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左派工會出賣無極限

左派工會出賣無極限
廣告

廣告

工聯會:

這個一定要講。平日我們都說工聯會出賣工人利益,這是常識。但原來這個出賣別人的常識是沒有界限的。618表決翌日,黃國健率先出來指責民建聯,又話自己一直都係睇譚耀宗頭,you stand, I stand; you go, I go。究竟在議事廳內,是否譚耀宗就代表中央?他們要比工聯會更掌握到第一手資料?再說,黃國健是真小人,我多少認為他今天出賣民建聯,並非純為卸責保工聯會。他沒有這麼以組織為大的心胸。合理的推論係,他是為了自我彌補昨天顯露於鏡頭面前,連通過了議案都不知,又不懂會議程序的醜態而已。

至於王國興,這人智慧知識能力都低於平庸,是一名爛頭卒。他的成就就是一味的跟。議會之上,他若不走音、不畫龍、不寫大字、不計午餐肉價格,他根本就只能按掣。明顯地他不甘平庸,想有作為,覺得他此刻能成為立法會議員,必要報效中央,故竭盡所能地做。雖然所做的盡都是蠢事給人笑柄。但他每每上演的馬騮戲,都只不過是演給中央看,表達自己有多勇敢忠誠。從王國興身上可看到,要做為建制派,光有政治忠誠是不足夠的。這與周融昨天在表決後說「今天是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沒有兩樣,換來的觀感是兩個字:丟架!

說工聯會就不能不說陳婉嫻。她真是一個刻苦力幹的人。他的地區工作真是落手落腳打回來的。當然更大程度是中央的恩賜。故此,一度的票后並非浪得虛名,不勞而獲的。但從陳婉嫻昨天被黨友集體離場遺棄而不知所見,一方面顯出了工聯會的聯是浮散的。中央要說最無紀律的建制派,應是首指工聯會!各自為政,散沙一盤,要無知的有無知、要自私的有自私,完全沒規矩管理可言。有論者指,懷仔事件令嫻姐被棄。或者嫻姐在處理懷仔一事上,真的沒有精明的機關算盡,只停留在要引起公眾關注,而不知今天的公眾關注可以是如此這般動不得的老虎尾巴。嫻姐這稱呼,代表的是一種俱往矣的老人政治。

勞聯:

潘兆平。這名字對許多人來說都十分陌生。勞聯也是左派工會組織。而潘兆平昨日被立場新聞報導了,指他是「留在議事廳未投票」,又引述他說「諗緊投唔投時,投票已結束」。據報導,原來他昨日一直留在會議廳,但居然連出席鍵也沒按下,所以點人數時成了幽靈議員。這不是一種大諷剌麼?自己不為人認識,入了議會連最基本的反應和程序也未懂,就連作為橡皮圖章的要求也不能勝任。中央害怕泛民主派,倒不如說,中央更應擔憂這些由他欽點的政治代理倒好。

觀乎上面左派工會的表現,昨天實為現形記。再投他們一票的人,肯定是與他們一樣的人。不要好奇他們在選舉上得票眾多,要反省我們的社會在政治發展和教育上,正是催生出這樣的人。只是,他們今天是可供大家笑得合不了嘴的極品而已。

圖:無線新聞畫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