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本土主義』必須有『層次』,不能『袋住先』

『本土主義』必須有『層次』,不能『袋住先』
廣告

廣告

何謂『本土』?何謂『本土主義』?

有人以為『本土主義』就是英文的 ”netivism”,但筆者認為後者的意思只不過是『土生主義』,即事事必須以土生人仕的利益優先,所以與真正的『香港本土主義 』”Hongkongism”有所分別。

所謂『主義』必須是建立在穩固基礎上的一種有實質和內涵的思想,任何沒有具體基礎的口號最終都必會遭到否定和淘汰,『本土主義』亦然。近年香港不少年青人甚至較有社會經驗的成年人所發起的『本土主義』,說穿了只不過是一種沒有紮實根基的虛無思想,甚至只是一個口號,長遠難免會被有心人仕所扭曲,最後遭到淘汰的命運。

究竟對一眾自稱『本土派』的香港人來講(注意:筆者十幾年前已經向來自大陸的學生自稱『港獨份子』),甚麼是『本土主義』,本土主義中的『本土』又是甚麼?我們應該以甚麼界定『本土』和『非本土』?是文化嗎?是人種嗎?是語言嗎?是政治思想嗎?是法治精神嗎?又抑或是以上皆非,所謂『本土』只針香港地域和香港以外的其他地域,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下簡稱『中共國』)?

為『香港本土』正名

自古以來,無論是提出交涉,或者是發動戰爭,都必須出師有名,這個『名』不單止是一個名稱,而是一種有具體實質的『名堂』、『名義』或『名份』。例如,美國入侵伊拉克時以反恐為名,其實是保護自己在中東的石油利益為實,幾乎人所共知,但為了正其『名義』,美國都花了甚多心思去為『恐佈主義』下了定義,也為其國內反恐的執法而立法,更提出了 CIA 所採集得來似是而非的所謂證據。

未來香港本土派要與中共國展開談判,甚至到了最後被迫開戰,都應該先為『本土』來一個『正名』,為『香港本土』這個『名堂』訂下一些具體定義和描述。正如當年馬克斯為推廣『馬克斯主義』,寫了不少關於其思想基礎的文章一樣,筆者深信要『香港本土主義』得到更多香港人支持和接受的話,香港人應該盡早為『香港本土』的中心思想奠下基礎,甚至著書立說!

『本土』與『非本土』之間的黑、白和灰

究竟甚麼是『本土』,甚麼是『非本土』呢?

兩個不同地域在社會和文化上的差異有時黑白分明,有時卻只能分辨出深灰和淺灰。香港是個變化萬千的城市,其社會和文化不但受到外國影響,近年也受中共國不斷衝擊,當中最明顯的莫過於來自中共國受過洗腦教育的新移民。然而,這不代表香港就完全沒有真正的『本土』,因為正如以上所講,灰色都有分深淺。

例如,香港近年有不少年青人喜歡聽 Rap,但因為香港語擁有獨特的六音語音系統,所以無論如何作、如何唱,都不可能 Rap 出美國黑人的那種韻味,亦即說明類似的文化其實都可以分出深灰和淺灰。

又例如,香港填鴨教育,再加上一眾自我洗腦的大中華膠國文佬,一直誤導香港學子,令我們自小以為我們的本土『香港語』就是所謂『廣東話』或『廣府話』,而又因為一些國文佬學者認為『廣府話』源於『中文』(或中共國口中的『漢語』),所以香港人所使用的『香港語』只不過是一種不恥公開書寫的『話』或『俚語』,而『俚』就是粗鄙的意思(甚至到宋時,廣東人都一直被稱為『俚人』,即粗鄙的野蠻人),亦即是說國文佬一般認為『香港語』是一種只有未受過教育的下等野蠻人所講的方言!

但事實上,『香港語』無論在發音的語音系統上,抑或在創造辭彙上都與廣府話有不少出入,最明顯就在鼻音的使用上,香港人講『你』字往往發 lei4 (Natural Cantonese Romanization),而廣府話則會發出 nei4 的音。同時香港語的『截的士』,中共國國內的廣府語則叫『打的』,這就是深灰和淺灰的分別。

『香港語』與現時中共國官方語言『普通語』之間的分別更是黑白分明。雖然中共國將所有東亞大陸中所使用的不同語言通通歸納統稱為『漢語』,但其實上,香港語與普通語之間的分別比起英語和西班牙語之間的分別大得多。英語和西班牙語在造字上,有不少使用拉丁語的字根,例如,英語中的 “astronaut” 和 西班牙語中的 “astronauta” 都來自拉丁字根 “astro” (即星星) + “naut” (即航員),加起來就是星際航行者了。香港語中的『太空人』就是英語的 astronaut,即『太空』+『人』,加起來就是在太空中的人類;但普通語卻稱之為『航天員』,即『航』+『天』+『員』,加起來就是在天上航行的人員。『太空人』對香港人來講還有另外一個意思,就是兩夫婦其中一個先移民,獨自空虛的在外國生活的人,普通語就絕對不會把這種人稱為『航天員』了!『拉丁語』是一種已經停用的死人語言,人所共知;然而,香港人有幾個會認為『漢語』或『中文』是一種死人語言呢?

此外,香港語與普通語的最大分別其實不在於造字,而在於它們的語音發音系統。現代語言學家把普通語分成四音,即高平、去、上和低平,而香港語有六音基本上人所共知,但不為一般人知的是,香港語根本沒有『去聲』字(所謂 falling tone,即由高音向下的滑音字),筆者從前的文章就多次指出香港語六音分為高平、中上、中平、低上、低平和底平,六音的相對音階可以以高低音順序排列,(請參考筆者的文章:『廣府話:六音定八聲?』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5063 以及『再談入聲字』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911)這就是為甚麼以香港語填詞有一定難度的原因(有興趣深入了解香港填詞困難者,可以參考筆者的文章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959
及 youtube 片段:『我是一個大蘋果點解咁難唱?』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ZYb1BFoKL0)。相反,普通語中只有兩個音可以高低排列,所以不但在填詞上非常容易,亦像英語般可以使用 intonation 來改變語氣,而香港語不能有 intonation,所以必須使用『助語詞』。

無論如何,香港人的語言觀念多年來被扭曲,除了要多得我們甘心接受填鴨教育之外,當然還要感謝一眾自我洗腦的國文佬。這些大中華膠只有東亞古文的訓練,卻嚴重缺乏語言學訓練,當然還有他們心底裏的大中華膠族主義作怪,才會得出『香港語』是一種見光死,難登大雅之堂的『俗語』這種充滿歧視的觀念。換轉是英語,若有人膽敢稱英語為俗語,並要求英國人只能用西班牙語作為『書面語』,肯定被英國人以 “fuck off, asshole” 狠狠修理一頓!

打倒謊言,確立『香港本土』

其實,除了『香港語』只是俗語,而並非『語言』這個謊言之外,香港的填鴨教育中還隱藏了大量蒙蔽『本土』的其他謊言,最明顯的例子有香港未開埠之前只不過是一個『小漁港』的說法。根據近幾十年來的考古發現,香港古化文明其實有超過七千年歷史,當中包括最遠古的『香港石刻』,內容異常神秘,以一些獨特的圖案為主,與埃及等地發現的動物和人類活動的一般簡單和原始的石刻有很大分別。

另外,幾十年前就有考古學家在南丫島大灣發現大量兵器,當中的銅、鐵、錫不銹鋼合金箭頭,更是東亞大陸之中首次被發現,比起在國內發現的銅器和鐵器時代兵器先進得多,又試問一個小小漁港何來此等先進的冶金技術?還有,考古學家掘出的一把古代短刀,上面刻有類似香港古代石刻的圖案,這可能代表香港幾千年前古時就擁自己的文字!(要了解更多東亞南方的古代冶金技術,以及劍刻石刻,請參閱筆者的『破解香港古代神秘銅鐵鍚合金之謎』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869

其實所謂『本土』不止於語言、音樂、電影等香港文化,也應該包括香港考古、經考古考證的歷史、社會結構、經濟結構、法治精神等。香港人要打倒一切填鴨教育中關於『香港本土』的所有謊言別無他法,唯有靠我們努力去為我們長期以來『被遺失』的『本土』多做研究,並以這些研究結果為香港的真正『本土』重新作出正確描述和定位。

『香港本土』源於一個『有層次』的『國際大染缸』
最近有有心人仕藉著『三非懷仔事件』,以假人道主義和大中華膠族主義在香港的傳媒上狂插『本土派』,指責他們到處搞事,妨礙懷仔留港。最搞笑的是,香港法例一直以來都對所有非法入境或過期居留人仕即捕即解,所以指責本土派的有心人仕要不是法律盲,就是嚴重缺乏法治精神。何以這班法律盲不去指責政府有法不執,而去指責捍衛香港法治的本土派呢,原因似乎大家都心中有數!

其實,香港除了是一個多元文化和多元思想社會之外,還是一個多元種族社會,除了有東亞人合法居留之外,還有南亞人、歐洲人、非洲人、美洲人、澳洲人等不同種族同時合法居留。所以如大中華膠族主義般的充滿種族歧視的不文明思想,早就應該淘汰。按那些支持三非懷仔留港人仕的假人道言論,是否不分人種,所有滯港三非兒童,只要在香港以外沒有親人照顧的都自動享有居港權?若果答案是否定的話,那麼那些有心人仕肯定就是滿心種族歧視的超級大中華膠,與一般受過中共洗腦教育的中共國民,甚至與美國3K黨沒有分別,根本上嚴重違反『香港本土』反歧視精神。

如上所述,自香港開埠以來,香港人一直來自世界各地、五湖四海,『香港本土』由一個國際大染缸所産生。這個染缸之中不乏鮮艷悅目的色彩,但也夾雜了很多污煙瘴氣。要確立『香港本土』,香港人必須將不文明和不合理的瘀血毒瘤去除,只保留香港傳統精神認可的,並按世界先進文明國家的標準作出審核,評定『香港本土』未來的路向。

例如,有中共國新移民移居香港多年,但依然公然在巴士上剪腳甲,這種劣行實為一般受過些少香港教育、略有一點公民意識的香港人所不恥,故絕對不能當作『香港本土』的一部份。又例如,香港雨傘革命期間有黑警把示威者拉到暗角行使惡毒的私刑,這種破壞香港法治的恐佈黑社會手段連小學生都會唾罵,當然也不可能納入『香港本土』法治精神中。又例如,中共單方面提出的北韓式假普選,根本就是一種世界文明的大倒退,絕對違背世界先進國家的民主理念,比起黑社會選堂主的方法更為低劣,自然也不可能納入『香港本土』社會民主思想之中。

融會香港現在和未來的不同種族的不同文化,按香港過去的傳統和精神,參考世界先進文明國度的大方向,汰弱留強,最後得出的才是屬於我們每一個真正香港人的『香港本土』。

『香港本土』是雞,『香港核心價值』是蛋

近年有不少民主派人士經常把『香港核心價值』這個名詞掛在咀邊,但究竟所謂『香港核心價值』是甚麼呢?奇怪的是,這些經常搬出『香港核心價值』一詞,呼籲香港人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民主派,卻經常與『本土派』劃清界線。無他,皆因他們都患了『恐共症』,怕中共把他們定位成『港獨份子』,日後恐怕轉駄無門!然而,提倡『香港核心價值』,同時又背棄『香港本土』,其實已經犯上了『無雞卻出蛋,無蛋可孵雞』的嚴重邏輯問題。

簡單來講,所謂『價值觀』就是對事和物的高低和好壞的評審標準,按這些不成文準則,各人會加入個人主觀而為事和物打分數。不同的社會對事和物有不同的評審標準,就好像泰拳和綜合格鬥是兩種不同的格鬥比賽,各自按照它們本身的組織規章以及它們的觀眾需求訂定的比賽規則、評分標準和至勝裁定方法。

『香港本土』就好比一個拳會的(不成文)憲章一樣,香港人就是觀眾,『香港核心價值』就是就如拳賽的比賽規則、評分標準和至勝裁定方法,按照香港人不斷改變的需求,以承先啟後的精神,不斷改進而得出來的一種價值觀。香港人可以藉著『香港核心價值』評定香港未來經濟發展路向、政治改革模式、移民政策、社會福利政策、教育政策等。

有了實質的『香港本土』,才可以衍生出『香港核心價值』;反之,有明確的『香港核心價值』,『香港本土』才可以得到推廣,甚至令香港人不惜代價的去捍衞。『香港本土』令我們認清香港的傳統、香港的現狀和香港未來發展路向,使我們能夠訂出分辨香港事與物的好、壞和高、低的評分標準。

筆者主張的『香港本土主義』-『香港主義』Hongkongism
在筆者腦海中盤旋著的『香港本土主義』,即是香港人的『本土主義』,亦可以稱為『香港主義』(Hongkongism),是類似於『美國主義』Americanism 的一種思想,當中包含:

  1. 研究和了解『香港本土』,同時為『香港本土』作出具體描述和定位。所謂『本土』包括:本土考古、本土歷史、本土文化、本土社會、本土人類學、本土語言、本土經濟、本土政治、本土法治、本土宗教等等。
  2. 向香港一般大眾教育及推廣『香港本土』,令香港人對『香港本土』認同。
  3. 按『香港本土』精神確立『香港核心價值』;言則,反對『香港本土』即背棄『香港核心價值』。
  4. 以『香港核心價值』作為評定香港現時和未來的社會發展、法制、經濟、人民、文化等政策的標準。
  5. 以『香港核心價值』評定『香港本土』中,甚麼可以改變和讓步,甚麼必須不惜一切捍衛。

『香港本土』如來如去,但卻能薪火相傳,實在有乃『香港核心價值』的確立,而且『香港核心價值』必須始於『本土』,也終於『本土』,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確立『香港核心價值』、推廣『香港本土』

無論是來自世界各地或五湖四海,只要有香港居留權的,通通都有資格成為『香港人』,但不代表我們歡迎所有人加入香港這個大家庭。不認同『香港本土』和不尊重『香港核心價值』的人,只會對香港社會、文化、法治等造成不良衝擊,製造是非和矛盾,長期只會對『香港核心價值』造成惡性扭曲,甚至破壞,所以他們的思想和行為絕對不能納入『香港本土』之中。

例如,近日有特區政府官員,高調讚揚六七暴動時策劃恐佈活動的楊光,這種公開支持破壞社會秩序恐佈份子行為,嚴重牴觸香港自開埠以來的法治精神之外,更嚴重踐踏『香港核心價值』,應被香港人所唾罵,這種垃圾官員與不受歡迎的罪犯沒有分別。

另外,現時大部份新來港定居人仕來自中共國,而這些新移民多被中共洗腦教育誤導,誤以為中共國擁有比香港崇高的大中華文化。我們有必對這些新移民反洗腦,令他們了解甚麼是『香港本土』,又為何比中共國文化文明進步。現時先進國家,如美國,都對入藉人士進行考試,要求他們符合最基本的『美國本土』公民常識,香港未來也有必要對新移民進行類似的考核,成為融入『香港本土』的最基本條件。

除了對新移民進行對『香港本土』考核外,我們也應該發動全港全民本土化運動,透過學校通識科、一般公民教育、社區活動、學校家長會、社團活動等,推廣『香港本土』,當中包括香港語言、文化、家庭和社會結構、政治、考古、歷史、地理、氣候、生態環境等。只要是香港人,無分種族,無分性別、無分年齡,無分貴賤都對『香港本土』有所了解,藉以成為真正『香港人』。以『香港本土』為本,所有新、舊香港人,在社會、民生、經濟等議題上,都應嚴守『香港核心價值』。若有自稱香港人的,卻不認同『香港本土』,就算有居港權,都不配做香港人。更有出賣『香港本土』的,就是『賣港』賊,應當受到香港人批評,甚至唾罵。

結論

自所謂『回歸』以來,中共控制特區政府製造出一浪接一浪的問題,近期的表表者包括『偽政改』、『新香港人殖民』、『自由走私』、『高鐵三跑』、『暗角黑警』、『三非居留』等,嚴重損害香港利害、破壞香港秩序,把不少有良知的香港人迫上梁山,自稱『本土派』,並在情急之下將一種接近虛無的『本土主義』袋進口袋之中。但香港『本土主義』絕對不應該以這種『袋住先』的心態發展下去,而是應該由香港人以理性和邏輯,實質的和具體的為它定位,這樣才能令到一般普羅大眾更能了解接納,而日後才得以被廣泛支持。『香港本土主義』Hongkongism 必須能夠『袋一世』,以承先啟後的精神,有能力長遠自由、自然、持續和健康的發展下去。

以『香港本土』共識作為基礎,香港人可以光明正大的向中共,甚至全世界,展露我們的『香港核心價值』,並以這種價值觀來審核中共和特區政府對香港的一言一行,然後公諸於世。『香港本土主義』令香港人出師有名,並認清有甚麼應該不惜代價去保護,又有甚麼有談判餘地。『香港本土主義』規範和代表香港人的現在,也幫助我們為香港社會、文化、經濟、法治和政治等計劃未來。港内港外的香港人必須緊記,『香港本土主義』經常會受到外來,甚至代表香港以外利益的港內勢力不斷衝擊,無法包保袋袋平安,所以我們必須無時無刻的堅守崗位,隨時隨地準備捍衛我們的『本土』-香港。

註:本文因長度問題,無法百份百編輯,有錯字別字理所當,請勿大驚小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