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敖思

九十後女生,背著背包,敖遊在思想天地之中。 網誌

旅遊

一切由旅遊再開始(序)

一切由旅遊再開始(序)
廣告

廣告

失戀幾乎每個人都會經歷,有人竭斯底里地哭,有人立時忘記,有人默默承受。在下絕非女神,跟男生如手足多於對象,偶有蜜運均是慘淡收場。但我跟很多港女都一樣,很喜歡去旅行。不同的在於每次出走,帶著破碎的心,背起背包經歷總總,回港又是新做的人,重新出發。希望跟讀者分享旅程點滴,一起執拾遺留在世界各國的心靈碎片,有所啟發。

五年前高考成績不錯,但天意弄人,聯招把我送進了紅磚牆大學。

那年暑假,夏日的氣息像要把我扼殺掉,紅隧的烏煙瘴氣,叫人更渴望薄扶林大學的清新。鬧市的嘈吵,叫我更寄掛馬尿水的寧靜。莘莘學子為到能成功擠進高等學府無不謝天謝地,偏偏那年的我灑著熱淚,竭斯底里地叫著我不屬於這裡,我屬於隔岸的那所大學。

十月,各學系聯招收生成績一出,我就瞞著家人quit u,再跟聯招賭一次。

那年冬天,我每日在圖書館看書,溫習,扮番學。他借故要溫習,又借故請我食零食。他跟系的人說覺得我不錯,我沒有放在心上。他因為發現我跟他都是左撇子而滿心歡喜,我沒有為意。終於他情人節要把我約出來,我以為是兄弟大家找個伴。到他坦白了,說覺得我總是一個鐵娘子,但鐵人也總有累的時候,他想成為我的依靠。其實當時沒有太喜歡他,但他一句想成為我的依靠把我溶化了。

那年為了跟他一起,推了英國大學的offer,約定了入U後再一起exchange,一起歐遊。

可是跟他的戀情很短暫,聯招再來,我如願走進了薄扶林。紅磚牆的他跟薄扶林的我成了異地戀,沒有了圖書館共渡的時光,那年地鐵過未通車,「金雞」沒有維繫到我們的感情。他說我到薄扶林後變了,他知道薄扶林比紅磚好,是他比不上我。我說不是,是他英文不好要進Big Four要多花功夫,好好鋪排。他說他滿足於現況,只想有安穩生活,就是一直住有公屋,沒有私樓也沒問題。那年陳振彬還未說大學生申請公屋是放棄自己,但我說至少應該要努力一下。薄扶林的生活很精彩,上莊住呵打辯論,我過著典型「搏盡無悔」的生活。紅磚的他成了摺友,每天只待在圖書館。我們的生活好像多了文化差異,鬧過分手卻又斷斷續續。但愛就如ATM一樣,只懂㩒錢,不懂存入,最後也會乾塘。

終於他得了exchange offer,從未出國的他,不願放棄。他說當初是許下了承諾,但現在的客觀環境對不起他做不到。當年還未流行「認真便輸了」這說法。如今回顧,這話確是睿智,現今社會瞬息萬變,承諾其實又豈可當真。

那年聖誕假,他消失了。
直到平安夜,他一道電話,告知要分手。

他說知道我是辯論員,辯位二副,吵架從來只有他輸,叫我繼續如此,看有沒有其他男人要。

留下一地傷心,一直多姿多彩的薄扶林為何突然幾得孤苦伶仃?

由何時起如此寄掛著紅磚牆?為何一直沒留意漆黑中的紅磚牆,原來是如此美麗。

聖誕節,他跟我說了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聖誕快樂從此多了重意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