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第一次飲酒乜乜乜

廣告
第一次飲酒乜乜乜

廣告

原文刊在此

文:張莉莉

有人說,酒能解萬古愁,也有人說,酒入愁腸愁更愁。高中唸文學,自古以來的文人雅士都愛酒,舉杯邀明月,借酒寄託一己懷才不遇的愁懷,酒勝千金﹔電視電影的人物之所以在酒吧流連忘返,無不是為情所傷,抑或因事業失意,而開懷暢飲,一醉方休。我的家人都不飲酒,因宴會場合而淺嘗數口恐怕也是勉為其難的,家裡從沒有酒,他們也不曾鼓勵我飲酒,故此我對酒的認知非常少,自然未曾飲酒。我一度以為,酒的作用僅僅是銷愁。縱然剛剛過了生日,可我還是一個小孩,一個夠秤飲酒的十八歲小孩,除了為賦新詞強說愁,我沒有什麼愁可言,所以我不曾借酒銷愁,自然也滴酒不沾。

在第一次飲酒之前,我對酒有莫名其妙的厭惡,友人鼓勵我嘗試新事物,因為我已經夠秤,我是成年人,而酒是社交場合必備的飲品,我是應該學懂飲酒的。我耍手擰頭,扭扭擰擰,萬分個不願意,只想喝清水,抑或汽水,我抗拒酒,我討厭酒。

我抗拒酒,源於酒令我聯想起糜爛的生活,譬如是燈紅酒綠的夜蒲生活,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霓虹燈下的酒精看來更像糖衣毒藥,讓人想入非非。情不知所起,而一往而深,可惜歡場無真愛,酒能亂性,它彷彿是淫亂的夜生活的催化劑,看銀幕裡的人物都是因酒精而變得魯莽大膽,豁出去了就不顧後果,現實的人恐怕也是大同小異,但現實哪有電影浪漫收場,結局可會慘然,一去無回頭。拿著酒瓶胡言亂語的人往往又是不務正業的人,在旺角黑夜亂叫亂嚷的人不就是醉酒的mk仔,得罪講句,我對於這些人一向不抱有任何好感。飲酒也令我想到了酗酒,斷片、亂跑亂叫事小,不慎傷人事大,飲酒更是不少悲劇的導火線,我倒是不想惹事生非。由小學至中學,學校每年都無止境舉辦禁煙禁酒之類的講座,煙酒煙酒,在我看來,煙酒是同一個層次,百害而無一利,縱然煙比酒更傷身。酒令我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它與罪惡形影不離,又危害健康,我害怕迷迷糊糊的感覺,與其沉醉在酒醉之中,清早又受宿醉之苦,我倒不如喝一杯水,然後去睡。我還是一個十八歲的小孩,我不想醉,也不想糜爛地過,我對迷離聲色的生活從來沒有興趣,也自覺清水比酒更耐看,我想清醒。

在一次朋友聚會中,我放下了對酒的偏執,喝了一杯又一杯酒。飲酒之前,我一度以為酒的味道像汽水,因為酒有氣泡,而且人人都愛喝,不醉無歸乜乜乜,千杯不醉物物物,味道應該很吸引。淺嘗一口後,才驚覺酒是苦的,難怪酒入愁腸愁更愁。我同時驚覺酒原來有很多種,除了是一般的啤酒,還有朱古力啤、蜜糖啤、菠蘿啤,當然也有從不醉人的jolly shandy,應有盡有。順帶一提,朱古力啤不帶一點朱古力味,反而像是有氣泡的咖啡飲品,很易入口,十分適合對我此等剛喝酒的人,味道剛剛好。

友人繼續說,特別是女孩子,學會飲酒能確保人身安全。世途險惡,將來工作或上到大學,總有害群之馬會借酒行劫,例如是所謂的獸父,會誘騙一些入世未深的少女,幸運的話可能有人拯救,反之卻是嗌破喉嚨也找不到救命草,一命嗚呼,不堪設想。我不太能想像到這個危險的世界,在過往的十八年裡,我活在一個溫室裡,一直都很安全。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入世未深,但為了安全著想,我也試著飲酒了,不知不覺好像也飲了很多,不像喝水,沒有什麼飽肚的感覺,很是神奇。我感到自己似乎也醉了,有一點神智不清的感覺,但友人卻說我還未醉,因為真正醉了的人是不知道自己醉的,這就令我更驚訝了。人們以為自己清醒,原來也是一種執迷不悟,沉醉在一己失去意識失去理智的世界裡,在迷幻裡飛奔馳騁,只為逃脫現實各樣複雜的矛盾。

有人飲酒後會酒後吐真言,而我無真言可吐,可能是因為第一次飲酒的緣故,只覺睏睡和頭痛,醒來時還有點宿醉。真正飲過酒後,我發現自己對酒有著太多誤解,縱使酒能銷愁,但同時酒能盡興,適當地飲酒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只要行中庸之道就好了。飲酒之前,自以為飲酒後會更討厭酒精,但我竟然自此對飲酒有了多一點興趣,特別是朱古力啤酒,這些古靈精怪的酒確實大開了我的眼界,有機會的話必定要好好發掘。話雖如此,酒醉的感覺奇幻,但在酒和清水之間,我始終會選擇清水,清水代表清醒,能夠腳踏實地走著活著可能是一種運氣,喝下去,是幸福的感覺。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