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抖一抖

九十後,正修讀教育文憑,現從事政策研究工作。抖,粵音dau2,是抖擻精神個抖,亦是「俾我抖下得唔得呀!」那個抖,寥寫幾篇,只望以簡易直接的方式講香港教育議題。 網誌

教育

你睇,TSA(又)嚟喇! - 數學篇

你睇,TSA(又)嚟喇! - 數學篇
廣告

廣告

「一年一度」的小學TSA紙筆評核已於昨天展開,為期兩日。根據教育局數據,2013/14學年參加TSA的小三學生共4萬8千人,但圍著TSA氹氹轉的人又豈止學生﹖「盡責」的家長和學校的中、英、數科任老師,同樣苦不堪言!

「操TSA比我當年經歷的學能測驗辛苦好多!」擔任小學教師超過15年的蘇老師抽空跟我談TSA,上一堂剛巧跟小四同學仔做完TSA增強練習,順手帶來一疊新鮮熱辣的數學工作紙,又借來中文科和英文科的TSA練習和past paper。

如成年人沒有子女就讀小學或初中的話,對TSA的真身和它帶來的破壞可謂零認識。TSA全名「全港性系統評估」,於2004年植入小三、小六及中三的中、英、數教學。時至今日,TSA踏入第11年,由原本政府聲稱的「低風險」評估設計,演變為不少孩子操練、補課的惡夢,扭曲初小教育的生態。

小三TSA數學科要求同學40分鐘內答37至38題。我看到工作紙上面有一題,學生明明是答對了,老師卻在旁邊打一剔一點,「因為評核要求畫圈圈唔可以出界。」成年人或許已忘記,要一個「八歲人仔」準確地用鉛筆塗滿一個多項選擇題的圓圈,是需要長時間訓練﹔小一開始操練,小三就要補課的教育生態,應運而生。

小三TSA數學科十年來的 全港達標率非常平穩,達87%。究竟這個「驕人」的成績背後,我們的小學生犧牲了什麼﹖又犧牲了幾多﹖教育局當然不會說。只看眼前一疊TSA工作紙,已比政府任何一份政策文件和通告有力。如果教育局不在「源頭處理」已變質的TSA,延長考試時間好、改題型也好,根本無助扭轉目前困局。

有關數學科TSA,香港教育學院數學與資訊科技學系助理教授馮振業博士評論現行TSA考題的各種弊端和反思。

延伸閱讀﹕

大學線 – 過度操練TSA難為了孩子

「檢討全港性系統評估的推行情況」 -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文件,2014年1月13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