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文化論政】歐陽檉:互為表裡的林鄭式商量和中式啟蒙

廣告
【文化論政】歐陽檉:互為表裡的林鄭式商量和中式啟蒙

廣告

政改方案表決在即,如無意外政府方案應該會被否決。大家只要比較一下過往在諮詢期內所有社會上提出過的方案,包括建制派、親北京的政團或個人提出的,都知道現時政府方案的提名方法是最狹窄、最沒有可能得到廣泛支持的。令人氣憤的是,即使在人大831框架下,在本地立法的範疇內,政府亦毫無意願盡力擴闊參與。無論特首或政務司司長,從一開始到現在,連最虛偽的「外交辭令」例如:「市民應該先接受一個不完美的方案,但現有的選委亦應該學習參與更開放的選舉......」等也不肯講半句。對著市民和泛民議員的一邊就不斷「艱鉅」地遊說又落區,但要面對選委和建制派議員的時候,林鄭司長就立刻說「政治上不可能」,試都唔試。如此毫不持平,沒有公道,如何服眾?為何讓步的責任,完全落在數以百萬計的香港市民的身上,而那1200人和另外那43位議員可以一毛不拔?如此明目張膽地厚此薄彼,魚目混珠,市民發覺政府上下其手,是遲早的事。儘管如此,這次政府應該不會撤回方案,因為事到如今,各方都想來一個暫時的了斷。可見硬推政改,諉過泛民,從來都是政府唯一的劇本。

泛民只是一個十分鬆散的政治聯盟,面對政府以偏概全的「500萬市民可以在2017年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宣傳壓力,要站穩陣腳,團結一致,否決政改,已是工程浩大。否決方案後,香港雖然在民主選舉制度上並無寸進,但在政治模式上停止滑向競爭性威權,保住自由,增了民智,已是兩害取其輕。我估計香港政府無意動用機制解決問題:「多方平台」無疾而終、特首亦不會按照《基本法》第五十條解散立法會重選,讓市民來個清晰的決定。所以香港要等到2016年立法會選舉,才能進行實質的「政改公投」!在可見將來,預料政府在政改上會退出幕前。輿論、宣傳、民意、街頭運動等範疇,分別交由中央和與政府有密切關係的各個「民間團體」接手。過去一段時期建立的政治動員,很明顯只是一個開始。

在過去兩年的政改工作,大家見識過林鄭式商量:結論先定,然後再找你「有商有量」-真是相當諷刺,黑色幽默;中式法治:條文上人民享有的權利,政府可以施加各種「管理」、「規範」,令他們形同虛設;條文上沒有的程序,政府可以單方面「解釋」、「決定」,令它們無中生有。還有「中式啟蒙」:我的善意就是還肯去解釋為甚麼只有我才是正確的,而你唯一的選擇就是回去改變想法。這三件硬推法寶,其實是一脈相承的。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曾經說:要在香港進行「基本法再啟蒙」。陳會長說「再啟蒙」已經是對港澳同胞的客氣,身為香港人我心領,因為在大陸,這叫「再教育」。一葉知秋,從最近由政府新聞處和知專設計學院合辦的「發現《基本法》多媒體互動藝術展覽」,我們可以對這種「中式啟蒙」略知一二。

聚眼看來,展覽中有些作品欠缺生氣,香港好像除了從屬中央以外,就平平無奇。也有另外一些風格比較活潑,發人深省的,可以讓觀眾直者見直,曲者見曲。經記者調查報導所知,政府對部分作品的「視角和表達手法」有提供過一些意見,最後同學修改了作品。本來作為一個「設計練習」,讓同學體驗在現實工作世界創意靈感和客戶需要之間的衝突,未嘗不可。但冠以「藝術展覽」之名,則未免名不副實,令學生們不由自主。「啟蒙」兩個字在歷史哲學上重如泰山,議論紛紛,但總的來說,是去除對傳統權威的迷信,相信個人可以憑理性找出答案。這種權威先定答案,不可踰越的「中式啓蒙」, 實質只是政治宣傳,一種反啟蒙。

港人過去活在中英共同建構的政治溫室之中,成長於政權身份認同真空之中,所以天生無論生產或者閱讀政治宣傳都會不太準確,而這種「天真」至今仍然是有效對抗政治宣傳的免疫力。雖然道家認為天真是一種理想的狀態,但面對有資源、有組織、有圖謀、有計劃的宣傳,我們仍靠「天真」,是否足以回應,不太肯定。所以年青的一代,無論愛不愛中國,愛那一個中國,愛怎麼樣的中國,都不應該對中國失去興趣。

以中國的形勢看來,香港普選似乎真的是生不逢時。不過,政府口口聲聲說反對方案的市民「剝奪」他人的投票權-其實政府又憑什麼剝奪另一些選民僅有的間接候選人提名權呢?所以我建議渴望在2017年投票選出行政長官的市民,不應該為政改被否決而怨天尤人,應該利用現有的組織,去找八分之一的選委結盟,舉辦民間行政長官普選,然後將結果交予選委提名。這樣就等於在政改方案的「新制」中「入閘」然後「出閘」,連過兩關。那麼政府的角色是什麼呢?應該由統計處執行一個人口普查級的超級民調,直接問市民:「你支持那一位候選人擔任行政長官」?然後將結果交給選舉委員會。香港有良好的公民社會組織基礎,普選完全可以由民間創新,然後政府從旁觀察,累積經驗再實行。這樣香港政制就不會原地踏步,反而建設好一個穩固的基礎,不致令一人一票的特首選舉虛有其表,變成空中樓閣,也「不存在」是否獲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通過方案的迫切問題了。

作者為大學講師

文章刪減版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 2015年6月15日

本欄逢周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