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傳奇送別傳奇——派路和沙維

廣告
傳奇送別傳奇——派路和沙維

廣告

日影西斜,夕陽餘暉影照在哈弗爾河上。大戰早已結束,河水又回復了以前那樣涓涓细流。兩位軍官已解除了一貫裝備,悠閒地在河邊漫步。

「多久沒這樣輕鬆了。」短髮軍官說道。

「戰爭就是令人喘息不來。」披頭散髮的軍官附和,他臉上的鬍子見證著他的年華老去。

「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去美國,大衛在那邊,我會跟他一起。你呢?」
「卡塔爾,我喜歡那裡的生活。」
「不留在加泰?」

「不了,我想趁還有時間嘗試一下人在異鄉的生活。沒有我,他們仍然很強勁。況且在適當時候離開,也是一種光榮吧。」
「或者遠離歐洲,我們可更享受更純淨的生活。」
「24年了,還是第一次離鄉別井。」
「我也不比你好,我也未曾離開過意大利。」
「難怪別人說我跟你那麼相似。」
「活在同一年代的人都是差不多吧?」
「不知道下一代的人會記得我們嗎?」
「歷史會記得我們的。」

短髮軍官報以一個微笑。

「你會在卡塔爾那邊落地生根嗎?」
「我會回加泰,那裡才是我的家,沒有哪裡比加泰隆尼亞更好。」
「我想我會回到我的老家布雷西亞省。我在那裡有個葡萄園,酿了很多葡萄酒。」

「看不出你原來是個愛酒之人。」
「家族生意而已。」
「難怪以你這樣的年齡還可征戰連場,果真像葡萄酒,愈老愈可愛。」
「哪裡是!功力只剩下六七成,身體漸支撐不了。」
「想不到我們在歐洲的最後一戰竟同場上演,是命運吧?」
「也許。」
「說實,我也不想看到你以這樣的方式告別....」
「人生總要有點遺憾才算完美吧?」
「可是你的眼睛卻出賣了你。」
「是嗎?」

不知不覺二人走到了一個分岔路口。

「我們還有機會見面吧?」
「也許我們將來會在哪裡碰頭。」
「這也不錯。到時候我給你試試我家族的葡萄酒,很香很醇。」
「嗯。」

二人互望一下,點了點頭,靜默無言,最後輕輕相擁告別。作為男人,這樣是出於一份惺惺相惜的感覺。有時候無言的擁抱或者比說一聲再見來得更加實在,更加有感覺。

對他們二人來說,不說話就是一種瀟灑。

相擁過後,二人便分道揚鑣,各自回到自己的地方去。夕陽下,二人的剪影倒照在地上,慢慢的跟隨著,直至他們的身影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那時候,人們便知道,這就是一個時代的終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