時間輪候院舍的問題提出了很多意見或不同的看法。我現在集中就修正案發言,不過遺憾的是易志明議員提出的兩項建議,其中一項是落實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計劃,我們對此並無反對立場,但單純透過市場解決護老問題並不足夠,亦一定存有缺憾。我亦想清楚指出,其實現時已有很多“綜援價”院舍,由眾多中介公司代辦,變相導致這種情況,而政府並沒有妥善監管。所以,另行推出這項長者院舍住宿照顧服務券計劃,究竟其角色何在呢?很多從事社區照顧服務的同工向我們表示,如果真的要推行這種服務券,更適切的做法是協助該等情況嚴重、需要護理的長者,他們已住院留醫,但家人卻可能缺乏經驗,亦未預料到情況原來如此嚴重。對於這些長者,醫院通常要求他們盡快出院,但回到家中,家人又無法承擔照顧責任。這類長者為數甚多,政府可否作出特殊檢視,讓這批長者能夠使用這種服務券,以及規定高質素的院舍才可使用這種服務券呢?這涉及另一種需要。我想特別指出:並非單單提出推行這種服務券便能解決問題。」

張建宗:「我強調透過傳統的資助模式提供,而且政府在安老服務方面的開支亦不會因服務券而減少。」

後記

所有政策都需要一段頗長的蘊釀期,鄧家彪在整個過程沒有反對,表明:「我們對此並無反對立場」,現在叫停,其理由是鄧家彪私院「欠監管」,但私院問題由來已久。「院舍券」對被迫入住私營安老院的支持親人來說,是一個經濟上的減輕。鄧家彪一聲叫停,令人摸不著頭腦。工聯會可能需要多些解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