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不要嘲笑敵人的前進

不要嘲笑敵人的前進
廣告

廣告

投票離場事件已大致明朗,事情是建制派愚昧所致。共產黨一向無恥,只重視結果,由於其「甩轆」沒有改變車輛的軌跡,筆者估計,共產黨只會關門打仔。龍顏大怒是京劇橋段,人頭落地是不會發生的。

但這一丟臉的事產生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效果 ─ 黃絲帶以為自己贏咗;社會多個笑料。原應是嚴重的政治危機,演變成官場花絮,社會上消了氣。

建制派在後政改時期,在民生和民主兩大議題都主導了話語權。這點非同小可,因為這兩項從來是泛民的主打。

民生

梁振英在投票翌日即主動讓步,不就創科局闖關。他說:「在社會上政改這件事引起很多爭拗,所以我們都希望下去特區政府我們率先做、我們馬上做一些舉措,希望重建社會的和諧,減少爭拗,亦都希望立法會有一個積極的回應。」陳偉業讚創科局押後釋善意;梁家傑表示認同。事實上,泛民很難不表歡迎,因為,工黨在投票前最後一次會見林鄭後,在電視機前說,希望投票否決後,政府多關注民生。從事情發展之速和梁振英之前的新聞稿看出,政府在投票前已有全盤步署。

民主

改組功能組別是梁振英的競選綱領(就 2016 年立法會的功能組別的選舉辦法,在社會進行廣泛討論,考慮擴大選民基礎,提高議員的代表性和向全社會問責),和泛民的過往要求(在71遊行中提出廢除功能組別)。

功能組別與提委會相比,是低一個層次的訴求,其在重要遊行中提出,已說明問題。

想不到,改組功能組別由葉劉淑儀在政改投票翌日率先提出。改組功能組別間接上牽涉到提委會組成,屬民主方面的重要議題。

葉劉淑儀在6月20日接受無綫電視節目《講清講楚》訪問時說,「目前建制派存在結構性問題,部分議席容易當選連任,因而減低警覺性。經過是次事件,特區政府應全面檢討功能組別結構。」她還說,「中央和特區政府都知道這一點」。

23條回魂

網上一些藍絲留言表示:「廿三條一日未立法,HK就不能推行普選!」、「盼廿三條盡快立法!」但泛民也有一部份將23條與普選扯在一起,認為23條立法有利普選。在普選無期之際,23條回魂受到的阻力可能比之前的少。

建制派之言

劉兆佳和陳弘毅的後政改預言值得留意。兩人都是學者,他們很少參與罵街。劉兆佳表示:「短期內社會將繼續撕裂,但長遠而言香港社會會趨向理性和務實。」陳弘毅預料「現有政制有可能在是終極的政制。」劉兆佳的角度是公共行政和政治。陳弘毅的角度是憲政。他們的預言是較長遠的事,未來的是事情主要由力量對比決定。

民意相立

今趟投票前的民意準確性之爭,並無意義。因為,無論站在那一方,都看不到絕對多數。筆者認為,其民意調查所表達的主要是黃絲與藍絲之比,而不是支持與反對政改之比。因為,政改所代表的是一影響深遠的政治生態改變,屬於政治經濟學範疇而不是所謂心理上的感受。這部份並沒有在今次的爭辯中反映。若從政治生態的角度上考慮,民意不出現傾斜,是較少有的平衡點。

有位藍絲在網上留言:「政改方案被否決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為香港腦殘選民實在太多,所以香港根本不配擁有真普選。」

筆者認為,普選實質上是香港與中國的角力。任何方案若沒有超過七成港人、無分派別地支持,到頭來可能是今次事情的翻版。今次的主要失敗原因,是大部份港人置身事外,隔岸觀火。

當然,最大的惡魔是中共,但它本性如是,這是預計因素。

後記

筆者相信,今次「甩轆」議員面臨大執位。但這只會強化管治集團的管治能力,人民只會受到更有效的控制。香港未來的民生問題可能會稍有改善,但不會有根本性改變。

廣告