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溫仲然

公民網絡 博客 http://civicpartynetwork.blogspot.com/ 蘋果日報 自由撰稿人 http://hk.apple.nextmedia.com/author/index/16633737 網誌

政經

別忘了良知的呼喚

別忘了良知的呼喚
廣告

廣告

26年前的6月4日,中國大陸一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終以政權屠殺人民作結。期間,全世界稍有良知的人都會異口同聲地譴責中共政權屠殺人民,打壓民主運動。與大陸一河之隔的香港,當然不會獨善其身,不但聲援於大陸爭取民主的學生,甚至一同流淚,一同憤怒,對這個殘酷的政權高聲說不。這個時候,全香港人沒有分香港人,抑或是中國人,就是對準中共,譴責屠殺人民的政權。事至今日,不少香港人仍然會為被屠殺的人民而流淚,這只是因為,歷史是不能被切割。

歷史是一樣有意義的東西,亦不只屬於任何一個人。當年發生的民主運動席捲整個大陸,國際間都十分關注,很多國家都向中共提出交涉,甚至實施一些制裁措施,聲援民主運動。當中亦包括香港,社會不分左中右的嚴厲譴責,以至首次的百萬人大遊行,這種種都是香港參與這次民主運動的鐵證,難道這不是證明香港的角色?以上種種又可以因為本土思潮的崛起而被切割?筆者希望大家可以尊重歷史,不是普通的二分法就可以將歷史切割,香港人絕對於六四事件中有其角色,而且不只是因為良知的召喚,甚至是因為香港人對歷史的尊重。

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這正正是當年民主運動的訴求,亦是歷史的一部份。你可以不同意此訴求,但筆者認為要尊重歷史,不能因為民族主義的命題,而胡亂抹煞當年民主運動的訴求。如果之後有人說「我要真普選」是不符當時的香港,又可以把這訴求從雨傘運動的歷史中刪去?

筆者明白香港人應與中國大陸有所區隔,大家的文化,意識形態都有所分別,而且國籍認同不能強迫,任何人都有其認同的考慮因素。難道就單憑膚色去將一個英國人分為法國人?國籍認同是要考慮各種因素,一個國家要得到國民認同,政府所作的決定都必須具有正當性(legitimacy),主權性(sovereignty)及權威性(authority),所以香港人是應該與中國大陸有所區隔。雖則如此,但筆者認為大家起碼要對歷史有多一點尊重,不能因為對中國大陸的區隔,就凌駕歷史的事實。事實是,香港於六四事件是有其角色,大家當年因為良知的呼喚而流下自己的眼淚,現在亦要尊重歷史的事實,起碼對當年運動的訴求有所尊重,歷史是不會胡亂抹煞當年的民主訴求,就是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