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論近年來的澳門青年政治參與

廣告
論近年來的澳門青年政治參與

廣告

原載《訊報》2015年6月5日建語燁言
 本人在二零一一年於本欄撰寫過一篇文章,名為《趣談近年來澳門的青年運動》,講述和評論當時的青年參與政治的情況。時間過得很快,過了四年的時間。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已換届,一些青年社團領袖也轉換了,同時本澳青年政治參與的環境也轉變了。可惜的是,這些轉變沒有朝改善的方向轉。不過可喜的是,有位名為雷耳的作者,在論盡媒體連續撰兩篇稿,探討澳門青年政治參與瓶頸問題。也可喜的是作者鏡夷在評台發表文章《其實我們都記得:澳門公民運動為何功敗垂成》,其後也有位作者撰文反駁這篇文章。雖然他們寫文章不能代表什麽,也不能代表這些評論意見完全正確,但是可以體現到還有人非常關心澳門公民運動,以及青年政治參與問題的未來路向,這也算是一件好事。本人雖然現在不算是什麼社運人,但是在個人經歷上曾經接觸過澳門青年社運,在此就說些個人對澳門青年社運的一些所想吧!
  話說回來討論這個問題,必須先瞭解現在本澳青年政治參與的基本情況是如何的。首先談談澳門青年動力。這個組織成立於二零一零年澳門大規模青年上街之後。記起四年前所寫概況瞭解到,當時這個組織活動非常頻密,有遞信、有集會、有論壇等,可能讓人感覺這個組織非常有希望。可惜當年一場不愉快的事件,或者包括其他一些原因,令到該會前理事長李國強在論盡撰文直言,該會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早已遠不如以前。本人感覺青動力量遠不如前,該會應多反思而在未來做得更好。
   談談澳門三十行動,這個組織在成立初期非常生氣勃勃,有點走《愛瞞日報》早期的諷刺時弊路線,有不同網絡節目,有成員參與遞信、出席論壇發言等活動。本人在曾幾何時,認為三十行動有能力與《愛瞞日報》作良性競爭。不過令人失望的是,選舉宣傅形象過於卡通化,選舉口號過於浮誇。被批評隱形建制和選舉失敗後,就逐漸淡出於澳門社會。該會影響力和知名度也遠不如前。其實選舉失利,絕不是讓該會淡出澳門社會的理由。因為關心社會活動,在什麽時候都可以做,不能够因選舉失敗就此停頓。
  談談新澳門學社,該社團領導層日漸年輕化,成為青年運動一個主要力量。見過有些作者撰文指出,青年運動是否沒落的觀點,與學社內訌有關係。本人不太認同,這是因為青年運動不單是指學社,學社也不能主宰青年政治參與人數高低。學社內訌問題在本文就不多作評論。相信去年反離保運動這麽多年輕人出來,絕不只是學社能影響到。首先主辦單位不是只有學社一個,其次高官自肥議題令許多人感到憤怒。故此無必要對學社地位問題,看得這麼重。
  有三萬多人讚好的「IMT Channel 」FB專頁近來作專頁方針的轉變,但是影響力大不如前,現在發表關於澳門人與事,現在多於「澳門人」FB專頁發表。同時現在還出現許多以澳門社會時事為主題的FB專頁,本文就不作仔細評論。至於其他關注社會新興青年社團,有政府大量金錢資助的青年社團,就繼續活躍於現在,相反也都日漸淡出於大家的視線。
  建制派青年在去年設立的一些FB群組和專頁不值一提。雖然表達不同聲音是一種好事,可是許多改圖大多是無中生有或誇張作大的譭謗,從來無見過在FB設群組和專頁的建制派青年,多以事實為依歸批評他人,感覺這些非常為反而反。那些所謂改圖的技術也很差,政府給予這麼多資源給這些社團,文宣技術上應比反對派要好。
  雖然多種原因導致青年政治参與不比往年活躍,但並不代表澳門青年政治參與已走向末路,因為相信還有一班青少年,為澳門默默地付出。不過對這些問題作多一些討論,或許是一件好事。因為多點反思討論,才能够有進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