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袒裎

喜愛旅遊,可惜無錢又無時間。 喜歡四處逛,不過經常撞板。 總覺得只要走出去,便會有特別的事,遇上特別的人。 網誌

生活

失控的人生、有規律的人生,哪個更可悲?

失控的人生、有規律的人生,哪個更可悲?
廣告

廣告

《紙月人妻》
(註:小量劇透)

老老實實,日文片名《紙之月》不是很好嗎?為何要畫公仔畫出腸寫明「人妻」,這真的有助票房嗎?慕「人妻」之名而入場的,恐怕要失望了,片中的床戲點到即止,而更重要的是,女主角宮澤里惠,已不是當年拍寫真的宮澤,我甚至覺得有點像苑瓊丹啊!當然,這或許是刻意為之的,假如太過美艷不可方物(像大部分港產片那些美魔女那樣),反而削弱了說服力。

宮澤因此片奪得多個影后殊榮,絕對實至名歸。既不誇張,也沒歇斯底里,她只是淡淡然,把一個本來自我壓仰的少婦梅澤梨花,如何一步一步地走向失控,有層次地展現觀眾眼前。而難得地,她既「出牆」,又「穿櫃桶底」(還要呃老人家錢),但出奇地沒給人討厭的感覺,觀眾甚至對她的失常寄予同情和共鳴,希望她可以找到真正的自由。

作為「紅杏出牆」片,本片也有點破格的。因為通常導演和編劇都會為主角鋪排大量原因(通常就是老公衰,出去滾,打老婆之類),而且「出牆」前大多會有一番掙扎,但本片卻是例外,只是簡單交代夫婦二人感情一般,但又未至於關係惡劣(直至片末,其實丈夫對妻子依然是不錯的),而且女主角梅澤梨花幾乎沒有掙扎,在電影開始大約15分鐘,與大學生平林光太(池松壯亮飾)只不過第三次見面便去開房了,這就像告訴大家,不要一味都賴社會的錯、家庭的錯、另一半的錯(正如不要一味賴土地供應不足),人根本就潛藏着野性的基因,只是不知何時會爆發出來而已。

本片另一破格之處,就是丈夫梅澤正文(田邊誠一飾)幾近隱形,本來在日本工作,目睹妻子經常遲返,竟然不察覺異樣,當他隻身往中國發展(妻子一句話不隨他去,他便應允,這個老公真易話為),女主角更完全無王管,後來丈夫回來探他,女主角一句話要返公司,丈夫之後如何,電影便完全沒交代了。於是,全片沒有夫妻吵架,沒有捉姦,沒有應否離開丈夫的心理交戰,大家便集中看女主角一個人如何沉淪,一切道德規範,在這裏跟本不存在。

至於大學生平林光太,雖然又食又拎,導演也沒把他描寫成食軟飯的姑爺仔(就像大部分港產片那種姑爺仔),他雖然有點不長進,但既沒主動要求梨花供食供住,也沒有迫梨花犯法搵錢,二人的分手也算和平。個人認為,整齣電影最成功之處,就是所有人物皆沒有臉譜化,更加有血有肉,也有自己的想法。

本片除了女主角梅澤梨花外,還有兩個女角佔戲頗重,分別是相川惠子(大島優子飾)和隅賴子(小林聰美飾),相川是目標為本的年輕女性,作用大概是「點醒」梨花,讓她走上「敢作敢為」的不歸路,至於隅賴子的作用大概就是對照,當我們看到梨花逐漸失控,令人慘不忍睹時,隅賴子卻說「我都想飲酒飲天花,但想起會影響翌日的工作便放棄了」,我們看到的,是梨花從犯罪行為中找到自由,反觀隅賴子盡忠職守,倒頭來被公司嫌棄,將她派到庶務部。究竟失控的人生、和過分有規律的人生,哪一個才更可悲?我們的社會教導我們要過有規律的生活,那真的是我們想要的、應該擁有的生活嗎?電影也出現多位老人家,他們都生活富足,不愁衣食,但連存錢這種事也要人上門代辦,他們在年輕時可能死慳死抵,努力工作,換來的是老來有錢但已不知如何花,這真的是大家想要的人生嗎?

補充一句,本片導演是吉田大八,其前作《聽說桐島要退社》也很精彩。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