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真木子

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召集人。 網誌

社運

粵教中必須捱到二零四七

粵教中必須捱到二零四七
廣告

廣告

(photo 尖沙咀鐘樓 Clock Tower via cc Flickr user Ricky Chan)

政改過後,滿城盡是2047。主權談判、前途自決的問題,卻令我諗起普教中。

自從主權移交,普通話科成為初中、小學必修科,普教中資助計劃零八年啟動,二零一四年已有71%小學同25%中學實行普教中,取個中間數,即是有一半中小學生曾經或現在接受普教中。我99年出世,幼稚園起學普通話,其它九十年代出世嘅朋友,起碼小學經已上普通話堂。千禧後嘅小朋友,接觸普通話嘅機會,必定更多。

姑且將2047推前十年,假設2037舉行前途談判。即是話,我哋自細學普通話,甚至普教中嘅一代人,箇時正值壯年,將會承擔起決定香港前途嘅責任。設想一下,談判桌上,由一班母語係普通話嘅第四代香港人代表香港,會係何種景象?

同聲同氣?梗唔係啦,係「一個鼻孔出氣」,咁先係「規範漢語」。屆時中國代表,大可聲言:「大家都是中國人,文明人說普通話!」唔講廣東話,道氣都蝕晒,重講咩談判?認真隔夜油炸鬼— 冇晒火氣。

跟對方講同一種語言,無可避免墮入佢嘅一套,無論思考、表達,都不能夠忠實呈現自己所思所想。反之,使用母語,正正最為通順達意。故此,語文政策的轉變,必定有其政治意圖。昔日英殖政府英主中輔,設下階級分野,維繫其殖民統治。今日港共出盡千方百計,尊普貶粵,甚至在公共方面逐漸減少使用英文,意圖將香港人「普通話化」,其目的與國民教育、推簡體字無異,均是要香港人接受中國的統治。

有云:「爭個人之自由,即是爭國家之自由。」可見,要爭取群體的自由,必先爭取個人之自由。語言係思想之載體,文化之載體。無語言自主,即無思想之自主,無思想自主,即無個人行為之自主。語言思想行為俱無自主,如何為國家爭前途自主?

故此,行之以久的粵英雙語教學,必須維持到2047,以延續香港的獨立性,抗衡中共傀儡政府的人心整頓。

人口政策同語言文化,係抵抗港中融合嘅兩大戰線。我哋拒絕具體嘅殖民行徑之餘,更要防範軟性、潛移默化嘅文化清洗。普教中猶如癌症,佢無聲無息,令人防不勝防,等到塵埃落定之時,先出來殺你個措手不及。防範勝於治療,唔可以到咗癌症末期先醒覺,我哋要由今日開始拒絕普教中,只因歷史不准我哋後悔。

無論諸位支持城邦建國、民族自決或其他理念,為着香港之自由自主,為着我城之前途未來,還請出一分力,反對普教中。

For the sake of Hong Kong's future, please stand against the ethnocidal PMI schem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