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國際

5.25過後,公民變冷了嗎?

5.25過後,公民變冷了嗎?
廣告

廣告

大學畢業、在大公司有不錯的工作,阿樑和Rex三十未到,兩人都不算是政治冷感的人,網上緊貼時事資訊,知道羅立文是何人,對公民社會的想像也有心中的理想。但五二五縱使有再大的意義,接下來的街頭行動上,一年後的塔石廣場上,已再沒有看到他們的身影。

是公民變冷了嗎?與其說冷漠,對一班不是沒有想法的沉默大多數來說,可能用現實來形容更貼切些。平日也有在網上發聲,跟朋友針砭時弊,本身在酒店工作的Rex直言不抗拒參與社會行動,但要看議題和規模,只得一百幾十人,明知上街也無用,不如罷了。不是行動的議題無法打動他們,覺得離地、跟自己沒多大關係,就是認為出來行也不見得有效果,例如爭取重啟政改便屬於後者。

他更不滿大量警員近距離監控遊行人士,已遠超出警方所說維持公共秩序的程度,對行使政治權利的市民來說,不但是心理壓力,更是威嚇。內地維權人士被國安跟監已是常態,難道澳門也要移植這一套?他坦言自己不怕被「點相」,但也會顧慮家人可能被牽連。這種未知的恐懼一直籠罩著澳門,近期警方對善豐居民的跟監更是毫不掩飾,鷹派作風令人心寒。

從外國留學回流的阿樑一直有移民的打算,對於會否被「秋後算帳」倒是看得開,半開玩笑說有問題大不了申請做「政治難民」。但他自言是比較悲觀的一群,對澳門的困局感到「絕望」。自肥政府撤案之後,也沒有改變他想「撤退」的想法。在他看來,萬人上街,或許可迫使政府暫時撤回惡法,但如果政治制度上沒有根本的改變,議會失效、荒謬的政策仍然會接踵而來,「建制陣型可以說是有奶便是娘,只是為了瓜分利益,哪有監督過政府?官員和立法會應該自我檢討,他們連自己的角色都不尊重!市民怎會尊重他們?」他認為,大部分議員只是附和著政府來唱戲,官商因利益而結合。真正為民的議員,數來數去也只有那幾個,選民只是為了保住這幾個人才去投票,但心底都明白根本翻不了盤,政府要推甚麼政策、官員做得好與壞,還是照過可也。

例如最近政府吹風建議將千億儲備撥出部分,用來投資廣東省建基項目和國家開發銀行,賺取百分之四至六的回報。阿樑便大感不妥,社會上有那麼多反對聲音,為何政府不問一問市民?「點解一定要放係廣東投資?點解唔試下其他金融產品,呢一筆數真的大太!其實真係唔介意買大陸的金融產品,但投資應更多元化。」當然,財政儲備投資回報年年比做定期還要低,相較眾多迫在眉睫的民生問題,這些市民多是罵一罵又過去。

「自己住的大廈加管理費就關注,但社會發生咩事就一於少理,明明就是同自己生活有關。」Rex直言,澳門人習慣各家自掃門前雪,真的還未配得上稱公民社會,很多時唔殺到埋身都不會理,其實與官員沒有兩樣。像反離補一役終於刺激到澳門人的神經,市民才驚醒這是明目張膽搶奪公帑,但平日的大白象工程及利益輸送事件,錢可能虧得更多,社會一樣沉默。他認為,市民的冷感也跟官方有意操控媒體報喜不報憂有關,很多時市民根本不知政府做了甚麼事,官媒傾向訪問建制陣營人士,輸出支持政府觀點的說法,公眾知情權被蒙蔽,市民不是不關心就是無認識,公眾監督又如何談起?

作為發起公民行動的領頭羊,去年五二五後民主派的內部分裂和重新整合,備受各方關注。觀乎澳門,大部分市民決定是否響應行動,都是看議題多過看誰是組織者。但長遠而言,這些負面消息令人擔心會否進一步打擊早已是青黃不接、漸走下坡的新澳門學社。「合則來,不合則去,大不了分開便各有各做。互相抵毀不足不是大問題,但是要看清自己的目標和過程。要問清楚自己為邊個負責?」阿樑認為少壯派應考慮自立門戶,道不同便不相為謀。對於新舊派之爭,他直言民主派應向建制多多學習,「兩派人都應該明白建制派咁成功,因為即使理念不同,利益卻能促成他們團結,這亦是共產黨最成功的地方。要謹記合作才是最大的力量。」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