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我的八九經歷

廣告
我的八九經歷

廣告

攝:Alex Leung

一九八九與二零一五,兩者既熟悉卻又陌生。

那一年,我還未來到這世上,任何關於八九民運的事,只能從書本上、網絡上、前輩的口中得知,八九年春夏之交曾發生的,只不過是一段不屬於我的陌生故事。從胡老逝世,到萬人絕食,由戒嚴,至鎮壓。平面的悲傷,花個幾分鐘就完成閱讀。直至,今天落下的註腳,將歷史連結,八九的光景,忽然變得無比熟悉。九月廿六,我們衝進了公民廣場,四月二十,我們闖進了新華門。五月廿一,我在中環,附近還有百萬人,九月廿八,我在金鐘,到處都是淚煙。無論當年或今天,人民都是為著正義、自由,用最響亮的聲音,喊出了心裡最真誠的渴望。因為八九,第一次全民走上街頭,對著極權說出我是自己命運的主人,一百五十萬個不同的思緒交織而成共同記憶,確立了我們,給予我們身份。港人希望未來一片光明,把命運押在北京的運動身上,同時附上自己最大的支援,也全天侯守在電視機前,一心一意地關心著自己的社會。這是為了民主,同時也是為了我們。直至今天,因八九而生的民間組織,仍一直推動著民主進程,每年舉辦的燭光晚會,或許行禮如儀,可是卻的的確確以低門檻的方式,使未曾經歷過八九的年輕一代,開始對民主有所想像,認清極權的真面目,並投身於爭取本地民主的運動當中。八九民運,根根本本是香港人的事。

這二十六個寒暑,悼念英烈的意義不應只限回憶六四當天的悲劇,而更要尋回整個八九民運的抗爭精神。先賢的絕食書寫道:「死亡絕不是我們的追求!」回到天安門,跟前輩們相認,將激情重燃,正是我們為何要記著八九民運。今天,我們同樣帶著激昂、熱情、希望,追求著應得的權利。在雨傘運動中,港人由心而發的激情,正正跟當年天安門學生的心情一樣。不畏強權,毅然走上街頭,阻擋軍隊,面對警察,這等等都極其相似。憶起當日的初衷,檢討認清一個個的污點,好好裝備自己,才能使我們未來有更大的進步,朝著理想鄉走得更近。這是為悼念的意義。

六月,總是多事的。現在在我們面前的,是政改這一重的難關。政府想盡千方百計,想要縮小我們爭取民主的空間,打壓我們的抗爭。想起來了嗎,五月十九,李鵬在北京設下戒嚴令,正正也是同一技倆。當年,學生無視禁令,繼續上街示威,今年,為了民主,港人也可以衝破高牆,拼出自已的血汗,換取我們想要的城市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