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政改云云 無一人輸

政改云云 無一人輸
廣告

廣告

「有則改之」,「改過自新」,因此,所謂「政改」,應有「政事改善改進」之意味。

此時此地之政改,以意見領袖林行止程翔諸位取批判態度,特區官員及黨國啦啦隊一致支持,是非黑白,分明得很。

李超人之類認為「政改不通過,所有人都輸」,言論自由,人人可發表意見,只是某一些似乎特別正確,難以駁倒。

贏與輸,當然要贏不要輸,聰明人發明「雙贏」「三贏」,但談何容易!「政改」之爭,有人強調輸贏,突出反對者「 逼中央讓步」,造成劍拔弩張態勢,對立雙方無從移轉步調。

稍稍有一點歷史常識,應清楚知道中國共產黨自成立新中國起,從未「做錯任何事」,由「開國」前後的「土地改革」「思想改造」,到「三反五反」「反右、躍進」,甚至「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包括「六四屠殺」「一胎惡策」,無論大陸官民、海外華僑、臺灣反動勢力、歐美帝國主義,沒有一次,能遏制阻止它們。

因此,以「輸贏」看,「歷史和人民選擇的共產黨」的確「偉大光明正確」,「未輸過」,堪稱長勝勢力,說一不二,理所當然。

為甚麼出現831,這人大常委會的閘門,是告訴大家放棄幻想,接受「中央慷慨給予的一人一票」「五百萬選民的普選」,廣東話「豬欄報數」,動輒十三億「全國人民」,實在吃不消。

篩選與否,看課室班長就明白,小學低年級,老師指定誰當班長,既合理又榮譽;高年級也許有時候還可以委任,至於中學,尤其十四五歲以上,班主任委派班長,恐怕行不通;若是校長主任等等指定一些愛徒幹部為候選人,民國一百歲有餘之年的今天,甚麼學校敢冒青少年的大不韙呢?連中學都不至於做的勾當,國際大城市的香港怎麼做到的呢?那就要問問指鹿為馬的人模人樣的東西了,大概是飯碗吧。

輸嘛,「土改」的千萬人輸了,「思想改造」的二千餘高級知識分子輸了,「三反五反」的百萬壞分子輸了,「五七反右」的五十五萬知識人輸了,「大躍進」餓死的三四千萬人輸了,「一胎化」的億萬死嬰與媽媽輸了,「六四」的逾萬人輸了,「愛滋污染等等」的千萬億人輸了,我們還怕輸甚麼呢,我們還能輸甚麼呢?

香港大學法學院陳弘毅教授果然「士不可以不弘毅,死而後已」,苦心孤詣提出「白票守尾門」,由始至終,「政改」通過不通過,良心良知不昧的人一以貫之,持續奮鬥!通不過,奮鬥!通過了,奮鬥!

當然,要裝備自己,調整策略。畢竟,對手從來沒有嘗過失敗。它唯一的失敗,是「國民教育」四字放不進課程時間表,不過,它仍然沒輸,實際上,所有中共式「國民教育」絲毫無損地滲入我們孩子每天的課本作業試卷之中,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