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生活

歧視源於「正常」和「不正常」之區別

歧視源於「正常」和「不正常」之區別
廣告

廣告

「歧視」一詞,英文為Discimination,其實含義並不全然一致。英文Discrimination的字義中性客觀得多,只是有所區別不同之義,不含價值判斷,無所謂上下高低之分。中文「歧視」明顯有排斥的含義,不單有區別,還有上下高低的分別。

十隻手指有長短,人生而平等,除了生老病死無一倖免之外,其實只是一種理想主義的理念,實際上人人各有長短,互有優劣,並無平等一致這回事。現代文明民主社會重視平等的觀念,理想主義以外,其實更有實際政治效用,就是一種大家認同的社會契約,目的旨在達致社會和諧,減少社會紛爭,維持社會穩定。用制度經濟學解釋,就是平等觀念有利減低不同個人及社會族群互相歧視導致社會衝突帶來的交易費用/社會成本,社會實際效用(social -practical function)其實與民主政制一樣,都是建基於自由個體的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和生產模式賴以有效運作和持續發展的根本。

「歧視」又源於「正常」和「不正常」之區別。所謂「正常」(Normality),每每只是「大多數」如此的代號,在現代愈來愈多元化的世界裏,量變帶來質變,當以往的「少數」變成「多數」,過去被視為「不正常」的事物,也就慣見亦平常,成為「正常」不過的事物了。

在個人的層面上,關鍵的地方是見識和心理調節。最近在個人的經歷上發生了一宗小事,也教我上了一課。

話說上星期有一晚到東方棕泉桑拿按摩,在更衣室和沐浴間,看到一個有兩條陽具的壯年男子,最初還以為自己眼花,把陰囊看成是陽具,再看清楚,真的是一長一短生在腰下。當下禁不住也有點震驚,心理上有點怪怪不自然的感覺,但看到他若無其事,其他在場人士也沒有不以為然,想必是常客,只是自己見識少,才大驚小怪而己。

其實,我自小因傷殘也經常被別人包括大人小孩視作怪物異類而生怕甚或嘲笑;有親戚做喜事更曾特意吩咐家人不要帶我出席,以免異相失禮賓客;小學時亦因不少學校為怕麻煩和負上責任(當時學校不時要演習走火警)拒絕接收,而奉行自由放任的殖民地政府亦無社會共融政策,所以六年小學我只讀過一、三、五、六年級;若非紅十字會(港督夫人為總監)開設傷殘兒童學校收我入讀和其後政府教育政策改變和社會日漸開放進步帶來社會意識的改變,我的一生恐怕也要改寫。

因是之故,今天無論人家的言行怎樣古怪異類,那怕是自己心理上無法接受,非我族類,理性上我都不會排斥,盡量以平常心看待,不會見怪。

黑格爾的名言: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在這個意義上,我倒是一個黑格爾右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