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政改大比數否決 透視建制派內部分歧

政改大比數否決 透視建制派內部分歧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三十三名建制派議員日前在政改方案表決時未有投票,令支持票只有八票,事件不但引起公眾討論,多名建制派議員近日更在不同場合談及離場一事的感受。「堅定不移」在席投票的林大輝及自由黨固然獲得中聯辦致電讚揚,但離席的建制派議員情況卻截然不同,新民黨葉劉淑儀及經民聯林健鋒大打「人情牌」,聲淚俱下向公眾致歉;「帶頭離隊」的民建聯葉國謙則表示會承擔責任,考慮退位讓賢;而工聯會王國建則指自己是跟隨民建聯譚耀宗行事,反批評民建聯主事者不負責任,令人懷疑建制派是否因此事而內閧,將內部分歧「浮面」。

林大輝、自由黨獲中聯辦致電讚揚

立法會議員林大輝指,中聯辦副主任殷曉靜及協調部部長沈沖曾以電話聯絡他,讚揚他昨日堅定不移地投票和發言,又肯定其以往的工作表現。林大輝形容昨日情況是中央「始料不及」,雖然預計政改會被否決,但不希望出現大比數否決的情況。對於建制派昨集體離場,他表示「不能評價他人做法」,但認為需向市民清楚交待。

林指昨日不斷向市民解釋建制派離場的原因,「市民信幾多都無辦法」,甚至市面出現不同版本說法如愚蠢論、陰謀論。他認為建制派需清楚向市民交待,並表示是次後果肯定會在來屆區選、立法會選舉浮現,現階段要考慮的是如何解決。林又指昨日他無被通知離場,認為溝通上可做得更好。

同樣有留在會議廳投票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亦指,中聯辦在事後有致電黨魁方剛,表示贊同自由黨留在會議廳內投票。他相信大部分建制派議員離場未及投票的事件是「蝦碌」,又畫清界線指當時並不了解其他議員離場原因,更指自由黨「沒必要跟隨大隊」。他認為建制派處理事件的人做得不當,並估計中央在今次事件後,會認為建制派辦事能力和團結性不足。田北俊在政改表決後更於Facebook發佈「愚蠢論」,表示「邊有咁多陰謀論啊,主要係人蠢無藥醫」,令人引起無限瑕想。

葉劉淑儀落淚道歉

有在席投票的建制派議員受到中聯辦讚揚,反觀離席未有投票的議員則「命運各異」,需頻頻向公眾致歉。其中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在電台節目中激動流淚表示對否決政改感到難過。她解釋,過去辛苦二十多個月,「好想投呢票」,民意亦支持政改通過,但如今被否決令她很難過。她指過去除了政改三人組,四十多位議員都很努力,更稱「冇咗呢次機會就唔知幾時再有。」

林健鋒或成代罪羔羊

同樣聲淚俱下致歉的還有被指是離場關鍵人物的經民聯副主席林健鋒。他多番向建制派議員和支持政改方案的市民道歉,又向建制派發出短訊,承認自己令建制派對外對內均受指摘,需負上很大責任,更指離場當天是他從政以來最難過的一天,受到很沉痛的教訓,訊息尾段更表示「還望同坐一條船」,因為「建制派已沒有分裂的本錢」,顯示建制派之間分歧未必無因,建制派的內部團結更有可能已因今次的風浪而有所動搖。

黃國健﹕離場決定不負責任 民建聯應道歉

事實上,建制派內部分歧之說亦有跡可尋,除了自由黨「不跟大隊」外,工聯會黃國健事後亦強烈批評離場主事者,更將茅頭指向民建聯。黃國建指當時的決定倉卒,要在十幾秒之內作出決定,是「不負責任」,對退場決策者遲遲未道歉感到非常不滿。他表示自己當時都不肯定離場的原因,只是「一向習慣望著譚耀宗,譚耀宗起身,我先被逼一定要起身」,意圖將離場的責任推向民建聯。反觀建制派元老級人馬、同屬工聯會的陳婉嫻最後沒有離場配合,並投下支持一票,更於事後指不知當時發生何事,淡然處之,仿如置身於事外。

蔣麗芸斥建制派慘不忍睹 同路人自我戇居

不只工聯會黃國建歸咎於民建聯,連屬民建聯的蔣麗芸亦在Facebook以「慘不忍睹」形容建制派的表現。她更直言﹕「為什麼8個建制派沒隨大隊離開而令議會超過35人?溝通不足,唔知咩事? 這通通不是理由。一句話:『自我』。為什麼既不能改變投票結果,而只為多等一人投票而離場?一句話:『戇居』。」明顯地,她是批評留下投票的自由黨及陳婉嫻等人「自我」,不聽從「大隊指示」;又直斥決定離場的始作俑者,想法「戇居」,不切實際,此進一步反映即使民建聯內部成員亦不滿是次離場的決定,更突顯建制派,以至民建聯內的意見分歧。

「班長」葉國謙失職 考慮退位讓賢

帶頭離場的民建聯黨團召集人葉國謙是暫時唯一承認有份決定離場的議員,更表示自己對於在政改表決前一刻出現「蝦碌」事件要承擔很大的責任。文匯報於今年三月時曾指葉國謙屬於資深的從政人士,一直於建制派擔任「班長」的角色,迎戰反對派發起的多場「戰事」,具有發揮統籌的作用。該報導又指政府日後有意委任葉國謙,接替黨主席李慧琼出任行政會議成員,將其「班長」的工作發揮得淋漓盡致,加強民建聯與特區政府的合作關係。奈何是次有份決定離場的葉國謙「時機未能掌握得準確」,令33位建制派議員未有投票,導致出現只有8票支持的「失職」場面。「班長」在「票債票償」下,大有可能如其本人所言,考慮「退位讓賢」,才能平息建制派之間的分歧。

譚耀宗:大家都有責任

民建聯譚耀宗則以大局為重,試圖擔當「和事佬」的角色,似是有意淡化事件,平息各種指摘。他表示離場一事大家都有責任,不希望再指摘誰應負最大責任,並指建制派團結才是最重要。他更稱一直以來建制派議員都很相信民建聯,經常一起商量和集體行動,只不過這次出因甩漏或溝通上的問題,才出現不了希望得到的效果,

立法會早前審議政改方案,兩日共進行10小時會議,在總共23名泛民及18名建制派議員發言後,33名建制派議員在投票前一刻集體離場,結果方案以28票反對、8票贊成,未獲全體議員3分之2支持,遭到否決,為回歸以來政改方案所獲最低的贊成票數。建制派事後解釋,是因為想41人「齊心地投票」,想休會等待不在會議廳的劉皇發回來投票,但又未及通知另外8位議員,以致離場後仍有足夠法定人數投票,並多番強調否決責任在於28名投反對票的議員身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