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焚燒《基本法》和六四共同體

焚燒《基本法》和六四共同體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於六四晚會焚燒《基本法》,別具歷史意義。讓我解釋一下。只有透過回望八九六四後的香港,我們才更加明白,何以《基本法》根本毫無認受性可言。很多人忘記了,《基本法》最後諮詢,乃屠城之後的7月再次進行(一度因學運中斷而又恢復的官方諮詢)。這是霸王硬上弓。

但是,六四後港人哀莫大於心死,普遍認為跟屠夫訂立政治契約無甚意義,時人問道:「《基本法》再好也無法擋坦克!」

所以,最後諮詢(1989年7月至10月)反應極之冷淡,無人聞問。最後諮詢所收到的意見,僅佔首次公開諮詢的百分之五(由70000份意見書,直插至只收到3000多)。因而,若我們回到8964的時空脈絡,《基本法》的異化性格則表露無遺。

所以我說,對六四共同體來說,焚燒《基本法》,是擲地有聲。從8964的本土時空出發,我們還要記住兩點:

一, 《基本法》設計的政制進程,絕非港人初衷。這放回8964的時空,將十分清楚。當年很多人提議過1997年全面普選行政長官(1988年民主派提交了 60,000多份建議書),但中央視為耳邊風;

緊接六四後,連原來保守的殖民精英(包括李鵬飛、鄧蓮如)也轉向認同必須加速民主步伐,因而提出「2003年」普選立法會,和不遲於2003年普選行政長官,但不得要領。(此一提案當時贏得了各界及社會廣泛支持,名為「兩局共識方案」)

可見,莫說97後中共的釋法僭建,其實,只要回想一下那1997、2003香港人的初衷訴求,那麼就知道,《基本法》從來就是脫離香港的法律怪物。

第二點,大家要記得梁振英。64後他發表了「深切哀掉所有壯烈成仁的北京愛國同胞」的個人聲明,但不消兩個月,到7月中後,他迅即打回原形,良心高速關閉,並再次肩負《基本法》諮詢之「工作」,以表效忠。歷史清楚記得,身為基諮會秘書長的他,當時如何巧言令色的唸起重返諮詢軌道的魔咒,彷彿六四屠城甚麼都沒有發生。

翻查資料,他唆使人們重投《基本法》諮詢的語言偽術,正是所謂袋住先的原型,他曾如此說道: 如果香港人放棄基本法諮詢,這將會給當權者一個藉囗,在基本法中加入一些更壞的條文,或乾脆取消基本法,香港將得不償失。云云。

多麼似曾相識,這不就是「袋住先」的原型麼?也就是說,接受現狀,否則更壞。從那些年的基本法,到今天的政改,他的這套威嚇修辭從沒轉變,而曾經既要你袋住先,之後卻視之為你的初衷,並以之相脅,這種無恥,就是《基本法》的歷史。

因而,今年六四晚會「焚燒基本法」的行動,絕對不是借題發揮,而是再次揭露《基本法》被埋藏的政治秘密,揭露《基本法》不為人知的袋住先和六四印記。

(補充:關於六四和《基本法》,詳細可參考這一文章:《基本法》,臍帶連繫8964的歷史怪胎——回梁振英的莫忘初衷歪論,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3096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