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民主中國、自保切割和八九香港

民主中國、自保切割和八九香港
廣告

廣告

有說,「建設民主中國」非港人責任,訴求也過於虛無,更認為六四就是見證解放軍的兇殘,意義是保住本土云云。

倒想反問,其實公民提名也是相當虛無縹緲,哪又為何堅持呢?更重要是六四之於香港的意義,恰恰不在於純粹自保的本土,也不是一場香港人缺席的鄰國抗爭,因在八九年,兩地的人確是同一陣線。

從本土出發,我們應重新確認八九學運的政治啟蒙意義。八九香港的最初覺醒,並非來自解放軍的槍聲,而是來自鎮壓前的北京學運。

誠如一些人所說,當年香港人原本在前途問題下已是惶恐不安,然而單純的信心危機,卻沒有催生出大規模的抵抗運動,直至八九一聲春雷,香港人終於走出政治犬儒(同共產黨無得鬥的無力感)、經濟至上的框框。

通過認同學運,香港人變得不一樣,變得崇尚自由民主,並成了敢於抵抗專政的民主主體。換句話,通過支援,香港人實則是再創造了自己。

因而,六四的意義不在切割,而是連結和抵抗。

現在一些人說得奇怪,說中國人自己也不懂得抵抗,香港人愛莫能助。可是,怪罪受極權壓迫的人不自行抵抗,這沒有什麼道理。何况,作為六四見證者,我們難道可以佯裝不知道,王丹一代及其理想主義是如何被謀殺的嗎?說今天中國人好名牌、愛物質,不正是這宗謀殺的延續及其結果?說今天的中國人跟昨天不同,所以民主中國已失去意義,這難道不是倒果為因?

即使連部分中國人也不相信中國可以有民主,但香港人作為六四共同體,我們也應該指出,這一切非必然。

當然,中國不是沒人在抵抗,但若循本土右翼的思路,支持李旺陽劉曉波等,也並非本土責任。但如此說來,這種袖手旁觀,跟默許暴政有什麼分別?跟部分大陸人見死不救小悅悅,任她由車輪輾過有什麼分別?

至於說民主中國會對本土不利,就更是非顛倒,難道專政中國對我們更有利?如果因害怕中國的多數暴政而不支持別人的民主,那我們自己的民主又從何說起呢?

雙重標準,只會帶來壞本土。

文章刊於2015年6月4日《明報》

圖片連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