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梁國雄

撐長毛,等於撐自己,平反六四,爭取普選,權力歸於人民,請支持長毛梁國雄。 網誌

政經

袋住先, 點止袋一世?

廣告

廣告

作者:社民連主席梁國雄

圖窮匕現,中共政權藉立法會議員深圳之行,將所謂人大8.31決定的意圖,說得一清二楚。在中共看來,原來普選是替當權者萬世不倒背書的工作,而不是社會主人翁實行管治權力的問題。崩口人忌崩口碗。中共自立國以來,一直都不敢將普選這個字眼寫入憲法。本來,於1949年召開的全國政治協商會議,中共與其他民主黨派一起簽訂的《共同綱領》,明文規定人民代表大會以及各級政府的代表,都由普選產生。

然而,到1954年全國人大頒佈的憲法,「普選」兩個字驟然消失,從此與中國人絕緣。原因是中共已實行一黨專政,在所有政權機關和社會組織設立「黨委」,操縱一切事務,變成了騎在人民頭上的統治集團。「政協」和「人大」,變成了不折不扣的橡皮圖章。選舉在黨委的操弄下,不過是替中共專政塗脂抹粉的工具。政協內的八大民主黨派淪為政治花瓶,點綴一下一言堂的風景。

◤死硬當權派其心可誅◢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基本法》就好像過去的《共同綱領》,衹不過是一塊遮羞布。所不同者,就是中共今日在港尚不能像當年那樣,任意逼迫異見者,肆意封殺傳媒。人大831決定尚不敢厚顏刪去《基本法》內普選的承諾,那就祇好魚目混珠,用提名委員會篩選特首候選人,讓普選變成由其欽點角逐的跑龍套。不過,提名委員會畢竟並非黨委那樣,由中共全權壟斷,鐵板一塊,收放自如。於是,才有王光亞近乎白痴的普選論,那就是堅決不讓所謂「死硬派」當選──不單要在提名階段防止他們「入閘」,更要嚴格禁止他們「出閘」成為候選人;最後,即使能僥倖出閘而當選,中共政權亦會撕破嘴皮,否決選舉結果而忤逆民意。

說到這裡,大家試想想,若果中共跟香港人開玩笑,着令提名委員會的多數揀出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三人參選,能不令人啼笑皆非?又試想想,普選之設,到底是為着人民而設,定期根據投票結果選擇政府和民意代表,抑或是由當權者拿它來做投票工具,為其不斷壟斷政權黃袍加身?中共今日把「普選」當作一團泥巴,肆意玩弄,其實不過是當年悔約的翻版。情節不同,不過形格勢禁,不能以赤裸裸的暴力行事而已。不要忘記,就在頒佈憲法之時,「鎮反」、「肅反」兩個殺人運動,早就以血腥誅除異己,為數以百萬計;之後,又有所謂反右運動,誅連於文字獄者不計其數;一黨獨大的結果,更釀成「三面紅旗」浩劫,「大躍進」及「人民公社」等荒謬絕倫的苛政,導致赤地千里,餓殍遍野,由此而死者數以千萬計!之後,又因權鬥而觸發文化大革命,用個人崇拜取代黨委特權,真應了「壞制度令壞人做更多壞事」的至理,連中共自己亦不得不招認這是「十年浩劫」。

當時最流行的叫囂,正是「堅決不讓反革命的黑五類翻天掌權」,與今日王光亞所謂「堅決不讓死硬派當選特首」,又何其相似?人間何世,怎麼毛澤東的幽靈若隱若現,六四血腥鎮壓後的殺氣又再騰騰冒煙?說甚麼「死硬派」其心可誅,那確然是有的,那就是死抱着權力不放,硬要用暴力維持特權的當權派。正是這些死硬當權派不肯還政於民,堅持一黨專政,才會有深圳一幕赤裸裸的語言暴力,但比諸廿六年前的血腥屠殺,亦不過是小菜一碟!

◤民主是我們共同的目標◢

1989年4月中發軔的愛國民主運動旗幟鮮明,矛頭直指「官倒」的貪腐根源,呼籲國人奮起改革政治制度,要求當權者還政於民,放棄一黨專政。一時之間,應者雲集,各類自治聯合會如雨後春筍,屢敗屢戰,愈戰愈勇。於5月13日發動的大絕食佔領天安門廣場,更令中外震驚,搖撼中共統治。當權者終於露出猙獰面目,悍然於5月19日宣佈在北京局部軍事戒嚴,派遣軍隊荷槍實彈,駛駕坦克入城鎮壓,但卻被北京群眾奮勇阻擋而不逞。十日圍城期間,不單全國各大城市多有聲援,香港更連續於5月21日、5月28日湧現百萬群眾上街,聲援國內同胞抗爭。至6月4日凌晨血腥鎮壓開始,港人目睹政權不惜屠殺民眾以維持專政,當日更有逾150萬人舉行「黑色大遊行」,聲討屠夫政權。至於6月7日的「三罷行動」,群眾不顧支聯會臨時取消遊行,自發到新華社門外弔唁死難同胞,,則更是悲慟欲絕,全城不約而同為國殤哀悼之壯舉!

港人如此,固由激於義憤使然,但亦是感同身受,深知7年之後,中共將會收回香港主權,專制亦隨之而來。國人愛國民主運動之目標,亦是港人心之所繫,命運攸關。一旦國內專政掃除,則香港前途問題自然解決!正如當年蘇共總書記訪華,絕食學生在天安門所舉之標語:「民主是我們共同的目標」一樣,言簡意賅!中俄雖是近鄰,亦有此共同願望,何況一國之內,祇有一水之隔的大陸和香港?此所以,即使中共多番恐嚇,力圖瓦解香港悼念六四死難者的活動,但港人依然不忘初衷,繼續不輟!反之亦然,大陸民運人士亦對香港民主抗爭多有聲援,就以雨傘運動為例,現時尚有廿六名國內同胞,為聲援港人抗爭而被拘禁。

◤從套取外匯到經濟滲透◢

其實,中共收回香港主權後,亦果然放心不下,深怕香港成為「顛覆基地」。忌憚之一,就是兌現承諾,容讓香港實行真普選,則無異自掘墳墓,成為國人希望所在,心之所嚮,與其先前訂下的「長期利用,充分打算」方針相悖。

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中共憑號召革命而奪取政權之初,由於摧毀國民黨所代表的既得利益,引起賴此在華獲得特殊利益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圍堵,甚至在朝鮮兵戎相見。香港一直都根據前途方針經營,作為一個獲取外匯以及通向世界的窗口。

此所以,即使中共矢言「世界革命」,但卻不得不讓英國繼續在港殖民統治,港共於1967年發動暴動,最終亦不得不鳴金收兵,就是貫徹這個方針使然。因此,在中共尚未加入全球資本主義的市場前,香港都衹會是為其下金蛋的母雞。在鄧小平設計所謂「一國兩制」之時,這種方針並無重大改革。

換言之,在收回香港主權之後,依然利用香港作為套取外匯的工具。任何重大改動,都是不利於中共的突變。1990年基本法頒佈,亦是蕭規曹隨,所謂最終實行普選特首及立法會,不過是一着緩兵之計。因為六四鎮壓血腥尚在,港人義憤填膺之餘,亦強烈要求以普選抵禦中共收回主權後之專制。在當時而言,中共在環球經濟微不足道,也就衹好用一紙空文安撫人心。衹要香港能繼續進貢及維持「自保」心態,不問大陸政治,則不想輕舉妄動,一切留待以後解決。這點考慮,與香港的資本財團不謀而合,遂互為表裡,沆瀣一氣,盡量遏制香港本土的民主訴求。董建華治港七年,就充份反映了兩者合作無間,坐地分肥的齷齪,而官商勾結愈演愈烈,則令港人反對小圈選舉愈演愈烈。中共於2003年意圖強行通過《基本法廿三條》,將大陸的國安惡法移植香港而不果,又使港人爭取普選的意願更堅決。

但恰恰在此關鍵時刻,中國卻獲美國首肯而加入世貿,並由此而闊步加入全球貿易,分一杯羹。而且,隨着傳統經濟強國受金融海嘯衝擊,中央迅速以廉價產品搶佔市場,漸漸變成所謂「經濟大國」,更通過CEPA將其累積的金融資本輸港,透過人民幣經濟開始長達十年的滲透和壟斷。之所以如此迅速順遂,乃是得力於由此欽點的特首以各種政策開路,復又得助於從中漁取鉅利的本地財團配合,藉操弄政權而如魚得水。在這個過程中,中共得美國默許而實行量化寬鬆,透過大量印刷人民幣來港兌換,再以此投資香港市場。數以萬億計的人民幣形成金融資本,近乎無價收購香港的資產。俗稱中資的紅色官僚資本,不但足以與本地集團分庭抗禮,更且後來居上。

正正就是這十年光景,香港的貧富懸殊更為嚴重,小圈選舉坐地分肥,吸吮民膏的醜惡,又令社會矛盾日益尖銳,愈發集中,演變成為政治危機,催化群眾抗爭的意志。這邊廂是中共資本日益滲透香港,漸居主導地位,因而希望由自己的僕從執政,鞏固及拓大其利益,梁振英得欽點而僭居特首寶座,就是「政變」成功,實行直接管治之作。這同以前尚未「財大」之前,僅僅利用香港作為貿易平台獲取外匯,從而突破圍堵的設想,已是改朝換代之變。現時「氣粗」,不但是暴發戶咀臉,更是君臨天下,予取予攜的紅色財閥的政治部署。那邊廂,卻是在過去十七年,受小圈子選舉竭澤而漁,生活日益貧窮的平民百姓。他們要求廢除小圈選舉特權,實行普選以打開資源再分配,矛盾又怎能不一觸即發,由反對831人大決定而遍地開花?

袋住先,不但袋一世,更等於自甘為奴,將過去十七年的剝削和苦難永續下去。1954年中國人袋住中國憲法一陣,就袋到現在,血淚斑斑!政權之爭,就是命運之戰!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勇敢、勇敢、更勇敢,抗爭、抗爭、再抗爭!

分享此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