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

我們是一群關心時事的前線科技人員,希望聚集志同道合之人,以科技人員的技術和觸覺,為業界,為香港發聲。 歡迎所有從事科技行業的有心人加入我們。 網誌

政經

修補撕裂,由反對政改方案開始

修補撕裂,由反對政改方案開始
廣告

廣告

文:賀穎傑@前線科技人員

政改諮詢步入尾聲,除非有奇蹟出現,否則可以預計政改方案將於立法會被否決。回顧過去幾個月,建制派人士在政改宣傳時有很多「驚人」的言論,但至少他們有一件事情是說對了的:就是政改方案造成香港社會的撕裂。

無論是建制還是泛民都會同意,修補社會的撕裂,是現時香港社會的當務之急。問題是,造成撕裂的元兇是誰?找不到元兇,修補亦當然無從說起。親建制的傳媒經常指,造成香港社會撕裂的元兇是泛民,是佔中三子,是學民學聯,是外國勢力,還有少不了的是蘋果日報的黎胖子。但明眼人當然明白,他們都沒這種能耐。

事實上,真正的答案顯而易見:元兇是人大831框架。無論是三間大學的民調,還是醫學界或測量及建築界等專業界別的調查,都顯示支持或反對的人數也是旗鼓相當,「袋住先」並沒有民意顯著的支持。對比於2010年或2005年政府推動政改方案時,當年的民意調查都曾經觸及六成的支持率,相對現時的的方案從未試過超越五成支持度,就可見現時政府根據831框架所制定的政改方案並沒有得到社會認同。

我不知道建制派所謂修補社會撕裂的方法是什麼。如果他們是希望透過加強打壓及滲透教育,期望大部份香港市民在未來幾年會更接受831框架,這顯然是痴人說夢,脫離現實的想法。所有民調,包括建制派所做的,都清楚指出一個現象,就是支持政改的人以教育程度低的老年人居多,而年輕高學歷一輩多數堅決反對。前者人數會隨年月而減少,後者則相反,因此憑常識可以推斷,幾年之後,反對831的聲音只會比現時更響亮。

建制派亦認同,831框架是定得比較嚴格,但他們把這歸咎於泛民並沒有提出符合基本法的政改方案,堅持公民提名。這顯然並不是事實:在第一輪諮詢期間,很多學者及中間泛民都提出了符合基本法的政改方案,例如陳方安生的香港2020,廖柏偉教授等學者牽頭的13學者方案,或方志恒教授等學者牽頭18學者方案等等,都完全符合基本法的要求。有理由相信,如果政府今天拿出來的政改方案是建基於以上任何一個方案,即使沒有公民提名的成份,其民意支持度都可以達到六成或更高,到時,政府希望幾名溫和泛民轉軚,絕不是天方夜譚。

因此,要修補香港社會的撕裂,第一步需由否定831框架出發。既然政改方案已經通過無望,我們希望建制派議員能夠拿出勇氣,於投票時投下棄權或反對票,用行動清楚明確地向中央表達831框架才是製造撕裂的根本。只有否定831,香港才可以重新團結起來,用未來幾年的時間作深入的討論,為將來重啟政改定下基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